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阶级

小西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晚上陈珂忙完说请我吃个饭当做道谢,我想陈珂姐姐在,总感觉太唐突就婉拒了。~

    等陈珂挂了电话,叶九也给我打了个,问我下午是不是陈珂得罪我了,他还挺紧张的要叶九和宋景辉都过去。

    暗想其实没多大事,我都没往心里去,陈珂自己倒挺紧张的,怕他误会我小气就赶了过去。

    叶九没料到陈珂姐姐在,她转溜下眼珠子就看出怎么回事,挤到宋景辉旁边打趣陈珂,“陈珂你这跟我西姐什么关系啊,怎么接自个儿姐姐不叫我们老宋开车去,西姐刚到新公司本来就忙,天天加班,西姐是个女强人自己打拼到现在,很不容易的。”

    我给叶九使了几个眼色让她别说,陈珂是宋景辉兄弟,叶九当宋景辉面损陈珂来护着我,不合适。

    但叶九不吐不快的性格还是把话都说通透了才罢休。

    陈珂落了点面子,但自认理亏,眼神扫向我,很诚恳的跟我道歉,“小西,是我太着急了,医院的事处理得我脑子不清醒了,我给你赔个不是。”

    真见多了一些理直气壮的变着法的强夺豪取,看陈珂能拉下脸来为这小事当这么多人道歉,我反倒不好意思起来。

    陈珂姐姐一直抱着小孩儿在旁边没怎么说话,视线一直往我这边飘,不知道在观察我什么。

    12号下午四点的聚会,大厅已经到了不少人,这次聚会时顾家听孙芸芸说留着太无聊,赶紧帮衬着办的,邀了不少人来,就是为了给孙芸芸走通点关系,也卖自己家个好。

    孙芸芸当时自己打电话来喊的我,她通知我时间,我试探的问她是跟温白和好了?她冷哼一声,“他还不如个女人,打两下就晕。”

    我震惊,“你打他了?!”

    “谁打他,他爷爷自己大耳刮抽的。”

    温白再不成器都是顾老爷子唯一的孙子,他平时又气又骂,也没舍得打过他。看来这次为了讨好孙芸芸,顾家真什么都能干。

    我惊讶外,更遗憾自己没眼福亲眼看见。

    我是跟秦颂一起到的,我们都默契的只字不提那天的事,当没发生。

    秦颂带着我认熟脸,还不忘调侃,“不怕认识的人越多,越误会你身份?”

    “不跟没本事的多计较。”

    秦颂爽快大笑,伸手来掐我脸,眼神情绪挺多的。

    跟秦颂闹完,我视线在会场里飘了一圈,没见到期待身影,竟见到堆着甜蜜微笑挽着吴老板手臂的吴太太。

    初初的诧异又被我从心底摁掉。之前的场合吴太太肯定也在过,只是我们互相不认识,做过点头之交而已。秦颂顺着我眼神看去,会晤的抓起我左手绕他胳膊一圈,大大方方的走过去。

    靠近后,吴太太见我的视线从惊讶转成淡淡的高兴,她不动声色的来回打量我跟秦颂的脸,吴老板刚跟别人聊完,见到秦颂赶紧招呼。

    秦颂热忱的拉着吴老板聊得起劲,没一会儿,也差不多到了吃饭时间。

    这次用餐是分了桌的,孙芸芸挨着秦颂,另一边是顾家人,我扫了眼孙芸芸主位的正对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个熟悉身影。是经理。

    我心里踏实不少,看来他见缝插针的本领不错,也不白费我演一出戏。

    他兴致勃勃的坐下来,难掩脸上的兴奋劲,发现我看他了,还得意洋洋的冲我挑眉打招呼。

    这种场合免不了敬酒,气氛在酒水进肚那刻才会被酒温烘热,不知道国人从什么时候兴起的规矩,又折腾人又受人追捧。

    经理的身份是来不了这的,估计是有人故意帮了把手,他不自知,端着酒杯到处敬,再递上张名片,不停的推销自己。

    到了秦颂这边,经理完全忽视我,举着杯子热忱的喊了声“秦总”。

    秦颂单手懒散的伸到桌面上放着,另只手垂在我椅子边上,听经理喊到第三声,才懒洋洋的送去眼神看他,“谁?”

    经理不露怯,还拿出张崭新名片递给秦颂,秦颂慢悠悠的去接,盯着名片看了半天,像不识字一样,经理还很贴心的又解释了一遍自己身份。

    秦颂没理他,反倒推了推孙芸芸胳膊,原本正咬着东西的孙芸芸上半身一歪,又直起来疑惑的望着秦颂递过来的名片。

    她伸手接了过去。

    至始至终秦颂都懒得跟经理说话的姿态,又指了指孙芸芸,经理眼神落过去,也猜到主位上的孙芸芸大概身份,点头哈腰的挪了一步过去。

    孙芸芸中气足,一口气把经理的职位给念了出来,挺大声的,在场的几乎都听见了。没听着的也一并安静下来。

    “你怎么进来这的。你是哪家的?”孙芸芸问。

    经理尴尬的又把自己的职位报了一遍。孙芸芸皱眉又问一遍,“你是哪家的?”

    经理这才反应过来,孙芸芸问他是哪个家族出来的。他回答不了。

    他家庭背景可能不比我好多少,奋斗到这一步都凭自己。但用什么法子到哪一步都是个人私事,关键是你现在处于什么位置。

    “你来这干什么。又没人认识你。”孙芸芸很认真的在问经理,在她眼里,这场合就是同阶层的互相通气交流的,经理还真不应该过来。

    被人损脸,还当这么多人面,经理情绪提不起来,有点不高兴了,酸腔酸调的说,“这场子里没身份的怕不是只有我一个吧,还是女人命好,只要姿色够,哪里都能进。”

    他视线有意无意的瞥向我,在场的都是人精啊,都看得懂,经理这是在暗示我身份呢。

    “你爸妈没身份啊?那你要过来帮忙传菜就规矩点,别破坏别人情绪。”

    孙芸芸原本就重阶级,一副想打发他的模样。我劝下了孙芸芸,“这是我上司,挺能干的人,出生低了点,但凭双手在打拼,来这里一次不容易,来,经理,这里就我比你地位低,我敬你。”

    “谁跟你这种女人喝酒。”经理脱口而出,他扯了扯领口故意系得完美的领带,眼神飘到别处,挺恨的。

    全场沉默时,是吴太太先开的口,“黎西,我刚才没看见你,这次必须跟你喝一杯,我早听说上次秦总手里压了批货一直吐不出来挺麻烦的,我们老吴也提过这事,说还是你一个女人家家的心细,帮衬着处理好了,怎么秦总收人恩惠也不给点名分,还让人家误会我们黎西是受着你雨露的。”

    我赶紧举起酒杯跟吴太太隔空喝,酒水滑进身体里,心都是热的。

    这时候吴太太愿意出声帮我太不易。秦颂那次毕竟不是值得炫耀的事,拿出来说还有点伤秦颂面子,吴太太不帮我是应该,帮我是情分。放下杯子见她微笑着冲我点点头,我挺感动的。

    “哎,吴太太这是帮着自家干妹妹说话呢,早听说她之前跟你走的近,没想到还挺会拉拢人心的啊,这女人是不错,但比起吴太太还是差了点火候,既然吴太太都发话了,那必须得还人情。”秦颂脸偏向我,眼睛含着笑意,“你说说我怎么还你这人情债,追你无数次都不答应,可让我掏空了心思,对了,你刚才说他是哪种女人?”

    秦颂扭头片刻就全黑了脸,静等着经理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