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多花点钱能不能买

小西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沈聪聪动手脚的手腕不低,也对得起他聪明脑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他直接在施工图数据上动了手脚。

    施工前的图纸会经过多次评审,但不保证不会出现审查图纸没发现的问题。顾琛为此请了多个业内一把手复审,完保这次施工无误。

    可沈聪聪还是篡改了部分梁的配筋数据,并趁顾琛忙于刘怡恩的事,更换全部施工图。

    没有内应,沈聪聪是做不到这一步的,坐他一旁的温白还一副无所谓的天真样子,好像全程事不关己。

    这事牵扯上温白,也牵扯上沈聪聪家背景,即便他这么做了,也为难不到他什么。但顾琛严令沈聪聪再不能踏进工地半步,于是下午沈聪聪就收拾东西走了。

    这次检查出来问题的是在项目上待了快半年的高级工程师,叫曹文建,顾琛赞许两句,要给他相应的奖励,被曹文建以分内之事推辞了,顾琛没多说什么。

    刘怡恩在我房间隔壁住着,是单人间,她笑着抱怨,要是双人床就好,还能跟我凑合,我现在对她成见太深,一听她话总不禁毛骨悚然,又不想表现得太刻意被她发现。

    等晚上睡了,我拿出手机,盯着屏幕半天,才下定决心给秦颂打去电话,一接通我就感谢他。

    一路走来多少次都是秦颂没直接说,他任我怎么走,在我要走上岔路时才点两句,我只要细琢磨就能找到出口。

    秦颂突然这么对我,我不是没感觉过意外。可即便温水煮青蛙,我还正泡在里面,就感觉不到危险的热。

    “老子可不接受一句话的道谢。”

    这也不是秦颂第一次这么提,我咬了咬下唇,是真的认真在想要怎么还他,刚想到一半,秦颂突然“喂”了下,不耐烦的问,“还在不在啊,老子有话要对你说。”

    我刚才走神久了点,慌忙回说我在的,他才满意了,“你明天下午腾点时间给出来,来机场。”

    我紧紧攥着手机,竟倏地对着白花花的墙壁憋红了脸,呼吸渐渐大起伏,低声问他怎么又来了。

    我多想刻意平静,可小心思哪会谦让,就穿过皮肤,从五官,从动作都渗透出来。

    “老子去德国到俄罗斯转机,你来接老子,别迟到!”秦颂语气恶狠狠的,得了我支吾保证才满意的挂了电话。

    刚才瞬地挤满了情绪的心啊,突然抽空。

    也好,明天就能见到。

    早上在餐厅遇到顾琛和刘怡恩,顾琛时不时往刘怡恩饭里夹菜,没让刘怡恩碗里空过,刘怡恩挤着脸抱怨顾琛自己不吃,顾琛就笑,放下一身盔甲,笑得像个毛头小子,刘怡恩也弯着嘴角笑,伸手去摸他头发,像温柔的哄只小狗。

    两个人像副画样美好,但偏偏不是这样的。我知道,刘怡恩知道,那顾琛呢?

    发现我的是刘怡恩,她冲我招招手,示意我过去,我提了口气,坐到刘怡恩旁边,瞥了眼脸色如常平静的顾琛说,我要出去一趟。

    顾琛爽快答应也没问原因。

    我匆匆赶到机场,秦颂的航班还没到,我定在航班动态屏幕板下,死盯着其中一条从飞行中变成抵达到。

    小腿肚发麻,才看到秦颂全副武装从出机口大步跨来。他把半张脸埋在围巾里,头上带顶褐色贝雷帽,是从英国走出沾了温和气息的翩翩绅士。

    即便打扮成这样我依然认得他。

    他鞋底嗒嗒的踩到我面前,弯唇笑了笑,露出一半嘴角,双手突然伸我脸上来捧着,迫得我下巴扬高了角度。

    “看痴了?”

    “是啊,你好看。”我没否认,我否认不了。

    “哈哈,你啊。”他笑声豪爽,抓着我手到机场咖啡厅的角落,坐同一张漆皮沙发上,对面是空出无人的靠背椅。

    我盯着出了会儿神,指导热腾腾的咖啡送上来。

    我问他为什么要到这边来转机,他正解开脖上围巾一圈,又系到我脖子上,围巾很长,我们一人圈了一半。秦颂似乎很喜欢这样玩,像之前那次一样。

    他玩够了,才斜睨我一眼,“转个机哪那么多为什么,你问航空公司去。”

    他蛮不讲理得还跟以前一样。我还在想,他头突然就靠下来,我肩上一沉,他已经闭着眼睛小憩样子,可开口说话的腔调都带着不休止的烦。

    “老子太累了,妈的,挣那么多有毛用,都够老子花的,还要挣还要挣。妈的,就停不了。活这么大只他妈剩钱了。睡了睡了。”

    秦颂合上眼皮才说睡了,没一会儿就问我为什么不说话。

    我找不到话说,秦颂没勉强我,“不说也行,你唱首歌。”

    唱歌吗。

    我张了张嘴,脑子里过了好几首歌名,停在其中一首身上,便重新开口唱。

    曾经很小时候,我爸想带我学唱歌,可试唱过两首,老师摇摇头,话里意思,这孩子没音乐天分。

    我长大后就很少唱歌,不太好意思当人面上,秦颂突然要求让我意外,但还是唱完了整首歌。

    “这歌什么意思啊?”

    “你再喜欢富士山,富士山都不是你一个人的。”

    富士山下,我最喜欢的歌。

    “多花点钱能不能买?”

    我扭头想笑话他连富士山都不知道,扭头却对上秦颂愈变炽热的眼神,他什么时候睁的眼我完全没发现。

    秦颂是浪迹的人,哪不知道富士山。可他还是问我“多花点钱能不能买”。

    我认真想了想,“不能啊,买不了,富士山不要钱。”

    秦颂唇边挂着浅笑,热气窜到我脸上,“那等富士山缺钱了再买。”

    他语气半开玩笑半认真,什么意思我听不出来。

    说完他又闭眼睡了,中转停留时间只有六七个小时,快到时间后我喊醒了他,他睡眼惺忪的揉眼睛,边打哈欠边帮我温柔地揉半边发麻肩膀,“你自己以后多注意点,有些事自己埋心头,谁都别说漏了嘴,这年头谁还兴掏心掏肺,再掏就要掏命了。”

    我心里反复着秦颂话里的意思,送他到登机口后,犹豫完就告诉他,顾琛答应给我的百分之五落实了。他正递给机场工作人员换乘牌,成功后回头看我,冲我挥了挥手。

    “那你可千万捂紧了,那可是香饽饽。”

    他转身得干脆,至进到身影消失都没再见过他回头。

    秦颂留的这句意味深长,想想应晖的股份连大顾总都想借俄罗斯人的手拿,又曾经是刘怡恩爸爸的公司。

    顾琛那么爽快的答应给我股份,是真的心甘情愿还是另有打算?

    送完秦颂回项目上,见刘怡恩的门没关,露出条窄缝,里面刘怡恩背对着门口,手里不知道举着什么在看,好半天了也没动一下。

    等我准备走,她突然回头,脸上茫然的神色瞬收,露出微笑问我,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扫了眼她手,注意到她刚才收起什么东西。

    “我刚到,你忙吧,我先……”

    “等等,小黎,我不知道怎么联系不上小琛,你帮我打下他电话问问看他去哪儿了。”

    我应了声,摸出手机打给顾琛,关机。

    刘怡恩一脸担忧,“小琛应该不会出事,但我就是担心他。”

    见刘怡恩的确着急,我答应她再问问同事,结果问了两个人都说顾琛去工地上了。刘怡恩从我后头跟上来,眼神闪烁,着急问我怎么样了。

    我原本脱口而出的话又咽回肚子里。脑子闪过个念头,不能告诉她。

    就像不能让沈聪聪进个工地,刘怡恩也一样,她不能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