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狗急跳墙

小西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叶九和宋景辉赶回来时,温白正准备走。?

    叶九见了,顿时明白他来意,宋景辉眼疾手快的拦着,没让叶九朝温白脸上赏耳光。

    “行啊,她都这样了你还来找麻烦是吧,你安的什么心啊到底,你不就怕她把秦颂抢了吗,你这么牛逼你别怕啊,看你狗急跳墙的样子,没你那个爹,秦颂会看上你?”

    “叶九……别说了”宋景辉着急,去捂叶九嘴,不让她再说。

    温白出生优渥,除秦颂外,哪忍得别人说他半句不对。叶九字句都戳进他心坎里,

    温白惨淡的脸色泛青。

    “你不要命了?”温白扬眉,轻声反问。

    叶九突然慌了神,回忆涌进胸口,她怎么忘高哥是怎么对过她的。

    一开始管高哥要人的,就是温白。叶九恨他,更怕。

    “我死过一回了。多亏了你啊。”

    温白笑笑,嫌弃的移开眼神,再

    不知道温白会来,叶九挺内疚的,我劝她,温白要是知道她在,也不来了。

    他不是怕,就是嫌麻烦而已。

    我让叶九帮我翻出律师电话,拨通后我开门见山,汪文真的会判无罪吗。

    律师听后就回,结果还没出来,但目前证据来看,汪文无罪放出的可能不大。关键在一点,周喜茂。

    如果他从始至终都咬定汪文是自愿主动,那就没太大问题。

    这一点上,我不信周喜茂会突然变卦,他从一开始就决定拖汪文下水,后来变卦对他毫无意义。

    他是帮顾琛的,只要顾琛那保持态度,就没问题。

    所以温白这趟来,是想诈我。他想看我到底对这件事把握有多少。一旦我坚信汪文出不来,他总会牵出一连串原因。

    算半松了口气,同医院的婆婆又折腾不息,叶九咬牙切齿,要不是怕婆婆顺势一并算在我头上,她真想去揍得婆婆生不如死。

    我苦笑,请叶九帮我去两趟婆婆病房,第一次等婆婆做ct不在的时候,第二次要她在场,别打她,问她句话。

    婆婆排队做ct的时间够叶九拿钱去她病房,眉飞色舞的跟病友讲汪文跟他相好怎么骗婚的事,又给两人塞了红包。

    这几天婆婆病友被她折腾得也够呛,听她这么极品的事,等婆婆回来,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提骗婚怎么不是人,要遭多大报应。

    婆婆是不信她那宝贝儿子爱男人的,充其量只算他走了阵邪道,他那么聪明能干,总会传宗接代。

    只是婆婆这么听别人提这个,心里自然不舒服,几次都跟病友要吵起来,一到这时候病友就收嘴,憋得婆婆一肚子火。

    又隔一天,叶九再去了病房找婆婆。

    回来后的叶九火冒三丈,她抓狂的说自己从没遇上这么傻叉的老太婆。婆婆说要想封她嘴,除非拿十万出来!

    “十万?我打她二十回都花不了这个钱,真当自己是个什么货色。”叶九狠狠的啐了口。

    “十万?她只要这个?”

    “当然不,她还说要保证她儿子出来,我当时嘲讽她,说汪文这么聪明月底肯定出来,她还当真了,直夸自己儿子不会犯事儿,肯定能出来。”

    还好婆婆一直坚信汪文优秀,哪可能真栽进去。

    “行,你帮我答应她,就十万。”

    原来我高估婆婆胃口。

    叶九一脸震惊,劝说的嘴型都有了,后来一想,就又憋了回去。

    “行,我去帮你说。”

    “嗯,还有,你拿我身份证,回一趟我家……跟汪文一起住过的那里。帮我准备点东西。”

    虽然答应,但还没想到借钱办法,宋景辉已经往我卡上转来足额,一定要我别放心上,这钱就是他借我的,什么时候还都行。

    我感激的收下,保证过不了两天就还他。

    婆婆在汪文没出头前从未见过这么大数字,她反复自己确认,又要银行工作人员再三保证,才满意的在不追究我责任的合同上按下红指印。

    温白目的,婆婆目的都已达到。婆婆自然没再留宿外面的道理,又不待见同房病友,就高高兴兴的回家,等着汪文出狱。

    叶九把她送回去的,临走时,叶九半推半就的把手中一直没喝过的饮料瓶递给婆婆,她“咕咚”两口喝尽三分之一。

    叶九表面上气,指责婆婆贪小便宜,两人吵了两句,叶九回来时难掩兴奋,说一切都准备好了。

    既然一切都已准备,那该开始了。

    婆婆住进去的地方被叶九精心重置过,表面上毫无差别,一到晚上就出事了。

    叶九照我意思,特地买了荧光剂,在白天显露不出任何问题,当夜黑了,墙上莫名长出四个发光字样。

    一笔一划都透着恨。

    杀人偿命。

    房间角落的针孔摄像头照出婆婆惊恐过度的脸,她从床上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又赶紧往外跑。

    家里的碗遇热变成暗沉的血红色。

    婆婆枕头上洒特殊粉末,第二天醒来脖子又红又肿。

    都是些不入流的小把戏,用来对付其他人就是废招。

    可婆婆不同,这些都是她没见过的新鲜事物。

    况且,她还曾用诅咒巫术对付过我爸,就该知道报应这么回事,她不一定信,但这些生活里处处有的小麻烦,够她害怕的。

    她用损招对我,我报之同样还她。理所应当。

    这两天婆婆胆战心惊,又意外听到小区住户在传,哪哪的道士厉害,她坐不住,又多了十万不义之财,赶紧找了过去。

    地方是我短租下来的,假道士进去等了三天才等来婆婆,正好这时,叶九又回了趟那里。

    未卜先知的把婆婆和汪文的情况一通说,婆婆不信都难。

    假道士说,婆婆这次没把魂打散,反而害了自己,她脖子上红肿的一圈,是冤魂索命,叫蛇缠颈,缠满完整圆圈,怕是神仙都救不回来了。

    婆婆做这个就肯定信这个。道士把她家事算得准,更信了几分。

    她怎么能在她宝贝儿子出来前遭祸,她赶紧问道士,究竟有什么办法能把这些事都解决了。

    道士说,不是没办法,怕你不信,今天先给你解决一个,你信咯,再来。

    这次免费得个帮助,婆婆贪婪的赶紧回家,发现道士口中血染的碗真的不会再变红。

    感激涕零的婆婆再次出现在道士面前,这次道士开口要四万,婆婆一下垮了脸,胡口骂了两句骗钱道士,走了。

    她临走时,道士给她捎了句话,“你这情况要不马上处理,只等着被索命吧,就七天时间了。关键是,七天后,你儿子就出不来了。”

    道士说得越狠越明确,婆婆心里就更没底。

    等她回家后发现灵异的场景越来越多,连这房子都不能住了,汪文回来吓坏了怎么办?

    还有……道士说,七天后,汪文就回不来了。

    这期间婆婆不是没找过另外算命的,可哪像假道士,把她家情况摸得一清二楚,有了对比,婆婆对道士的顾忌就少点,第五天,道士再见到婆婆丝毫不诧异,又请她入了座。

    “道士,你救救我,救救我儿子,他靠自己从我们村考出来,是县里第一名!”

    道士摆摆手,打断婆婆再谈汪文,他递给婆婆一包黑粉,让她每天吃一勺,在门口平摊着撒两勺,要是看见有脚印子,就是那冤魂自己走了。

    婆婆又记了道士说的另一些办法,虽然不情不愿,还是同意的回去家。

    婆婆前脚刚走,道士立马撤了地方。

    更大的噩梦在门后等着,婆婆自己不知道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