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闲谈

飞天鲲鱼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飞的笑声不大,却引来廖白等人的注目。

    如今的时代,已经是修仙练气的时代,你哪怕身份再高,来历再大,但只要不以功法练气筑基,永远是凡人。

    而凡人和修仙者的差距,除了没有修炼功法,其实就和猴子与人的差别一样,根本不是同一档次的,也永远没法真正交往。

    因此,凡人和修仙者说话,必然要小心翼翼,畏首畏尾,生怕说错一个字。

    此时的秦飞,就是一个普通青年,他刚才说这句话的语气,冰冷淡漠,廖白等人听起来,就好像是在听家中长辈教训一样,令人感到不耐烦和窝火。

    “小子,你说话客气点儿,你知道廖白是谁吗?”

    果然,旁边一个男生眉头一皱,指着秦飞道。

    “陈帅,算了。”

    廖白倒是十分大度,他拦住那个叫嚣的男生,然后对柳雨涵道:“我看雨涵你们在这里玩儿也无聊,不如跟我们去主会场怎么样?”

    冥河会真正热闹的地方,还是在主会场当中,在那里布下了众多斗法擂台,十万修仙者,每天都有人互相较劲比拼。

    现在这个时代,什么篮球、击剑、赛车等等运动早已经成了过气节目,不再主流,最受欢迎的,还是修仙者之间的斗法。

    地球人类在地球繁衍几百万年,从最低级的石矛石斧,然后是青铜金铁冷兵器,最后发展到十几年前的高科技热兵器时代,一直没有脱离使用武器的局限性。

    如今人人都可以修仙,只要有一套功法,就能操纵灵力,随心所欲的进攻,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而且,新奇的事物取代旧事物这是亘古不变的定律,自然,比武斗法就成了目前最火爆的活动,能够在擂台上一展身手,赢得比武和众人艳羡嫉妒的目光,谁不喜欢?

    而这一切,还是要从当年秦飞在直播中大战枯魔,一剑劈开月亮说起。

    那时的秦飞如九天战神,突破地球界限,鏖战于宇宙空间,那种姿态,不管是谁看了都会大感震撼。

    不过廖白这一群人当年不过**岁的样子,十几年过去,连当时的记忆都很模糊,更不用说记得秦飞了。

    听到廖白要带三人进主会场,柳雨涵悄悄以神魂传音询问秦飞。

    他们三人要是想进冥河会,根本没什么人能够阻拦,不过既然有廖白这个正经人带路,也省去中间许多麻烦。

    这个廖白还是蜀中廖家的人,这个廖家似乎和飞羽门以及唐门都有不清不楚的关系,也正好趁机会观察一下。

    得到秦飞的同意后,柳雨涵才向廖白微微点头:“好吧,那就麻烦你了廖白。”

    “我廖白虽然挽回不了你的天赋,但只是带几个人进冥河会主会场,也没什么难度。”

    廖白双手插兜,神色倨傲,同时眼神中还有一丝失望。

    当年叱咤高中的校花女神,今天竟然沦落到这个地步,连进个冥河会主会场都要求自己带。

    冥河会主会场并不难进,只要修炼到筑基以上的,都能自由出入,融合境就基本上是普通人里的强者了,先天以上更是能够携带同伴进去,特别像廖白这种世家子弟。

    以柳雨涵当年的天赋,先天或许困难点,但融合境怎么也很轻松,只可惜造化弄人。

    这时,萧萧忍不住冷笑一声,嘲讽柳雨涵和秦飞:“要不是我家廖白宽宏大量,你们可没那个资格进主会场,到时候进了主会场别乱跑乱说话,丢了小命可别怪我们。”

    萧萧这话听着不好听,但却是实在道理。

    主会场中全是筑基以上的修仙者,甚至还有像廖白这样的先天混在其中,凡人在里面就像是大象群里的蚂蚁,稍不注意就会被踩死。

    “谢谢。”

    柳雨涵微微点头。

    秦飞只是淡淡扫了萧萧等人一眼,然后转头去逗秦羽去了,根本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

    众人一起吃过午饭之后,接着便是一起朝着冥河会主会场而去,一路上,大家都在谈天说地——“听说北杭那边又有一个先天突破金丹了,说是在西子湖上领悟,渡金丹雷劫当天,整个西子湖都被轰开,场面壮观得很。”

    “是啊,我一个远方舅舅就在北杭,他都准备带礼物亲自去拜访了,那礼物知道是什么吗?

    前短时间我那个舅舅从拍卖会上拍下的价值五亿的上品灵药。”

    “看来又有一个家族要振兴起来了,北杭张家近几年来没了飞羽门庇护,每况愈下,连张家的家主张凌薇现在都使不上力了。”

    那些人相互聊着,秦飞听到有张凌薇的消息,才稍微关注了一下。

    而就在这时,一个瘦高瘦高的青年,走过来攀着秦飞的肩膀,小声说道:“哥们儿有气魄,连我都不敢跟廖白那样说话,我张文杰佩服了。”

    秦飞扭头看了看他,道:“你不怕被廖白听到吗?

    修仙者的耳朵可比你想象的灵敏得多。”

    “我有这个。”

    张文杰一点都不怕,咧嘴笑笑,悄悄的从包里摸出一张符咒。

    秦飞一眼就看出来这张符咒的作用,符上刻下了灵力法决,凡人也能够使用,可以隔绝方寸间的声音,即便是修仙者都听不到自己讲话。

    “这张防窥符五百万一张,前前后后只能用十二个时辰,跟你说这几句话,心疼死我了。”

    张文杰小心的将防窥符放回去,接着说道:“可惜啊,在这个时代,钱反而是最没用的东西了。”

    “怎么说?”

    秦飞回到地球以来第一次碰到张文杰这样的凡人,他不惧怕自己也没有看不起自己,让人感觉十分和善。

    不过张文杰的和善秦飞当然也懂,他资质一般,没有修炼功法,只能算作凡人。

    所以碰到秦飞这样的凡人,立刻就感觉像是找到了同类,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你看我家,十几年前是湘西首富,但是家里没一个金丹,先天都只有三四位,地位瞬间就一落千丈。”

    张文杰叹息一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说我家祖上是盗墓起家的,也不知道有没有盗出那些什么修炼功法,否则我家现在也不会这么落魄了。”

    没有修仙实力,终究只是凡人,凡人的寿命就远远比不上修仙者,任你以前地位再高再有钱,等你化成白骨时我还活蹦乱跳,谁是赢家立见分晓。

    “那些以前家里穷的,就是因为资质好,被传授了修炼功法,就翻身成了人上人,他廖白家里以前就是个小千万富翁,还是廖家的旁系,没有廖家的那个金丹舅舅,算个屁!”

    “当年时代还没有改变的时候,我家里这种何等风光,美女嫩模肯定抢着往我身上扑,如今人家都是冲着修仙者去的,跟着修仙者,青春永驻还有地位,不是修仙者,你给再多钱人家都不搭理你。”

    张文杰越说越觉得难受,觉得命运不公,差点骂出来,好在有防窥符,否则这话被廖白听到,他当场就得化成肉泥。

    “哈哈,说的不错。”

    秦飞觉得这张文杰倒还有点气魄,这个时候了都敢偷骂几句廖白,是个人才,笑道:“修仙者除了寿命长,面对强敌来犯的时候,他们也是在你们之前上,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大可不必如此嫉妒。”

    听到这话,廖白哈哈一笑,拍了拍秦飞的肩膀:“你倒是看得很开啊,就冲这句话,我张文杰认你这个兄弟了。”

    秦飞也不在意,只是自顾自的往前走。

    这宇宙星空,并非人人都愿意踏上修仙路,有时候平淡过完一生反而是许多修仙者的追求。

    在现在的地球人族看来,修仙多么风光,几十亿人之上,但其中的危险和艰辛也是凡人难以想象的,秦飞前世多少次在生死边缘挣扎。

    受过的苦数不胜数,那种滋味虽然让他变得更强大,但他决不会再想来第二次。

    “你知道柳雨涵以前是我们高中天赋最好的人吗?”

    张文杰又寻找话题道:“连廖白都比不上他,可惜突然之间她的天赋就消失了,否则如今早就踏入融合,追求先天了。”

    “她?

    还好吧。”

    秦飞随口答道,柳雨涵如今跟着柳雨欣修炼八荒神诀和暗黑真经,未来的成就至少在元婴,并不需要张文杰来担心。

    “唉,要不是她天赋消失,那萧萧也不至于这么嚣张数落她,萧萧的修炼资质也废,但人家跟着廖白,还是突破到了筑基后期,凭的就是她那张倾国倾城的脸。”

    张文杰愤愤道:“妈的要是有条件,老子也去变性整容了,钓个修仙者凯子,也不枉此生。”

    秦飞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别想那么多,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不同的人生,过好自己的就行了。”

    “也对。”

    张文杰伸了个懒腰,似乎也没将秦飞的话听进去,只听他忽然又神秘兮兮的道:“兄弟,想不想知不知道这次廖白来冥河会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