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看不起我

小西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以为只定眼看了一小会儿,结果旁边文姐手肘抵了抵我腰窝,我回神看,前面的经理顾琛都停下来等我。*

    赶紧说声抱歉就想跟上,眼神刚收回来,又瞥见那边动静。

    秦颂好像注意到这边,我想不理又不好,跟顾琛他们打过招呼,就转身朝秦颂去了。

    我到秦颂跟前时,他表情不算糟糕,但比起刚才欢声笑语时判若两人。

    我也不想表现的太糟糕,轻轻喊了声“秦总”,他定了定神,问我来这边干什么时的语调很平淡。

    我也平静的回,“跟顾总过来的,有个饭局。”

    “哦,这样。”

    “嗯,那秦总我先过去了。”

    我们两的对话到这就差不多结束。我是准备要走的,一不留神扫到小姑娘放桌上的手,反过来握着秦颂手指头。

    她战战兢兢的维护着自己心头的安稳,她在害怕,但又在勇敢。

    “大学?”我突然起了兴趣。

    她红了点儿脸,摇头,“高三。”

    我品了品我们之间的对话,淡淡一笑就走了。

    回包间里,文姐挨我坐着,悄声问我怎么跟秦总认识的。我搪塞个理由糊弄过去,她又问我,那顾总怎么不过去打招呼。

    我想了阵,答不上来。

    这种双方谈合作定内容的饭局是最看重时间和人的。

    出来的要扭捏不能喝,或者约定的时间却迟到,都是忌讳。

    恰好对方犯了第二个。已经过去十五分钟,人都还没到意思。

    经理低声抱怨了两句,顾琛扫他一眼,神情挺冷的。又过了二十分钟,人来了。

    这次进来四个男的。看着最后个进门后关上门还挺失落的,原本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见见那上海女人。

    后来喝着聊着我就发觉了不对劲。

    要说迟到了肯定会道个歉,做做表面功夫总没错,可对方没有一点悔意,还调侃一句,说我们临时选的地方挺不错的,难怪挑这。

    到这里,文姐的问题算解了。

    对方没迟到,肯定就没悔意。

    是顾琛临时换的地方,宽裕了时间,对方赶过来没责怪都算不错的。

    顾琛突然这么改,跟秦颂关系有几分,我不是太肯定。

    一局酒喝完,双方洽谈沟通的融洽,一行人出到会所门口,都找代驾开来的车。

    我正准备跟文姐拼个车,手胳膊被个力道拉着,我扭脸看,是秦颂。

    秦颂什么时候来的不知道,他拽着就要拉我上车,我嫌还有文姐和经理在,不愿去。他没理,硬拖我坐上去,再轰了油门走,依然没跟顾琛打声招呼。

    今天喝得不少,原本就涨很难受,脑子晕得被秦颂这么开车一带,我嚷嚷着要吐。

    他低喊了声“麻烦”,踩了刹车,扶我到个角落,熟练的捞我垂下的头发在手心里,怕我吐脏了。

    “你天天这么喝,还当不当自己是女人了?”

    他递过来一瓶矿泉水,也是车上一早准备好的。

    撩头发,矿泉水。一样一样的细心,又是积累了多久才到今天这么完满的?

    叶九说,跟秦颂在一起会被蜜泡着。就是这么来的。

    漱完口,我把剩一半的瓶子塞他怀里,擦了擦嘴巴后白他一眼,“你以为我不心疼自己?”

    他被堵得没话可说。

    吐空了酒意也驱散大半,就是肚子突然也空了,饿得有点难受,秦颂眼尖,拉我进家饭店,带我又吃了点,我没推脱。

    秦颂各方面常常要求个精致,吃饭的地方也要精挑细选。

    我抱着盆吃价格翻几番的米线,尝这价格里该有的精致。

    一直没人开过口,秦颂坐我对面也不吃东西,就盯着我看。看着看着,他说。

    “今天这女的是我爸一合作公司的女儿,非要我今天见见。”

    回想起那天秦颂到我家抱怨,他爸要给他介绍人相亲。

    我又咀嚼完嘴里的米线,点头哼声道,“不错啊。”

    他或许不想听这个答案,略烦躁的掏出包烟要抽,我扫他一眼,他动作就停了。

    然后他又说,“我推不了,我爸还特别喜欢这女的。”

    “挺不错的,乖巧懂事,背景又厚,商场不就讲究个强强联手,什么形式都好,联姻是最稳固的一种。”

    我不是陷在童话书里的年轻姑娘。太清楚有钱权的家族最怕被市场无情淘汰,更急需联姻,稳固地位,规避对手。

    可能秦颂的性格是个特例,像他一样的二代应该也不少。

    可有什么用?掌权的还不是他们,就没有决定人生自由权。

    相较而言,秦颂浪荡了这么久,是该收收心了。

    我把米线全部吃完,胃里暖乎乎的,已经完全醒了酒,站起来就示意秦颂走了,他却坐着不动,黑这张脸。

    我仔细想,自己是哪个细节把他给得罪了?又好像没有。

    他不满的瞪我两眼,我只好坐下来,把面前的空碗推开,服务员见了来收时,秦颂不耐烦,“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连服务员的动作都断了几秒,更何况我。

    听秦颂这么抱怨,我特别诧异的表示没这回事。

    “你是不是觉得,他顾琛一个靠自己白手起家的能决定自己全部的就好,我这种靠家里起来的哪哪都不行?”

    我刚想否认自己没这层意思,可刚才说的话有心人听进去的确有可能这么想。

    可我没想到秦颂会放心里头去。

    无论秦颂如何,他帮我这么多,我赶紧道歉,说自己是无心的。

    他冷哼声,“他顾琛厉害,老子就不行?我他妈从小到处跑,一年换两个学校,天南地北的跑,不是本事?”

    我听秦颂罗列自己和顾琛之间的不同,又抱怨自己没根的童年,明里暗里的在跟顾琛比较。

    他之前可从来是把顾琛放嘴边夸的。今天全变了,好像非要比出个高低。

    “我跟他手都不干净,他干到现在,能扎那么深的根,对人狠起来就是下死手的。别看我表面上挺绝,还留了后手的。”

    “秦总,我知道你厉害,真的,很多地方,我佩服你。”

    他摆摆手,一副不想说下去的意思,“老子的话你他妈听没听懂。”

    我摇头,还真没有。

    他斜睨我一眼,开车送我到家门口,自己却没走。

    “你记得你欠我个人情。”

    深更半夜,秦颂在我门口说这种话,我心头警铃大作,紧紧抓着门把手,他看出我想关门,赶紧伸脚来堵。

    “老子话还没说完,”他急躁道,“下次再有相亲,你陪我去,当我挡箭牌,不然我怕下次他们连小学的都带过来让我选,听着没有?”

    我听是听着了,就是觉得怪。但的确欠秦颂人情,就决定先答应下来。

    秦颂没等我回答就走,没两步停下来,转身叮嘱我,“这一次顾琛又得跟他哥干,你记住,这次你要帮,帮顾磊,别帮顾琛。”

    帮大顾总?

    一听到这消息从秦颂的嘴里说出来,真实性应该不低。

    我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大顾总跟顾琛又要争上了,只可能是因为这次最近的合作。

    对方公司很有可能还有顾琛的十年女友。

    这次双方斗的点在哪,我想破头都想不明白。

    等我回房间开电脑开始查对方公司背景资料时,宋景辉给我打来电话,说叶九出事了。

    我赶紧冲出门,呼啸而过的风声回荡刚才宋景辉的话。

    今天晚上来了一大堆人把叶九给绑了,说是她自己活该,让她介绍了个麻烦的主,剩下的苦头她得吃进去。

    宋景辉着急的说,对方好像是放高利贷的。

    不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