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赔得起

小西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系好安全带。*

    秦颂见我没马上动,不耐烦的朝我压过来,脸差几寸就要贴上我鼻尖。

    我秉着呼吸,看秦颂慢条斯理的勾过安全带,咔嚓,送入插口里。

    他动作这么慢,跟刚才着急的抱怨相反,又仔细顺着安全带反复检查,他弯着嘴角在享受,又冷不丁转动眼珠,提上视线打量我。

    “你抖什么。”

    我撑眼瞪他,又斜开了视线,抿着嘴巴不说话。

    准备就绪。

    人声喧嚣,另辆车停秦颂左侧,两人隔车窗相望。

    矮小个带了个身材火辣的,下巴搁女人胸脯上蹭着,眼神里透着光。

    “秦哥,这次可是带了妞,还要赌这么大?”

    秦颂猛抽一口,又把剩半截烟蒂扔出车窗,“老子少不了你半个子。”

    我起疑又好笑,秦颂怎么会提前说这种丧气话。

    我胸口大幅起伏,又怕呼吸太吵,转头注意秦颂全神贯注的小幅度挪动方向盘,刻意让车身在不长的直线路上跟路线保持平行。

    进入弯道,不远前是小急弯,秦颂快速扭动方向盘,变化脚上力道,减速切内圈,车头几乎快贴上山壁。

    后车死咬着秦颂车尾,又在一个外弯道上,反超了秦颂。

    发动机声轰隆灌耳,两辆车互不相让,我逐步见识到秦颂车技多漂亮,每一个卡位过弯都干脆干净,毫不出误。

    我心跳得砰砰直响,完全相信,竟也兴奋的期待秦颂每一次精彩的超车后赢下比赛。

    就在快到山顶时,秦颂的车速缓慢下降,我感觉出来,错愕的看他,他却任那车在几个弯道后彻底消失不见,再猛打方向盘,往另一条路上去。

    秦颂只飙到一半,中途放弃般开到山顶的小路口停下,拉开车门下去,点了根烟,又把我拽下车。

    “你……不比了?”

    “老子赢够了。”说时秦颂朝我脸上吐完烟圈,邪笑着拉我朝小路上走。

    这条路直通山顶,两排夜灯昏黄,秦颂就裹着我手,另只手指缝间还飘散细长烟气。

    十来分钟后登顶,上面空无一人,秦颂松开我,抬了抬下巴,示意我过去。我挪步往边上走,他又跟了上来,看眼前快包容下整个市的开阔夜景。

    美得太惊心。

    我心口发热,再看秦颂一脸愁云,地上烟蒂堆了三两个。我担忧的扯了扯他衣袖,他眼神翼翼的盯我手,就笑了。

    他说最近他帮他爸跑国外业务遇上事了,可能要吃官司。

    秦颂爸是跑建材的,又干着仪器制造业,秦颂自己弄的it。隔行如隔山,能把两者兼顾搞得还不错,秦颂背后花的辛苦不少。

    关于这点秦颂没多说,就稍稍提了这一两句,各家商场上的事我没好意思多问,但也盼想他能说出口的麻烦都能

    可他我都太现实,知道一睁眼,夜色露白,该愁的苦痛还是要去抗,只有这一小会儿是

    把我载下山,电话那边打来抱怨秦颂不守规矩,要连灌他三天才满意,秦颂笑骂两句挂完电话,送我回了公寓。

    第二天一早叶九就来敲门,我揉着眼睛看她欣喜的挤眉弄眼,“老板,给你介绍个人,快点洗把脸,妆不用化了,你好看!”

    我被叶九逗得哭笑不得,想

    叶九无意间看见了刘怡恩送的白菜玉坠,拿起来捏手里把玩,“这什么啊,挺漂亮的,还是个白菜,带上带上。”

    “这男的叫陈珂,30岁,是副主任医师,外科的,一个月轮三次夜班,他们自己调了班,能休三天,工资……”

    我赶紧打断她,问她怎么还报家底,她急说,“是宋景辉的朋友!工作太忙一直没时间谈恋爱,想让宋景辉帮忙介绍,你别瞪我啊老板,你的情况他知道点,我也知道你还没离,这不马上就离了么,就当多个朋友见见面,没坏处是吧。”

    半推半就的

    “你好,我是陈珂。”

    “你好,黎西。”

    相互做完介绍还有点尴尬,叶九嚷着要去吃饭,宋景辉拉我们到附近一家餐厅吃饭,有意无意的引我跟陈珂说话。

    我倒没料到自己从亲戚介绍对象的洪流里出来,没躲过叶九和宋景辉这块。叶九和宋景辉挑了个时机就撤,权当没看见我眼里话里的阻止。

    少了引话的人,气氛冷了下来。我跟陈珂不小心撞了眼神,互相都笑开了。

    陈珂人不错,刚接触的印象不坏,他主动说起自己,家庭,工作,存款都稍稍提到,他说完又静候般看着我。

    “抱歉,我不知道说什么,其实不知道小九提了没有,我还没离婚,所以……”

    “没关系,她说过。老宋要给我介绍的时候我没答应,不瞒你说,医院里护士医生病人一大堆,每天接触的人流量大,但总遇不上合适的,听完他们说你的事,我就想见见,我觉得你很勇敢坚强,也很漂亮……”

    陈珂说着自己先不好意思起来。

    我也笑笑没说太多,他知道的一点足够支撑他对我的兴趣,可当他知道三分之一,一半,或者全部了之后呢。

    该犹豫了吧。

    过了两个小时,叶九和宋景辉才回来,调侃的问我们价开得如何了,这天就稀里糊涂的过了去。

    晚上陈珂要去值夜班,临走时要了我手机号码,叶九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吃饭,这次叶九是要去见丈母娘,我赶紧推说不去了,想回家。

    等到家开门后,发现灯光又亮着,我以为是秦颂又来了,结果进客厅一看,我妈正站着往我这边走。

    “妈?!”

    我激动的跟他拥抱,差点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是小秦接我过来的,他上次听我说想见见你爸,又好久没回家看过了。”

    我高兴又感动,问我妈那秦颂呢,她指了指门口,又提醒我说,“我们下午三点就到了,我说要给你打电话,小秦说等你回来给你惊喜……”

    我了然的点头,有些迫不及待的推门去房间,却对上秦颂冷漠的眼,他视线渐渐朝下,落在我锁骨位置,勾着一边唇角,笑了。

    “你相亲去了?”

    我正想解释,他又突然站起来迈着长腿靠我旁边,把门轻轻推来关上,手指没收回去,来拨动我脖上的吊坠。

    “不错啊,那家伙挺识货的,出手阔绰啊,玉白菜遇百财,是想跟你共同生财呢,知道这玉白菜多少钱吗,大五位数。啧啧。”

    秦颂酸着感叹两声,又握住玉坠的手猛一拽,把吊坠裹手心里,一言不发的往墙上一砸。

    我阻止都晚了,心咯噔一下,这要是被顾琛知道,又该恨我毁刘怡恩东西了!

    “你紧张什么啊,老子送了你那么多东西,你全他妈给叶九玩儿了,就这么一个吊坠老子赔!”

    秦颂刻意压着腔调又关门,是知道我妈还在外面。我无奈的想弯腰去捡,又被秦颂死拽着手臂。

    “这玉坠是刘怡恩送我的,你扔了砸了,要是顾琛怪起来就你去解释。”

    等秦颂手上力道一松,我赶紧把玉坠捡起来查看,又抬眼对上秦颂发愣没回神的视线。

    秦颂这小暴脾气。

    该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