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一定是你说的

小西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赵彪再心宽的个人,听到这话,多少不是滋味。{

    但另一方涉及秦颂,他不好说话。倒是秦颂开了口,冲孙芸芸扬着下巴,“孙芸芸,谁家都不欠你,你当你自己是猪肉,结婚就是买卖?”

    孙芸芸说那话时理直气壮,听秦颂这么一问,仍有不快,“结婚就要以家庭为重,家庭不管是结婚对象,还有父母长辈,这都算家庭。在结婚时候挑选好对象,跟对方谈条件,为了整个家族考虑,我这么想有什么不对?做人不能太自私。”

    我尴尬的走到孙芸芸身边,轻轻拉她胳膊劝她别生气,又悄悄给秦颂使了个眼色,秦颂郁闷的没多说。

    在我们看来,孙芸芸观点不对,被彻底洗脑了,人不该活成附属品,人是自由的。但站孙芸芸角度想,我跟秦颂故意相好,也算自私自利,不顾秦颂爸妈和我妈的心。

    谁的活法都没错,适合自己的最重要。

    秦颂气得摆手不说话,喊了声赵彪,赵彪应,两人就到门外头去商量别的事了。

    孙芸芸还在气,胸口大幅度上下起伏着,我劝她,“好了好了,不至于动气。我对这几个方案不是很拿得定注意,你就当帮帮我,一起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她的气这才消下去一些,眼神落在我手指头处,我耐心跟她解释,她附和着问两句,直到秦颂和赵彪都回来,才散了场。秦颂问我准备再要去哪,我手里抱着最终敲定的几个文件夹,嘴角挂笑着说,“我想找人分享一下。”

    秦颂了然的笑,打着方向盘把我送到宋景辉家门口,哪知道叶九没在,去了咖啡店。等我过去时,她单手撑在腰后站在柜台后边儿,见到我,眼神发亮,绕出柜台来,她的肚子已然圆成球状,看上去沉甸甸的。

    我三两步上去扶她,掺她到就近的一个凳子上坐好,小心翼翼检查她双脚周围,“你都快生了还这么折腾,宋景辉呢,怎么也不管管。”

    叶九笑眯眯的,正巧服务员递过来杯白开水,我双手接过,道声谢再放到叶九面前,盯着她喝了大口。

    “我没事儿,我今天才过来看看,老宋就在楼上呢,等会儿叫他下来,一起吃个晚饭。”

    我说好,再在叶九期待翼翼的眼神下,把文件夹推给她,想笑,又不禁想忍着,表情肯定怪,被叶九都看出来了,她不怀好意的把视线从翻开的文件夹上挪向我脸,惊讶得瞪圆了眼睛。

    “老板,你真的要跟秦颂结婚了!?”

    我比出个“嘘”的手势,嘴角的笑容依旧藏不住,微微点了点头。

    叶九太惊讶了,她激动的反复问我究竟是怎么回事,使的什么手腕子让秦颂手心,她说得口干,又猛喝两口水,探寻的目光没从我身上挪开过,她又说。

    “老板,你记得那时候吗你说要反玩秦颂,你,居然真的就做到了啊。”

    我微愣,也想起那段时间,苦笑着盯着桌布的纹理看,“我没做到,小九。我自己也陷进去了。”

    叶九连声恭喜我,说感情事就这样,要太计较多一分少一分,那就成不了真正的夫妻。我欢喜的让叶九帮我挑设计风格,她挺高兴的,抱着文件夹仔仔细细的看。

    叶九很少特别认真,这次下足了精力,目不转睛盯了好长时间,又问了我很多细节方面的东西,才最终指向一个风格,是我最心仪的一个,我好笑的问她,怎么会选这么个风格,太简单,我以为不是她喜好。

    叶九认真的摇摇头,再探了两眼,“老板,我觉得你肯定喜欢。”

    我目光流转,胸口微微发热。

    在等宋景辉处理好事情下楼的时候,叶九跟我提了个八卦,是说陈珂和张婷婷的。

    “这两人结婚之后老吵架,不知道为什么,老宋不跟我说,又经常半夜三更的去他们家劝,张婷婷还怀着孩子,这样了陈珂都要跟她吵架,这陈珂还真不是个男人。”

    我眼皮跳了跳,心情复杂。

    扫了眼嘀咕着犯愁的叶九,欲言又止。

    “你也别太花心思在这个上头,那两口子的事你就别好奇了,注意关心关心你自己肚子。”

    叶九脸上表情一变,笑眯眯的摸了摸肚子,“之前还以为老板你去了西藏之后不回来了,谢天谢地你还在,那我生的那天你要在的话,你得过来。”

    我莞尔一笑,“我当然去。”

    等到宋景辉急冲冲的从楼上下来,他仿佛没料到会在这撞见我,表情挺尴尬的,又扭头看一脸奇怪的叶九,支支吾吾的说,“小九,今天晚上不能陪你吃饭了,我给我妈打了电话,让她过来陪你,我马上要出去一趟。”

    叶九眼睛一转,脱口而出的问他,“你这么着急去哪?陈珂跟张婷婷又出事了?!”

    宋景辉扫我一眼,语气艰涩,“你就别管这么多了,你听话,别到处乱跑,等着我妈过来,知道吗?”

    叶九点点头,又摇了两下,伸手来挽着我胳膊,“这样,你让婆婆别过来了,来回挺折腾的,她一个老人家,我跟西姐一起吃饭,等你忙完了过来接我,我就在这,点外卖来吃。好不好?”

    宋景辉是真着急着要走,连说两声好字,再嘱咐了叶九两句,叶九嘴上说烦死了烦死了,脸上的笑又清晰可见,直到宋景辉走,她撞见我眼神,更豪爽的嘿嘿一笑,“老板,咱们吃点什么?”

    我看着宋景辉远去的背影,心里不是滋味。

    吃着饭时,我手机响了响,叶九还在高兴的分享大肚子的一些趣事,我嘴上还有笑,扫了眼电话屏幕的短信内容时,有点笑不太出来。

    走后一个多小时的宋景辉给我发短信,问我张婷婷肚子里孩子不是陈珂的这事,是不是我造的谣。

    他用了“造谣”这两个字,那说明那孩子是陈珂的。我默不作声的把手机捏手里,在屏幕上快速点了两下,叶九看见了我动作,朗声问我干什么呀,我笑笑说,“查岗呢。”

    叶九拉长音调的“哦”着打趣我。再放下手机时,短信又发过来。

    我不是不信你,但现在张婷婷说只有你知道你这事,也用这事威胁过他,现在被人用匿名邮件发给陈珂让陈珂知道了,她肯定就是你说的。

    之前张婷婷把我惹毛那次,我收拾过她。请吴太太帮我调查的人回了张婷婷工作上的事外,还有点别的。

    关于她的一个初恋情人。

    两个人好了好几年时间,但对方是个高中辍学就到社会上混的人,跟张婷婷同居了很长段时间,张婷婷家里人非常反对,才逼她跟她初恋分手。

    她初恋后来一气之下去了外省,不久前回来了一次,跟张婷婷见面,那一次就是在张婷婷受孕时间左右。

    张婷婷这孩子来得突然,又不明来源。

    这事我的确知道,也用这个要挟过她,单单提起她初恋情人的名字她就吓得慌了神色。但不是我说的。

    我依然坚定了态度回复宋景辉,宋景辉再发给我的回复透着点无奈。

    他暗示我最近先别跟叶九接触了。

    我扫了眼正皱着眉头吃蔬菜沙拉的叶九,在短信里回复宋景辉,我说好。

    这段时间张婷婷肯定不会就此罢休,陈珂也是。再跟叶九多接触,只会给她惹一身麻烦。

    刚跟宋景辉聊完,对面叶九突然抬头,疑惑的在我脸上和手机上来回扫,问我怎么了,我微笑着说,“没有,等你生产那天,提前叫宋景辉给我打电话,我去看看你。”

    叶九不疑有他,笑眯了眼,“好,那你一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