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9章 醋意大发

花羽少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旁边的楚南和郑秋雨也是默不作声,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周围事物纷纷扰扰,但是一点也不能打动两位,郑小姐与严家成对话之时,也是目不斜视,丝毫不为外务所打搅,低调极了,故也不引起他人注意。

    两人刚刚坐定,就看见对面楼阁上一人气度不凡风度翩翩,好一副公子气质。郑秋雨生性随和也没有过多注意有何不同,但是郑秋雨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她在人来人往的杂流中放佛看到了玉明宇的身影,看形象倒是有**分相似。但是无奈人太多,环境嘈杂,无法看清正脸。

    郑秋雨又回头看看楚南,没想到她竟向远处看着喷泉边的稀罕事物,目不转睛凝神贯注的样子让人不忍打搅。郑秋雨在心底无奈的叹了口气,还是又转头看了一下楚南。

    楚南心里感叹道,果然是有心计和智谋的人,没想到,他也注意到对面楼上有异样,所以也在凝神贯注的观察。

    “楚南……”郑秋雨打开了话匣,等待着楚南的回复。

    “怎么了?”楚南缓缓的回过神来,慢慢地回答道,眼神慢慢地从对面抽离过来,落在郑秋雨的身上。

    “对面的人,像极了我认识的一位故人。”郑秋雨慢慢的桌子上的纸巾,然后,慢慢的把头转向对面的楼上,盯着玉明宇不动。“不知道我眼神好不好使,有没有看错人。”

    楚南微微一笑,然后淡淡的说:“你真是好眼力,正是玉明宇,你的故人。”然后眼神也慢慢转移到了玉明宇的身上。只见玉明宇一刻也不能消停,嘻嘻哈哈的和周围的人说话。

    放下了茶杯就拿起了水果,一会东看看一会西望望,就是不能有一刻的消停。显然没有注意到有两个老相识在注意他。还是一副大人模样,孩子心性。

    “我行走江湖这么些年,见过的人不能说是多,也可以说不算事少了,但是像玉明宇这么好性格的人,为数不多。心底无私天地宽,表面上嘻嘻哈哈,实际上为人也是十分仗义慷慨。所以玉明宇的名声也是极好的!”自打来到锦享楼就一言不发的郑秋雨雪如一股脑说了这么些,也真是让楚南吃惊。

    楚南还是保持着惯有传统,面不改色,微微一下,稍微点了一下头,表示认可。郑秋雨看他如此高冷傲洁生性沉默寡言,也就没有多说话。回头又看到了吃得津津有味的众人。看看众人的洒脱,郑秋雨心里也是心生欢喜。

    似乎郑秋雨从来也就没有发现楚南的异样,楚南心底的醋意,难受以及不能遏制的悲伤。

    过了一会,郑秋雨觉得保持这样的姿势甚是难受,便壮着胆子回头看看玉明宇是否还在。郑秋雨往对面楼上一看,果真,玉明宇已经不在了。郑秋雨心里好一阵欢喜,想必那坐不住的家伙早就出去拈花惹草的出去游逛了。

    想到这里,郑秋雨就露出了微笑,然后方又坐正了身子抬头望望周围,顿时觉得舒服极了。便拿起手边的茶,想要尝尝着家财万贯富可敌国的严家的茶叶如何,可还未拿稳杯子,就觉得身后有人。

    可想想又觉得的奇怪,谁会这样无趣,这么热闹的场面站在郑秋雨身后干嘛,郑秋雨心里如是想,便也没有更多的思虑。可是杯子还没拿稳就感觉到明显的异样。郑秋雨实在是放心不下,就仔细的回头看看自己的身后。

    一看背后,顿时觉得尤为害怕,“玉明宇?”说着手里的杯子已经拿不稳了。只见,说时迟那时快,玉明宇伸手就接住了郑秋雨掉落的杯子,稳稳的放在了桌子上,一滴水也没有漏掉。

    郑秋雨觉得此时此刻已经是心惊肉跳了,看到玉明宇是一惊,惊奇的是玉明宇居然突飞猛进眼力这么好,居然发现了自己,并且还在自己的背后站了这么久,另一惊,是惊魂未落幸好并无大事的茶杯,在这热闹的地方掉个茶杯,那是得吸引多少目光啊,自己郑秋雨的身份也就会被众人皆知啊。

    郑秋雨抬起头看看眼前气定神闲的玉明宇,嘴角微微上扬,高兴地说道:“好小子,你在我身后多久了”

    “是你太笨了,我站了这么久你都没有察觉,我在想,你要是在没有发现,我就打到你发现为止”说完露出得意的笑容,然后微微的晃晃脑袋,胜利者的样子。但是郑秋雨说:“瞧瞧你这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干嘛站在我身后。”说完就露出了鄙夷的目光。

    一旁的楚南依旧岿然不动,但是却聆听着两位你来我往你一句我一句的斗嘴。虽然内心感叹两人关系也是匪浅,但是表面上确是波澜不惊,看不出有任何的异样。

    “我有什么好说的?我哪里躲你了,我就在这,难道还藏着掖着了?”郑秋雨的话语中显示出他颇为紧张,但是郑秋雨毫不退让,步步紧逼,就算是强词夺理被玉明宇说中了心事,但是也不肯屈服。

    玉明宇早就看穿了郑秋雨的心思,但是并不揭穿。只是旁敲侧击道:“我知道,你怕我乱说,不就是怕我告诉一个人吗,告诉别人我想你倒是不会怪我,但要是告诉了他,恐怕,你得恨得我牙痒痒吧?!”说完,最叫露出了奸笑。

    “你胡说什么?我哪有怕你告诉他!”郑秋雨反驳道。“可我还没说是谁啊?你紧张什么?”玉明宇说完之后哈哈大笑,落得郑秋雨一人好生尴尬。

    郑秋雨有些气急败坏,有些恼羞成怒,便着急的问道:“你来这锦享楼不久好好玩你的不就是了吗?你还想干什么?咱俩井水不犯河水,你看你的热闹我看我的花哨,互不打搅不是挺好的吗,搞不明白你跑到我身边来弄这一出的寓意何在!”

    玉明宇看到郑秋雨有些生气,变话语中带着温柔的安慰者说:“你可算说到点子上了,郑秋雨,我、过来找你,完全就是为了一件事啊!”

    “什么事?”郑秋雨还是有些不耐烦,着急着要把玉明宇打发走。

    “当然是好事喽,我想和你拼桌!”玉明宇说完就做到了桌子的空缺处,站了这么久,也终于好好的放松一下了。而此时,也正好看见了楚南。

    “拼桌?这是哪门子好事?咱们不是说互不打搅么?”说完就白了他一眼,“但是,你郑秋雨要是不同意,那我就只好告诉某人喽……”玉明宇奸笑着说完在郑秋雨眼里一副小人某样,但是郑秋雨又转念一想,自己也不能不同意,万一要是真的让其他的人知道这件事了,恐怕自己又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这里,郑秋雨便说道:“既然你都坐在这了,我还能赶你走不成?”说完便不看玉明宇了。

    玉明宇连忙说道:“那自然是好。”

    说完两人便自顾自的把坐在一起,郑秋雨向楚南靠拢了一下,楚南看着玉明宇的眼光在郑秋雨的身上打转,便缓缓的把头回过去,拉着郑秋雨的胳膊出了大厅。

    “楚南,你听我说。”郑秋雨拉着楚南的胳膊慢慢的说道。

    “唉,我知道,幸亏你当初救我于水火之中,不然对于你我以后是凶是吉都很难说呢,对于我们整个家庭也是如此啊,在自己的手里总会比落入贼人之手好,我们还可以用它创造幸福,来拯救更多人的生命。”楚南说话时眼里泛着泪光,像是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也像是听到了胜利终生的扣响,虽然现在,自己还是在无奈。

    郑秋雨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拍着楚南的胳膊,又不解的说道:“你先听我说,玉明宇虽然是我的前男友,但是我的事,不关乎他人的幸福,我们是真正的两情相悦,也是真正的爱深情切,我们没有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们的阻拦无非就是为了那些不着边际的礼法,那纯粹就是泯灭人性,是封建的糟粕!”越说心里觉得越气愤,越说郑秋雨就忍不住想要通哭一场,大骂一场来控诉着不平等的遭遇。

    “是啊,我也不懂,明明我们真心相爱,却得不到祝福。但是没关系的,郑秋雨,只要你自己觉得幸福,只要一个人好好的,就比什么都强,我们不怕,我们可以战胜。不过,你说的那个封建的糟粕是什么?”楚南最后的话一顿,引起了郑秋雨的慌张。

    “额,没什么,我被气的糊涂了随口说的,你不要问了!”说完就撒娇的对着楚南说道。

    楚南也是不以为意信以为真。就当郑秋雨是随口乱说的。然后抚摸着郑秋雨的头继续说道:“好了,秋雨姐,做好你自己把,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不管你怎样,也不管发生什么,你要永远相信你自己。经历过这么多风雨,经历过这么多常人难以经历的事情,幸福在你心中也在你的手中。”说完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郑秋雨。

    郑秋雨听到的楚南的话,也用力的点了点头说:“是的,楚南,你说的对!只有惺惺相惜情投意合才能走到一起,彼此了解对方的心意而且在生活中有情投意合,真心想要在一起的也是真的想好好的待对方,因为彼此都觉得在这茫茫人海大千世界,想要遇见一个可以真心真意让自己爱又爱自己的人并不多,况且两人也是也是门当户对,而且都是书香世家,官宦家庭,为何就不能在一起?”

    说完又叹气的摇摇头,在她的眼神中,有着无止尽的落寞,还有所有的悔恨和对这不公平世道的不解。

    “唉,大概是因为你我年纪轻,随随便便的就踏入这个社会了,不了解这个社会,也辜负了自己以后的期望。”楚南无奈的说道。然后耸了耸肩膀,低下了头,又抬起了头。

    郑秋雨看见了外面的天,蓝盈盈的分外清澈,她想起了自己以前的年少时光,幻想着自己这座躯壳里的主人是怎样与那些纷纷扰扰度过自己的青春年华,她的心开始沉浮不定,她看见了飞翔的鸟儿,有的成双入对,有的形单影只。对啊,只因人在风中,聚散由不得你我,她和大师兄就是如此,没有缘分又何必强求。

    楚南听见郑秋雨说起原先他的婚约,有看到郑秋雨失魂落魄若有所思的样子,一向就爱吃醋的我顿时间黑了黑脸,愤愤难平道:“哼!这个男人,它究竟是有多好,我就不觉得他有半点的优秀,他不就比我早些认识你么,江湖上只知道他为人正直我就不相信,没有人知道我我也是一把数一数二的人,他为人慷慨,那我还救活了不少的性命,如果要算账,那还真得数落数落这账怎么算呢!”

    说着别过去了脸,然后气冲冲的不看郑秋雨,连楚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生气郑秋雨,还是在生气江湖上的那些自认为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人。他愤愤的不想说话,也不想自己能不能够得到江湖的认可,也不想尽力此时此刻的心情,他觉得他自己宣泄了出来,像是在宣泄一顿许久没有发出来的闷气,因为忍受了太长时间,所以我的心理也是越来越难以控制的抑郁。

    楚南觉得自己已将开始变得像是疯子一样的愤怒,尤其是在听到前男友这三个字眼以后,他已经有了反应,那就是愤怒和抱怨。楚南尽力的抑制着自己。

    “噗!”郑秋雨被楚南那可爱的样子给逗笑了,怎么办她真的好喜欢楚南吃醋的样子,看起来超级可爱的。

    但是就连郑秋雨也在担心自己。她知道自己所有的敏感,也知道,所有的愤怒都是因为自己,他爱的有多深,就醋意有多深。

    原本一段正常的爱恋却在所有的嘴里变成了一段笑话,世俗的压力和偏见远远不是教科书课本中写的那么简单,选择有真爱,就要意味着复出和舍得。

    看着楚南脸上的三条黑线,郑秋雨还是决定要哄哄这个耍这小孩子脾气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