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0章?高高在上

徐幻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锋贤师兄,我明白了。”

    陈思圳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说服不了宋池,去碧云宗见刘汀汀是不可能了,因此乐天派的他竟立马转变心境,“锋贤师兄,我回去宗门后也会像汀汀师妹那样日夜苦修,一定会在一年之后的西南宗门弟子大比上,让汀汀师妹刮目相看!”

    “陈师弟,以你的资质苦修一年必能突飞猛进,师兄我可是很期待啊。”

    锋贤这句话并不单单是鼓励,因为他知道陈思圳的资质很高,而且云潮剑宗的修炼资源比他们碧云宗还要丰厚,陈思圳修炼一年,就能抵得上下面站着的这十几个筑基期散修苦修几十年。

    说完话,锋贤打出一道法诀,将玄翼蛇尸体中的妖丹摄到手上。

    “宋师兄,这妖丹我就拿走了,玄翼蛇身上还有一对妖翼,可以制作飞行法器,价值不在妖丹之下,应能入得了宋师兄法眼。”

    宋池二话不说,将玄翼蛇双翼摄取过来,收入储物戒中,然后隐含精光的双眼向陈轩看去。

    他和锋贤一样,都是元婴期修为,第一眼看到陈轩,就隐隐感觉这个年轻人身上的法力似乎有点非同寻常,竟能划伤玄翼蛇头顶尖角。

    好在陈轩把轩辕剑、三皇之血玉瓶和真武残图收入储物袋中,没有被宋池和锋贤看出他身怀异宝。

    至于隐藏在血脉中的三皇之血,陈轩平时不主动激发,元婴以上级别的修士不主动探查,也是看不出来。

    “这位小友,多谢你出手施救我陈师弟,这里有一张护身符箓,可挡金丹期修士一击,送给你作为答谢。”

    宋池的言语没有蕴含任何情绪,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张散发清光的黄色符箓,将符箓隔空推到陈轩面前。

    对他来说,陈轩和在场的十几个筑基期修士没什么差别。

    虽然宋池眼神和言语中都没有蔑视之意,但陈轩还是能隐隐感觉到宗门修士藐视散修的意味,宋池是这样,锋贤也是,就好像世俗界贵族大少看待穷人一样,并不是看不起,而是自然而然流露出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

    给陈轩符箓作为答谢,也有一丝丝施舍的味道。

    在场的十几个筑基期散修羡慕得眼珠子都红了,但陈轩并没有接住飘过来的符箓,而是带着面容平静的回应道:“举手之劳,何须报酬?”

    宋池微微讶异,据他所知,低阶散修大多一贫如洗,像陈轩这样的炼气期散修,拥有获得一张保命符箓的机会竟直接放弃,确实让他颇感意外。

    看样子这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年轻人,只是在他面前展现这份廉价的傲气,未免有点不知好歹了,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

    宋池当然不可能请求一个低阶散修收下符箓,他什么话都没说,把符箓收回来,就要带着陈思圳离开。

    “等等,宋师兄,能不能让陈轩大哥加入我们云潮剑宗?

    陈大哥他资质、额,还算挺不错的,没有玄门功法,武法双修,还能在三十岁之前修炼到炼气期九层,足见道心坚定……”陈思圳越说到后面越虚,他实在找不出陈轩身上其他优点。

    宋池面色沉肃而道:“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成为我们云潮剑宗弟子的,你这位陈大哥根基太差,还浪费时间武法双修,此生难以突破金丹期,我若是把他招回去,岂不是闹了天大的笑话?”

    锋贤看着陈轩,也是暗暗摇头,虽然宋池说话是直了些,但这个年轻散修确实资质很差,修仙之事就是这么残酷,资质差的人连小宗门都进不去,谈何得道成仙?

    “宋师兄……”陈思圳很想继续帮陈轩求情,但看宋池脸色,他知道自己再说一万句也不可能打动这位刻板师兄。

    于是陈思圳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本古书,递给陈轩:“陈大哥,不好意思,我没有帮到你,这本《山海奇谭》就送给你看吧。”

    陈轩接过古书,对陈思圳微微一笑,目送陈思圳站在青色长剑上,随宋池消失在晴空远处。

    锋贤也驾驭叶形法器,离开了裂云谷。

    看到陈轩什么好处都没得到,就收了一本破书,在场的十几个筑基期散修全都心理平衡了很多,争先恐后的跑到玄翼蛇尸体前,把尸体上有价值的东西瓜分得一干二净。

    陈轩心系刚才那个神似秦飞雪的少女,收起古书后,便往刚才那个少女所在方位奔去。

    那少女还有她身边的矮壮汉子,很可能为躲避玄翼蛇,跑到上面去了,陈轩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于是他连连纵跃,很快上来悬崖。

    上来裂云谷悬崖后,陈轩举目四望,发现那个绝色少女和矮壮汉子被几个穿着粗布衣服的男子围着,好像在争吵什么。

    走近几步,便听见矮壮男子怒声而道:“我堂妹不过炼气期六层修为,刚才借助这轻烟绫的风灵之力提升赶路速度,怎么可能撞得伤你一个炼气期八层修士?”

    “把老子撞伤还敢不认?

    你们看看我伤口上残留的风灵之气,是不是和她手上的轻烟绫一模一样?”

    半躺在地的一个大小眼男子捂着右脚膝盖,嘴里骂骂咧咧。

    其余几个男子频频点头,显然都很赞同大小眼男子的说法。

    而绝色少女急得俏脸发红:“我刚才根本没有撞到你,明明是你自己倒下去的!”

    “怎么,敢做不敢认吗?

    既然把老子撞伤,那就得赔!老子要求不高,赔个一百株五色花、黄须草或者凝云草就差不多了!”

    大小眼男子狮子大开口,听得绝色少女和矮壮汉子又惊又气。

    她们辛辛苦苦采集药草,一天也不过采个十几二十株,怎么可能赔出去一百株?

    矮壮汉子,也就是绝色少女的堂兄,刚才被玄翼蛇所惊,跑在他堂妹前面,没注意大小眼男子有没有被他堂妹撞到,而围观的几个散修都站在大小眼男子这边,因此他是百口莫辩,只能放低姿态道:“这位大哥,我们是卜道长那个散修队伍的,要不我把卜道长请过来主持公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