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秦颂啊,这个混蛋

小西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平安送宋景辉到家,在小区门口大老远的就能看见个身影,现在天气热,孕妇身体虚,站不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叶九等了多久。~

    很快,她迫切的眼神扫来这边,马上发现我们,大腹便便的往这边跑,一把投进宋景辉怀里,她死死抓着宋景辉手臂,脸贴在他胸口上蹭,庆幸的口吻不停说谢天谢地。

    “咱妈那边我什么都没说,女儿哄好睡觉了,你赶紧回家洗个热水澡,好好休息一下,你肯定累坏了。”叶九抬起脸,泪眼婆娑的伸手摸宋景辉疲倦的脸颊,半句指责话都不说,也不提昨天发生过的事。

    宋景辉空洞的眼神才恢复了神色,于心不忍的滚动喉头,刚说了个“对”字,就被叶九微笑着打断了,“走,先回家,你肯定饿了,我做了一桌的菜,都是你爱吃的。”

    她手去缠宋景辉手指头,要牵他往家走,

    我望着他们一步一步远去的背影,这过程里两人还扭头说了什么话,期间叶九笑出了声,那声音清脆又明亮,像在她周身晕开了光。

    或者女人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就希望男人好。而现在的我也这样。

    我把人给吴太太送回去,给她打电话道谢,吴太太没放在心上,说她还麻烦着我每个月忍着不高兴陪她去监狱里看汪文,一直都麻烦着我。

    就在所有事都差不多解决完时,秦颂妈得知了这事,她要我马上赶去秦宅,我过去后,秦宅冷冷清清的,偌大的客厅就开了两盏灯,不算太暗,但足够压抑。

    秦颂妈坐在单人沙发上,单手扶着太阳穴,闭着眼睛,眉峰急蹙。芳芳正往她面前的茶杯里添水,她见到我,表情扩开了点,在笑。我也冲她笑笑,又对她摇摇头,她顿悟后,赶紧收回了神色,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就下去了。

    等芳芳走后,秦颂妈才缓缓的撑开眼皮子,缓悠悠的问我,“来了?”

    我点点头,坐到靠近她的地方,她也没主动开口说话。我感受到她身上渡来的隐隐怒意。

    她是生气了。

    “抱歉,今天解决了一点朋友的私事,耽误了点时间。”我主动认了错,引开了秦颂妈的话匣子,她轻轻拍了拍座椅扶手,声音发紧,“黎西,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我儿子我老公音信全无,人家对方都上门挑衅来了,你怎么就一点不上心,虽然你还没嫁进秦家来,可就应该从现在起做好秦家人本分事,其他的闲事你还是少管,别在这时候给秦家添岔子!”

    我知道她是太着急上火,一整天都在家等着消息。不仅我这边,秦颂妈应该已经出动了亲信打听秦颂和秦国安下落,为的就是确认他们平安。

    话虽然刺耳,但她现在有意拉我跟她一个站位里,我知道她是信得过我。

    我把秦颂妈面前的茶杯托起来,往她面前一送,“我知道,这次是我没考虑周全,秦姨,你那边得了什么消息吗?”

    秦颂妈勉强撑起身体,扫我两眼,拿过我手中的茶杯,往嘴边送,她抿了口茶,才缓悠悠说道,“没什么实质性进展,两个人先坐飞机到的杭州,又从杭州消失了,没其他行程进展。”

    她这么说,那肯定是确定了人不在杭州,这两人去了别的什么地方,我抿了抿嘴唇,“是坐汽车?去的上海?”

    他们没选择坐别的交通工具,是因为需要身份实名,只可能是坐汽车离开,而杭州附近很多城市,我脑子里蹦出的地点就是上海。刘怡恩房子所在处,秦颂跟秦国安最可能去这里。

    秦颂妈怅然若失的点头,同意我说法,“我最开始想的也是这地方,以前秦国安就经常去上海出差,我们秦家经常走上海码头出货,但我联系了码头那边的少东主,说没有跟秦国安联系,他们不是去码头看货了。”

    我若有所思,埋着头思索一阵后,又问她那顾家在上海有没有驻扎的业务。她反扫我一眼,“你之前在顾家分公司干了这么长时间,你不知道?”

    我听后一愣,抱歉的笑笑。是没有。

    我关心则乱,这么浅显的问题就脱口而出。秦颂妈苦着脸,摆手示意我先别多想,现在天晚了,等明天看秦颂那边会不会有消息。她起身要上楼梯去休息,问我要不要就留这休息,她让佣人收拾一间客房给我。

    我想了想,说好。

    我留在秦家住。是芳芳给我铺上的新床单,她嘴巴上涂着我送她的口红,色号很日常,我抄着手看她收拾得挺高兴的,就跟她对话两句,问她今天有没有人来秦宅,芳芳说有。

    我一下提了精神,问她都来了什么人,她偏头想想,说自己不认识。

    说到这,我想可能是温白来了,就让她形容对方模样,芳芳抱歉的说自己没看见,当时忙着在庭院溜小泰迪,我没强逼她,又从钱夹里抽出今天才取出来的钱,塞给她几张,“你拿着,给自己再添点衣裳,你今天抹这口红,很好看。”

    她见我这样,手不知道该怎么放,有点苦恼的跟我道歉,说今天开始一定会注意来秦家的人都是什么样子,我拍拍她肩膀,宽慰她别这么放在心上,她才抱歉的收拾好床,从客房出去了。

    我脸贴在客房柔软的枕头上,细嗅还有崭新的味道,眼神所及之处,是客房的小阳台,摆了张单人铁质椅子在那,孤零零的。

    没想到我留秦家睡的第一个晚上,竟然是秦颂没在的时候。我甚至不知道他现在在哪,究竟在干什么。

    我脸在枕头上蹭了蹭,等到钟表时间滴答滴答的走到凌晨两点,我从床上起来,掀开被子后,双脚踩在软毛毯上,踢开旁边的鞋,光着脚走到门口,拉开门,再轻轻的踩在走廊的木质地板上,到秦颂房间门口,手拧开了房间门。

    快速进到秦颂房间里,我轻轻把门带上,长长吐出口气,起了一背的鸡皮疙瘩,总担心被人发现。

    我不敢再浪费时间,抓紧走到房间挂画的墙壁面前,一把推开了壁画。果然。

    在壁画后面放着一个保险箱子,跟书房的保险箱一模一样,也就是说,我仅有几次机会能试密码,如果超出次数,就会发送警报信息给顾家。

    做贼的感觉并不好受,我在衣摆上擦了擦手心的汗,才敢伸手去试保险箱的密码,可是,数字会是多少?

    紧张则乱,我竟然想不到可能会有的数字,只能先闭着眼,深深呼吸几口气,让自己放空脑子,再去想,想秦颂这个人。

    每个人性格不同,行为不同。如果是秦颂,会以什么为保险箱密码?

    我首先试秦颂生日,不对,又舔着脸试了我的,也不是。不敢再乱试,我索性打了个电话给顾琛,问他可不可能猜到秦颂的密码。

    现在时间晚,我打电话过去却很顺利,接通电话后的顾琛没抱怨,但听到我问题后,却耻笑,“我以为你有点脑子会知道现在最关键的是跟我合作,你给我我要求的,你就能从我这里获得你需要的,你想凭你自己能力盲目的找?你这么信得过自己?”

    “多试一试没有坏处,如果顾总不愿意在这时候帮我,您直说,我马上挂断电话,就不麻烦你了,可是刘怡恩那边,我可能也不会太分出心思去想之前跟她究竟牵扯过什么,顾总,看您怎么选。”

    “呵,你威胁我?”

    “顾总,我们现在都有求于对方,别说得这么难听,我再问顾总一次,秦颂可能以什么为密码。”

    我攥紧了拳头,屏住呼吸等顾琛答案。能试的次数已经不多了,要是没试出来我有大麻烦不说,最会让秦颂妈再不相信我,无论我出自什么目的,这么堂而皇之的开秦颂保险箱密就是个小偷行为。

    歇了半晌后,秦颂才冷冷说,“多观察保险箱。”

    观察保险箱?

    他这话说得怪,我依然仔细打量保险箱模样,普普通通的,没什么特别,我把我看到的都告诉了他,他又问我,这保险箱我觉得会是什么时候有的。

    我脑子一转,“秦颂大学时候?等等,他大学时候的学生证的数字,是六位吗?!”

    这保险箱的密码,最可能根据当时情况设置!一看这保险箱成色,应该用了段时间,但是能有报警功能,不会超过十年,也就是说,最可能是秦颂大学时候用的。当时秦颂一个学生,最怕麻烦,他会用什么当密码,而且他当时也没什么秘密。

    只会是最简单的。

    原以为顾琛不会知道,没想到他马上就报出一串数字,我马上手指发抖的用这数字试了一遍。

    屏住呼吸的盯着面前静静的保险箱突然咔嚓一声。

    开了!

    要不是时机不对,我真想惊呼出声,赶紧不管顾琛的挂上电话,按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对着保险箱扫去。

    我惊喜的笑容挂在脸上,

    而我的手,也一直举着手机,迟迟的无法做别的动作。

    这被我千方百计想打开的保险箱里,没放太多东西,只一个被架起的相框,干干净净的霸占着整个保险箱,而相框上的照片,赫然是我大学时候的。

    我对着一个地方灿烂的笑,这角度,是我一个大学朋友给我抓拍的,之后发给我。她拍的很好,当时夕阳的余光正撒在我头顶,光线盖住我一小部分脸,微笑却又完完全全的展露出来。

    直到现在,我脸上再少出现这样青春洋溢的笑容,而我当时为什么笑着,竟然丝毫想不起来。

    我盯着这照片良久时间,久到我恍惚着不知道自己到这来的目的,我的眼角慢慢的流下眼泪,很莫名其妙的,但

    秦颂啊,这个混蛋。

    他一早就想到我会偷偷的来开他的保险箱,设置成跟他大学有关的数字密码,把里面的东西转移了不说,还把我大学的照片放进来。

    他在传递给我的信息,是他会没事的。

    看他多聪明啊,能神机妙算的知道我动向,也能化险为夷,平安回来。

    他要我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