第1592章 她还没怕过谁

涂花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对于那些大大小小的事情,也有了一些初步的概念,倒是不至于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清楚。

    而她因为才刚刚上任,看起来倒是要清闲许多,一个人呆了一整天,也没人过来打扰,而徐翘翘刚好利用这个时间把该了解的都了解清楚了。

    等到快下班的时候,徐翘翘去了一趟洗手间,结果就在他准备出来的时候,却听到洗手池里有人提起了她的名字。

    “柳姐,我跟你说,这个新来的徐主任可不得了!我们早上看到他从一辆豪车上下,而且还有一个长得非常英俊男人给了她一张卡!当时我们还以为是哪个被有钱人包儿养的小三来我们医院打胎的,没想到居然是空降来的心外科主任!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

    说话的人正是早上在马路上看到徐翘翘和慕辞的那两个护士其中的一个,在她添油加醋的描述下,柳丝丝的眼睛顿时就亮了:“圆圆,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都看清楚了?那个女人真的从豪车上下来的?”

    圆圆一看也是那种八卦的人,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哎呀,柳姐,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看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要不是看的真真切切,我敢说这种话吗?要是你不信的话,你就去问萱萱好了,她当时跟我走在一起,看得一清二楚!”

    柳丝丝倒不是不相信她,只是突然听到这个消息难免有些意外,狭长的眼睛眯了眯,有些不怀好意的道:“看来这个女人真的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我早就觉得院儿长对待她的态度有些奇怪了,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猜这女人多半是被哪个有钱人给塞过来的,所以院儿长才会对她这么特殊!只不过可惜了徐翘翘那张脸,年纪轻轻的就宁愿被人包儿养!实在是可笑哦!”

    她说的极尽嘲讽,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够以泻心头之恨。

    叫圆圆的护士哪里不知道她的性格,两个人在那里笑的花枝乱颤,肆意的发泄着自己肮脏的猜测。

    徐翘翘听到这里再也听不下去,猛的推开门走了出来:“是吗?你们两个是哪只眼睛亲眼看到我被人包儿养了吗?说的这么信誓旦旦,要不是主角是我,我自己都差点信了!”

    “徐翘翘!你怎么会在这里?”

    柳丝丝脸皮抽搐两下,背后说人坏话被人当面拆穿,即便是她再厚的脸皮,也有些下不来台。

    而圆圆不过是个护士,哪里敢跟这个心外科的主任较量,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躲到了柳丝丝的身后,畏畏缩缩的不敢看她。

    徐翘翘却一步步的走了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俩:“你们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到我被人包儿养?如果今天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我想这件事情没那么容易这么算了吧?”

    她说的轻描淡写,但是语气中却透露着一股无形的压迫力。

    柳丝丝在第二医院混了这么多年,无论是人脉还是心机都不是徐翘翘可以比的,但不会碍于对方的身份,她到底是不敢撕破脸,只是强撑着解释着:“有人看到你从豪车上下来,所以难免有各种各样的猜测。要是我们猜错了还请徐主任不要在意。”

    这话虽然说的有些不要脸,但也算是委婉的低了头。

    徐翘翘不屑的看了看他们,只敢多在背后嚼舌根,却不敢正面应对,简直比臭水沟的老鼠还不如。

    不想跟这种人计较,徐翘翘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这次就算了,如果下次再让我听到你们传这种不实的谣言,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圆圆吓得脸色煞白,连忙点头保证:“徐主任放心,我们再也不干了!回去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保证不会再胡言乱语!”

    “你最好说到做到。”

    徐翘翘一声嗤笑,自顾自的走到一旁的洗手池洗了手,清冷的声音让两个人吓得一颤:“我初来乍到,你们可能不太知道我的作风,我这个人向来自有人报恩,有仇报仇,所以下次你们在说这种话之前最好掂量掂量,看看有几分本事能够和我作对。”

    说完,她也不看他们两个一眼,直接转身就离开了这里。

    而她一走,空气中那股无形的压迫力顿时一松。

    柳丝丝气得小脸通红,咬着牙骂道:“可恶!她以为她是什么东西!居然敢这么和我们说话!”

    叫圆圆的护士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她之所以跟柳丝丝说这些不过是想在她面前讨一个好,毕竟柳丝丝是医院里出了名的人脉广,没准能给自己弄个护士长当当。

    可这一次背后说人闲话被正主当面听到,圆圆吓的不敢再胡言乱语,听了柳丝丝的咒骂,忍不住小心翼翼的拉了拉她的胳膊:“柳姐,别说了,万一被她听到了,那我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

    这可是院儿长都要礼让三分的人,那里是他们能够得罪得起的角色?

    柳丝丝也不是不知道这一点,只是依旧难消心头之火,嘴里碎碎念个不停:“听到就听到了,难道我还怕她不成吗?不过是一个新来的主任,两条腿都没有站稳,还敢在我面前逞威!”

    她说的咬牙切齿,然而声音最终还是低了几分。

    一旁站着的圆圆哪里不知道她这不过是在嘴硬,只是也不好拆穿她,便在旁边点头附和。

    而徐翘翘这个时候已经走远了,上个厕所也能听到别人这么诋毁自己,她都快要被气笑了。

    回办公室里拿了自己的包,徐翘翘自顾自的离开。

    然而才刚刚走到医院大厅,口袋里的手机就忽然响了起来。

    是慕辞的电话。

    “下班了吗?”

    徐翘翘心里还有些生气,语气难免就有些不太好:“你有事吗?”

    慕辞顿了顿:“今天你第一天上班,为了不让外公他们多想,我觉得还是我接你回去比较好。”

    又是要逢场作戏,徐翘翘简直快要受够了,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只得咬了咬牙:“我已经下班了,正准备往外走,你要是没来的话就不用来了,回头随便找个理由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