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秦颂的秘密

小西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颂妈没买任何一条小狗,在车上,我试探性的问她是不是没挑上喜欢的。[

    我当然知道秦颂妈是在说玩笑话,但隔天我轻车熟路的到秦家后,客厅里多出个小影子,是秦颂妈看过的那条狗。

    当时狗舍老板抱出来的就是这条,卖力的介绍这狗爹妈都是赛级的,模样生得一等一的好,他还拿出证书来给我跟秦颂妈看,眼神时不时往秦颂妈昂贵的衣领处扫,眼神里透露出商人的贪婪,是想狠栽一笔的表现。

    这世界上的生意人左不过都是经营着自家店面,分大分小店里就图目前的收益最大化,而生意做大了,就更明白把目光放长远。

    所以这狗舍老板天花乱坠的吹嘘这小泰迪,把它身价爆出的数,对我来说,算天文数字了。

    秦颂妈当时没买,肯定不因为钱,而这狗送她家里来,也不会是她再重返回去买的。

    我问抱着狗狗去院子的佣人,这狗是谁牵回来的,她摇头说,“是一个陌生的先生送过来的,不高,很瘦,皮肤白白的,看起来挺漂亮,要不是头发短,倒不像个先生。”

    她把小泰迪放到院子里,小泰迪呜呜直叫,双脚不停摆动的踩到软草地上,埋着头到处闻着。

    跟我猜想的一样,这温白不知道什么想法,故意毒死秦家的狗,又给秦颂妈送来一条。

    “那太太呢?没在吗?”

    我回头打量通往二楼的楼梯,此时略显空荡,秦颂和秦国安都没回来,秦颂妈没出现。

    佣人想也不想就说,“太太跟那位先生出去了。”

    跟温白?我有些惊讶,但想秦颂妈昨天去一遭狗舍,肯定是有所打算的,现在把温白给勾出来,是准备想干点什么了。

    秦颂妈没在,我也没打算走,在院子的白凄铁椅上坐下来,弯着腰,把手往下伸,逗弄小泰迪湿凉的鼻尖,它感觉到我手指,害怕的往后缩了缩,但又凑回来,吐着舌头在我指头上舔两下,我感觉湿湿热热的,再伸手去轻摸它脑袋。

    一上午时间,我跟小泰迪关系搞得还不错,它很亲我,没多久就在我脚边撒欢的转,我看它活泼样子,心情愉快一些,佣人给我奉了些茶跟糕点,说刚才秦颂妈往家里打来电话,说先不着急回来了,如果我没什么事,可以留秦家等她。

    我想想可能是她有什么想跟我说的,便留了下来。坐过一会儿,我问过来添茶的佣人,看她年纪不大,就闲聊般问她来秦家多长时间了。

    她挺拘谨的,就说来这时间不到两个月,接替之前没看好泰迪的小安,我笑着点头,含了口茶,从包包里摸出一支新口红,塞她手里。

    “芳芳?对吧,我这口红是新买的,还没用过,但颜色不适合我,你拿去用吧。”

    芳芳挺诧异的,连连摆手说不能收,我坚持,提醒她这只是些小东西,我也用不着,扔了可惜,索性给她,算不浪费。

    我盯着她年轻透亮的脸,粉扑扑的很显只是这年纪的女孩儿总在爱美到会打扮的尴尬区域,她稀疏的眉间扫了一层粗细不大一样的眉粉,填实了眉毛颜色,仅看这轮廓,不知道练了多少遍。

    芳芳推脱了好几次,还是收下了。她紧抓着口红在手心里,神色慌张的偷扫我几眼,我微笑着把杯子往她面前伸了伸,“帮我添点茶,成吗?”

    她可能想我会说点别的,可我继续在逗小狗,再没多说一句话,芳芳怅然若失的给我添好茶,几步后又回头看看我,再进到里屋。

    在秦家,我的确需要个人。待久的年纪大的都是秦家人心腹,哪是用小钱小惠就能收买的,偷鸡不成,反被秦家人误以为我还没过门就要干涉秦家内事,手伸这么长,太难看。

    等芳芳再出来,她挺紧张的,我微笑着宽慰她,“我看你年纪不大,以后这些我匀出来的小东西都归置归置送你这来,改天我问问太太,这合不合秦家规矩。”

    芳芳到底年纪还心眼少,她一听我会主动跟秦颂妈提,又没表现出让她要帮我卖命的姿态,就宽了心。

    秦颂妈一直没回来,我挺期待的。一来想等她回来后带来温白那边的好消息,二来她没回来,秦宅没主子压着,我视线老时不时的往楼上瞥,视线仿佛会绕弯子,能扫到秦颂的门口,推开门,再看到里面熟悉的大幅画框,画框后面藏着什么东西,是秦颂故意想隐瞒我的。

    那是秦颂的秘密。

    又在等了一会儿,连小泰迪都陪我玩得无聊,在草地里解决了排泄问题,摇着尾巴

    我手指头在手肘搁放的铁质白漆的茶几上划圈圈,有点发泄不满般提醒他,“顾总,这不是我刻意隐瞒,是我真不知道究竟还有什么,或者您可以提示我一二,让我顺藤摸瓜的,可能会想出点名堂。”

    这些顾琛要从我嘴里掏出的过去,不可能只是简单的用来怀念刘怡恩的吧,他这么着急的要我一个答案,是刘怡恩那边给他放出点什么线索来,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而这希望,跟我和刘怡恩曾经相处的过去又关系?

    “你想想现在的秦颂,再试试看顺藤摸瓜。”

    他反讽我的低声讥笑,像十足的邪祟,听我气得对着电话听筒里大喘气,他才又提到个人,“我那侄儿,好像最近挺麻烦你未来丈母娘的,你要是站不好位,下场会很难看,你在想出我要求前,任何事三思而后行。”

    顾琛的话模棱两可,却让我警铃大作。他是知道秦颂妈想对付温白,她顺在还拉上我一起。

    可挂断电话前的顾琛,竟然在提醒我站位。

    在这件事上,我除了站位秦颂妈,我那未来的丈母娘外,还能站位谁?

    顾琛莫名其妙说这话,让我感觉太奇怪了,可又不知道如何放在心上,等到秦颂妈回来,她表情不是太好,紧绷着侧脸从走廊进来,斜眼扫了跟出来的芳芳,和她身边绕着她腿转,又小心翼翼跑上来嗅秦颂妈鞋尖味道的小泰迪。

    她蹲下来,拍拍小泰迪的脑袋,笑得很勉强,眼角挤出的纹路带着倦意,她视线突然扫我跟前来,楞了一下,或许没想我会等她到天黑,她笑了笑,走到我跟前来,双手环抱在胸前,“今天晚上夜风有点凉,我叫阿姨给你带件衣服,你穿着走,回家别感冒了。”

    我见她这样,尤为担心,张口想问两句,但她好像不太想开口,表情恹恹的,伸出手指不停捏着鼻梁,我说了几句贴心话,无非是让她早点休息,睡前洗个热水澡,再喝杯温牛奶,她笑着说好。

    等我准备要从秦家离开时,秦颂妈突然“喂”了声,叫住我,再喊我名字,“黎西。”

    她没再叫我黎小姐,或者别的,我回头望她,假装平静,手紧握成拳头,心里打鼓般紧张。

    “女人是不是应该干涉点男人的事业,才不至于在这深宫大院里待得太荒凉,被别人看见,还是要挨笑话的。”

    她这话被我听进心里反反复复的品,到车上看着一闪而过的霓虹灯,我突然意识到一点很可怕的事。

    这次秦颂跟秦国安的离开,温白要么知道,要么就有所参与。

    两者之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