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女人最了解女人

小西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气氛突然变得伤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不知道该再跟顾琛说点什么。或者秦颂在这,听到顾琛这么一番话,一定破口大骂,想让他清醒。我跟顾琛没有十几年感情,甚至还有不断堆积起来的仇恨,我不劝他,我劝不了。

    我们暂时住在刘怡恩家里,顾琛依然住刘怡恩房间,我挑了之前的房间住着,躺在柔软干净的床上,我在想,对于我们的出现,刘怡恩到底知不知道。

    没多久我就彻底入眠,等撑开眼皮子不远处的窗口翻出渐亮的天,我扫了眼旁边的窗帘,彻底清醒。我来不及穿鞋,光着脚跑到顾琛房间门口,猛敲了好几下,等门缝拉开后,我紧张的推开他,在他房间里绕一圈,试图找出点东西。

    可什么都没有。

    我再转身时,顾琛抄着双手,好整以暇的看我,我才解释,我房间有人去过。

    “我睡觉不可能不拉窗帘,这是我从小到大的习惯,稍微一有点光我就睡不着,可是我早上起来,窗帘是拉开的。”

    他听我说完,垂下视线,平静的告诉我,是他去过我房间。我微愣,挤着眉头问,“你去过?”

    他“嗯”了声,伸手过来轻轻拽着我胳膊,拉我到房间外,下楼,再送我到餐桌边的餐椅上坐好,独自进厨房,花了点时间后,端出两份早餐出来,一份搁放在我面前。

    我把漂亮的白磁盘往前推了推,紧张的问他,“你这个时候没必要为了刘怡恩瞒着了吧?她晚上都到我房间来了,难道她没去找过你?”

    “是我去的。”他一如之前的肯定口吻,再用银叉切开盘里的荷包蛋,“当时我发现楼下有人,又忘了关窗帘。”

    他咀嚼完嘴里的食物后,如是说。

    我眼珠子一转,略微抱怨追问他,“那你晚上来我房间干什么?也不说一声。”

    顾琛一笑,又把盘子里剩余的煎蛋吃掉二分之一,再说,“我记得你好像认床。”

    所以?

    听到这话,我脖子一麻,不知道该怎么接,索性不再问他。这次我知道秦颂位置后,就跟顾琛桥归桥路归路,他到底想干什么,我懒得猜。

    吃过饭,顾琛自然的端着盘子到厨房去清理,我到客厅角落位置拨了个电话给秦颂妈,现在时间正早,没想到她已经起了,刚响一声就接起了电话,她紧张的“喂”了声,又紧紧追问,“黎西,你们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去找人啊,都急死我了。”

    我赶紧安抚她,说现在正要去找,她在上海当地找的人可以从这时候就跟着我们了,至少她能实时知道我们行踪。

    我告诉她我手机可能马上不能用了,联系不上是正常的,我深吸一口气,郑重的对秦颂妈说,“我一定带秦颂回去,秦姨,放心。”

    良久后,她深深的吐出个“好”字。

    “我没看错人,黎西。”

    我心头一热,咬着唇晃眼扫到出来的顾琛,

    一切准备就绪,我

    但渐渐的,连我都看出来这司机在绕路,曾经走了两遍的路,这是第三遍,我扭头看顾琛,他闭着眼睛在小憩,一脸平静,只是搭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在轻轻的敲着。

    我再扭回头,心在打鼓,故意咳了一声。顾琛的手指动作停了,缓缓撑开眼皮子,扫我一眼。我赶紧眼神示意他看前面司机,无声问他究竟怎么回事。

    难道这司机一直不是顾琛的人。

    哪知道我皱着眉头干着急,他却突然扯着嘴角笑。我愣了好一阵后,再见他又闭上眼,恢复刚才悠闲姿态。

    他是一直都知道的?

    车始终在开着,漫无目的的,我想开口问,又忍着。直到我注意到,这车这么做的目的,是在甩掉后面的车。

    是秦家人的车。

    他七拐八拐的在大小道上穿行,故意挑了些刁钻的路子走,眼看着后面的车一个个被甩开,我不能坐视不管,就开口问司机,“师傅,我们这是要去哪?”

    司机不回话,依旧专心打方向盘,挑好角度甩掉后面车,一辆接着一辆,我不禁看了好几眼,发现几乎已经没有像在跟着的车了。

    而我们所在的车身,才开始慢慢向目的地行驶。

    一路到了地方,司机踩下刹车,顾琛从容的下车,我

    一开始我以为秦颂和秦国安在这,但跟秦颂妈联系后得知,他们没在这,而司机这趟送我们过来,是找刘怡恩的,所以恰好刘怡恩在码头上?

    司机从车上下来,朝我们比划个请的手势,我们跟上后,在码头靠海的地方站住,一辆游艇在翻腾的海面上停好,靠在往下走的楼梯边上,上面两个男人抬着头注视我跟顾琛,是在等我们下去。

    我拧着眉看顾琛,他脸色变得难看。

    顾琛怕水。曾经在俄罗斯温白就用这招整过顾琛,没想到这次到刘怡恩这,她还故意挑了个码头的地方,眼看着脚尖前是不断汹涌吞噬最底层一两个台阶后又收回,再反反复复的海面,压根不会因为顾琛的恐惧而变得温柔。

    “二位,请吧。”

    司机在催促。我有点担心顾琛不在状态后会出事,他的脸已经惨白如纸,眼神却定定然,脚下迈出去一步,紧接着第二步。

    不知道他在心中下足了多大勇气。他今天故意精致打扮过,虽然平时顾琛的装扮向来一丝不苟,可今天多了几分人情味道。打理干净的下巴微微抬了抬,是同意的意思。

    我迈出一步,走到他前面,拦住他身体部分,开口说,“我先走吧,你跟我后面。”

    这时候我跟顾琛是一条船上的蚂蚱,我不能让他出事。他稍稍抿了抿嘴,眼神深邃的盯着我几秒,就往后退了退,给够我空间。

    我朝他点点头,伸手抓着他胳膊后,就开始看脚下的路。我故意走慢一点,给足顾琛时间。

    我没时间回头看他,勉勉强强牵他到船边,自己先一步脚迈上了游艇支出来的小台子上,再回身,冲他伸手,示意他过来。

    顾琛立在倒数第三阶台阶上,海水稍稍漫湿了他鞋面,他目光盯着我掌心看了几秒后,才朝我伸手过来。

    我拉他到游艇上,看他双脚踩在船内,才稍稍松口气。

    进到游艇里,才发现人不止两个。加上游艇里待着的,总共有六七个至少。等我们站稳,游艇发动,直往某个方向开。

    现在靠秦颂妈的人手是不行了,只能靠着自己,当我还算庆幸时,已经有个领头的站出来,朝我跟顾琛伸手,指了指游艇里的房间,“你们到那里面去,衣服都给你们准备好了,换上。”

    这是在清我跟顾琛东西了,我扫了眼顾琛,他从容的往房间门口走,我硬着头皮跟上,等到船舱里,见房间床面上搭放的衣服,跟睡衣一样,很薄,微微有些发透。男款还好,我盯着手中的女款看,就是个吊带真丝睡衣。

    我怒气直冲头顶。这刘怡恩是故意给我难堪的。等我们都进去后,船员直接关上房门,任凭我怎么敲门都不开,我着急了。这房间就这么大,让我跟顾琛都在里面换衣服,想想肯定也是刘怡恩计划好的。

    她现在全然暴露了,倒不用为了自己的面子遮遮掩掩,就大方的想羞辱我。等我转头想跟顾琛商量时,他已经脱掉了上衣,我赶紧闭上眼,面红耳赤的吼他,“你干什么!?”

    “换衣服,等等就换你。”他那么从容淡定的说出来,我只能烧着耳朵等,尽量别想现在的处境。

    直到他手掌搭在我肩膀上,我条件反射的撑开眼皮,又后退两步,故意甩开他手后怒瞪他,“你干什么?”

    他把手中的另一套衣服递进我手心里,“该你了。”

    我手里捏着衣服,极其不甘愿。这房间四四方方的,很没一个能遮身的地方,刚好这床上都只剩个木板面,连个床单都没有,根本无处可遮。

    我赤红着脸,听门外已经有催促声,我只好让顾琛背过去,我快速脱掉身上衣服,把吊带裙给换上。

    这裙子上了身,更显出刘怡恩要羞辱我的意思,吊带只有一指宽,领口开得很低,能看出点名堂,而下摆只到大腿的二分之一位置,我连腰都不能弯哪怕一点,不然直接春光乍泄。

    这女人总是最了解女人,知道怎么让对方难堪,我不情愿的不想出去,而房门已经从外面被打开,一个男人的眼神探进来,先看了顾琛,再看我,眼神突然变得浑浊,我浑身一颤。

    这时,顾琛不着痕迹的往我面前一挡,遮住那人视线后,冷声问他,“还有多久?”

    那人不耐烦的吼了声,“着什么急,还早得很,你们赶紧出来,要搜身了。”

    我大惊失色,衣服都换了,怎么还要搜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