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就笑,就忘

小西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没想到顾琛这么问,我挺吃惊的。?

    顺着他眼神看,我等了几秒才想起来。

    是那天听了我和婆婆对话,他还在以为我怀孕?

    一直以为顾琛是精明人,没想到他也就这样了。

    嘲笑的话送到齿间,嘴巴张了又发不出声音来。

    ——上班期间抽烟严惩。

    ——工作做完了?分一部分给田艳。周三交给我。

    ——以前喝完第二天不也能好好上班吗,又不是小孩儿,这顾总越来越古怪,跟老妈子似的,什么都管。

    ——我戒烟了。

    回忆突如其来,涌进我脑海里反复。

    顾琛这么多天的反常。

    都是因为……我“怀孕”吗。

    怎么可能。

    这荒唐想法很快被我故意剔除干净。

    他不是慈善家!

    我在心里告诫,做人别痴心妄想。就算他行为再找不到别的理由,也不跟我有任何关系。

    我正了神色,“顾总没什么事……”

    “这些资料弄出来,周三下午四点交给我。”

    他手前推,一沓文件夹向前滑出一点,露出个角在办公桌外面。

    我拿回到办公桌上

    顾琛以前再剥削也不至这样,该是那小侄儿又在他耳边添了两句话。

    他明面上赶不走我,背地里使阴招也应该。但他忘了,我一无所有,就时间多。

    我赶进度赶得昏天暗地,连上厕所的时间都靠挤,好不容易完成一小部分,抱着空杯进休息间接水。

    一个人影突然凑我旁边,漫不经心的撩拨面前花草,眼神时不时瞥我。

    我只接了三分之一,端着杯子匆匆要走,她反射性的抓我手,“哎,黎西,怎么急干什么,聊会儿,这么久没见了,每天忙什么呢。”

    她是我们公司的财务,大概姓陈。

    平时接触不多不少,算认识,但不熟。

    我盯着她满是期待的眉间,差点真信了她这么关心我。

    我握杯的食指轻轻在杯壁上敲点,顺着她话说,“忙着离婚呢。”

    她一听,激动坏了,兴致拔高,又觉得表现太甚,稍稍遮了表情,“哦,是吗,那可真不幸哈,哎呀,这怎么回事嘛,摊上这些事儿,哦对了,黎西,听说啊,我听说,你老公……喜欢男人啊?”

    我已经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当初决定要把这事闹大就做好了心里准备。

    准备归准备,真正听了,也刺耳。

    我抱起水杯猛灌一口,又接满一杯后,才对上她期许等待的眼,“是啊,喜欢男人。”

    “哎哟!怎么会……”

    “怎么不会,他不喜欢男人难道喜欢你?”

    我冷冷刺了她两眼,发闷的继续回位置工作。

    至此,我丑陋不堪的家事像散进空气里的尘埃无处不在。有些添油加醋的版本偶尔不小心散进我耳朵里。

    我能怎么样,就笑,就忘。

    手头的工作不理不知道,才发现这工作细得繁琐,很多地方太花功夫和心思。

    看来温白给我的下马威,比我想象的更有水准。

    我忙到整个楼层都走空,叶九给我打电话确定我安全,却还要一段时间才够我折腾。

    上次事之后我就不太敢走夜路,但好不容易反击后的成绩我不想浪费。

    咬牙埋头坚持工作,时间已到八点。

    我犹豫要不要走。

    右手边突然传来渐近的脚步声。

    我吓得不轻。公司原本就剩我一个了,怎么会……

    我转头,惊恐的神色未定,顾琛已经面无表情的拉开我旁边办公桌边的椅子,干脆的坐下来。

    他甚至不开口说半个字,把我手边的文件夹抽过去一份,开电脑,翻资料。

    我没料到顾琛还没走,而他又一副要分摊的姿态。真的,真的一点不像他。

    “别看我,周三弄不好,你我都有大麻烦。”

    本来就没抱过期望,听他干脆的表明自己私心的语气就更明白。

    这顾琛啊,哪里变了。

    我默不作声,继续进行手中内容,顾琛就坐我旁边,也没开口说过话,只有键盘起落的声音。

    到九点半,顾琛突然站起来,他催着我走,我拒绝了。

    “我还有部分没忙完,你先走吧。”

    他没动,看样子没打算接受我提议。

    “明天再做。”

    他口吻公式化,又带点命令味道。

    我把桌上散乱的a4纸聚在一起整理成堆,漫不经心的开口问他,“顾琛,你说这文件对你更重要还是对我更重要?我要用我的饭碗换你的饭碗,是不是很值得?”

    顾琛的沉默很久,然后他说,“你试试。”

    我耸耸肩,“想了一下,没这个必要,我手里有顾总更重要的把柄,只要我愿意,我

    我说这番威胁话时就对着他笑,就像曾经我哭时跟他说了好多好多哀求话。

    明明没隔太长时间。

    是顾琛把我送回去的,我对他或秦颂知道我住什么地方一点不意外,他们想知道什么都只是时间问题。

    这种有钱权才有的便利滋味,一旦嗅到了,就想亲自尝尝。

    我白天黑夜的没空,晚上十点回到家,意外的见叶九还在家。

    问她为什么,她支吾着说姨妈来了不想去。我想起来,又问她宋景辉那办的怎么样了。

    没想到一向直爽的叶九说话变了种腔调,“还行啊,他人不错,两天请我吃了蛋糕。”

    “两天?”我捕风捉影的追问,“我辞职手续没有麻烦到办两天吧?”

    被戳穿的叶九破罐破摔,索性不遮掩了,“就你脑子好!真是,好吧好吧,我对他有点意思,你也别管了。”

    我扫了眼叶九衣着,是比往日素净几分,她底子好,只化了淡妆,看起来秀秀气气的,就是普通小姑娘。

    叶九突然反常的状态我很意外,我以为她的经历不浅薄,应该不会对宋景辉有兴趣。

    可回想宋景辉的热情,对人温暖的关切,也不难理解了。

    “我好像有件衣服还放咖啡店里,你明天抽空帮我去拿一下吧。”

    “行吧行吧,,阿帆。我就再帮你跑一趟。”突然从床上套上拖鞋进厕所的叶九,不知道她自己有没有发现挂在嘴角的浅浅笑意。

    叶九能好,我替她高兴。

    但没想到我的麻烦事却找上了门。

    加班踩点完成了工作内容,在周三下午四点正,大顾总和一批人都进了公司会议室时,我理解顾琛的谨慎。

    连我都不由的紧张,反复回想自己有没有出纰漏的地方。

    关了一个多小时的会议门再打开时,里面走出来的大顾总脸色并不好看。

    他送走了一批人后又折了回来,手里捏着我递交上去的资料,他应该想发火的,却得力的克制,本有的强大气场足够压得我心慌。

    他把资料递到半空中,又上抬了一下,示意我接。

    “你知道你这个资料出的纰漏,会损失我公司多少财力,嗯?”

    我拿到的纸上,某个地方已经用刺眼的红笔圈了出来,上面的数字是我亲手敲上去的,可偏偏无故少了个零。

    “这不是我做的,顾总。”

    这里我曾反复确认过几遍才输入电脑。内容实在太多,到三点半才完全处理好全部,慌忙打印出来递交给顾琛。

    刚好顾琛没在,这资料放在他办公桌上,直到大顾总带人来。

    “你这么说,是这资料还有别人经手了?”

    我留心到,大顾总言谈里有若有似无的牵引味道。

    他眼神锋利,表情浅漠,这双经历太深的眼一点不漏的把我全部表情收进眼底。

    我没让大顾总等太久,摇了摇头,给出了答案。

    “这全部的资料都是我自己做的,”见他表情有改,我继续说,“但这出错的内容跟我的失职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