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玩儿死

小西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里路宽,大晚上的没车来。?

    秦颂却踩重了油门,直冲冲的朝两车靠近的车尾处猛地撞去。

    车上的人都下来了,没想到秦颂玩儿这么狠,赶紧往鸟兽状散开,更容易让秦颂撞出条路。等车开远一点,后面车赶紧跟上,他把手机扔给我,“给顾琛那小子打电话。”

    我慌张的按开秦颂手机,打了几个顾琛电话,没通。

    我吞咽下口水告诉秦颂,我这两天也没联系上顾琛,可能是工地上的人困着,分身乏术。

    “没事,我们去接他。老子不信了,这时候他还要给自己洗脑那女人没任何问题!”

    秦颂是真的在气顾琛,他一次次的自我蒙蔽到现在,一个顾琛最爱的女人,和一个顾琛最信任的助手,双双背叛他。

    “可是还没证据。”

    这一天天经历的都是我亲眼看到的,可我空口白话的说,顾琛肯定不信我。

    “老子的话就是证据。”

    秦颂黑着脸,皱紧了眉头,却看得我渐渐安心,他把声音放温和许多,让我先在车上小小睡一会儿,养精蓄锐,等到了市区里,他再找地方甩开他们。

    我是真的吓破了胆,在有秦颂的时候才能松点气,头枕在车椅背上,刚闭上眼就沉睡去,再猛地睁开,心死死往下沉,紧张的去看秦颂,他耐心哄我两句,“怎么醒了,才睡二十分钟不到,周喜茂没跟上来了,估计是怕露馅。”

    听到这个,我心里压得快喘不过气的石头也没落下,直到秦颂驱车到工地上,没看见别的闹事者,估计是刚好又离开了。

    秦颂下车,摔上车门,过来抱着我下车,不让我脚再沾地,一路到了顾琛房间门口敲,开门出来的人竟然是郭昊。

    郭昊为难的看着秦颂和我,他认识秦颂,恭敬的喊了一声后说,顾琛现在去工地上作详细检查了,他过来给顾琛送点东西去。

    秦颂扫了眼郭昊手里东西,“药?他小子发烧了还跑工地?妈的,就他做得出来,算了。一起。”

    我们

    秦颂脱了鞋,把我放下来,让我脚刚好踩在他鞋子里,又上前一步,抓过郭昊手里的药往顾琛怀里放,“这女人的事,正好跟你谈谈。”

    到了摊牌这一步,我挺紧张的,虽然每一环都指向刘怡恩,可秦颂手里捏着的证据够不够还是个未知数,听完后,顾琛垂了垂眼,拒绝了,“不用。”

    他要再转身,秦颂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伸手去拦他,“喂,你他妈先听完老子说的成不成,怎么,一说到这女人你就这态度,你是怕了?你他妈早就知道的事当没看见是不是,她手上都快沾满你的血了,你他妈还”

    秦颂话没说完,顾琛一拳挥过来,快速砸他脸上。这一瞬发生的太快,我跟郭昊都没反应过来,等我们想冲上去揽时,秦颂呵止了,“都别来!老子今天就要教训教训这死脑筋,以前挨我揍没挨够?现在老子不信揍不醒你。”

    两人扭打起来,一点不让我跟郭昊掺和,我实在是怕秦颂身上的伤口受影响,再怎么说都还没痊愈,刚上前一步,却被郭昊伸手来抓着胳膊,拦下了,他冲我摇摇头。

    我看他眼神清明,心里顷刻了然,郭昊也是个明白人他知道。

    谁都没法打破顾琛障目的厚墙,可都到这节骨眼上,他必须看清。

    两人打久了打累了,不知道谁先停的手,气喘吁吁的分开,我赶紧上去扶秦颂,检查他左腹伤口,慌乱的要扯他衣服撩起来看,被他手摁住,我抬眼,他眼睛里闪着熠熠的光,冲我咧嘴笑,喘着气说,“你想看等晚上回房间老子慢慢让你看,这还有别人呢。”

    我脸涨红,刚想数落他又不正经,他先偏了脸,视线直向顾琛,气急败坏的“喂”了声,“你他妈清醒点,人家都欺负到你头上来了,就你那女人,老子有的是证据拿给你看,你敢不敢?”

    “闭嘴,”顾琛声音极冷,气氛降至冰点,他恨秦颂的眼神里,怒意滔天。

    “呵,你怕什么。比她好的女人你还怕你找不着?”秦颂说完,顾琛快速扫我一眼,冷漠的听秦颂继续,“退一万步讲,顾琛,就算是奔你小子钱去的,只要你小子手上有钞票,能给你爱的女人那么多,你就一定要死抓着这一个?人家那么恨你,顾琛,你脊梁骨不觉得寒透咯?”

    说到这,秦颂已经打算把关于刘怡恩的一切都说了,他手放在上衣口袋里摸索,抓出个东西想拿给顾琛看,顾琛却迅速上前,一把扣住秦颂的手臂,不让。

    他不看。

    到现在,他依然不看。

    “顾琛!”秦颂咬牙切齿。

    顾琛面部表情紧绷,紧盯着秦颂,一字一句道,“你是我兄弟,这么多年过来。你做的什么都对,都应该。所以我想活下去,有希望,就不该?”

    刘怡恩啊,是顾琛坚持到现在活下来的动力希望,他死抓着就像坠入深渊时的一根藤蔓,他就靠着这活了。

    “顾琛,你他妈活着就为了受这一个女人折腾了?!就等着被她玩儿死!?”

    “是!”顾琛声音也扬高许多,字句肯定,“她干什么我都甘愿,你别管。该你的那一份不少,别的,你也别想拿太多。”

    他说完冷漠的扫我一眼,又渐渐松开秦颂的手,转身朝施工处走,郭昊为难的跟我们打过招呼,赶紧匆匆跟上顾琛身影。

    我跟秦颂谁心里都不好受。一来我差点被栽刘怡恩手上,二来顾琛怎么说都是秦颂兄弟,他看顾琛这态度他心里也难受。

    被秦颂抱回到工地活动板房楼上,他开了自己房间给我,打了个电话约医生过来检查我脚上伤口,让我先进去睡一会儿,他在门口等顾琛回来,还要跟他好好单独谈谈。

    刚走到房间门口,秦颂突然回头,猛地一下对上我视线,他轻轻叹口气,又把房间门给关上了,自己留里头,拉了张凳子到我手边坐下,抓起我手温柔的裹着。

    “老子来晚了。吓着了?”

    我努力眨了眨眼,怕眼泪掉下来,就拼命忍着,又摇头。

    他越想越着急,气急败坏的低声说,“老子不会让姓刘的和周喜茂好过,这两人一个图痛快一个图利,早晚把顾琛手里的都榨干净。”

    他没多说,叫我赶紧休息,这两天我肯定都没睡上过好觉,我刚闭眼就睡着,直到医生赶了过来,到床边帮我检查脚底伤口,我忍着疼,等医生处理完后,秦颂把他送出门口,刚好撞见回来的顾琛。

    他慌忙喊住了他,等顾琛在门口停了脚步,没出一秒,另一张脸也出现在门口处,一脸担心的偏着头,讶异的问我,“小黎,你怎么跑这边来了,昨晚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才发现你手机都放家里了,怎么样,没事吧?”

    刘怡恩走进来,握着我的手机朝我递过来,刚伸到一半,被站着冷笑的秦颂“啪”的一声打断,手机应声砸在地面上,滚滑到不知道哪去了。

    刘怡恩镇静如初。

    我赶紧从床上坐起来,瞥眼见顾琛的脸色又不对了,正要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