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我活着有用吗

小西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对孟三来说,他肯定想彻底弄死秦家两个人。<

    这次真可能是刘怡恩意思。

    她想给这里四个人中的一个人一条活命机会,只要到明天早上前,其余三个人死在这地方,就有一个人可以出去。到时候无论是谁都可以活命离开。

    这就是游戏规则,要么四个人都死在这,要么四个人中活一个。

    孟三的声音戛然而止,剩下的是整个房间里稀薄的空气,我勉强呼吸,猜想刘怡恩这样做的意图,她是为了顾琛?

    刘怡恩恨透顾琛,更是不想让他就这么死了,她在抛橄榄枝,让顾琛唯一有活命机会的人是她。她又太了解顾琛,这样时候顾琛是最冷血无情的,只要这里面人没有她刘怡恩在,顾琛就不会为了任何感情而放弃自己好不容易保下来的性命。

    等顾琛活着出去,见到生还后的第一缕阳光,他会是多绝望。

    这对刘怡恩来说,是天大的好事情。

    在孟三宣布完这次游戏规则后,房间里久久没人说话。

    顾琛突然往前迈了一步,他刚一动,我身前方的秦颂明显感觉到,他快步过来,一把抓住我胳膊,生硬的拉我到他身体后,完全护住我,自己正朝着顾琛方向,手悬空,指着顾琛的脸警告说,“顾琛,我警告你,你别打主意到她头上。”

    顾琛嘴角微微上扬,他伸手,捏了捏鼻梁,开口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在喊秦国安,“秦总有什么打算?”

    他把话锋抛向一直没开过口的秦国安,而我正巧回头看到秦国安扫来的眼神,他正看着我,眼睛里闪着精光。

    而我突然看懂了秦国安眼睛里的意思,也明白顾琛为什么要问秦国安。在这里,秦国安是最不想保自己命的人,他无论如何都要保秦颂离开。

    他不愿自己儿子在他的一次失误里牺牲。

    秦国安没说话,但他明白顾琛的意思。顾琛也没再等秦国安,又声带讽刺的问秦颂,“所以,你已经做出选择了?你想选你女人,而不是你父亲?又或者你想拉着你父亲跟你和你女人陪葬,是这个意思?”

    这话问得秦颂没话接,但他手臂越来越僵硬的模样刺痛了我的眼,我站到他身体旁边,去跟顾琛对话,“你不用在这时候用道德绑架秦颂,他当然会选他父亲。我在这里陪他就好了。”

    孟三的话还萦绕在我耳边,如果这次四个人必死无疑,还不如就真的再相信一次,就算孟三撒谎,那最坏的结果也是四个人久留这里。

    如果谁真的离开这,我希望是秦颂,也不想是他。

    在父亲,兄弟,女友,都在这地方久留,出去后的他,心里阴影会有多大?秦颂是很坚强的人,但他不冷血。

    同样我不希望是顾琛,被他跟刘怡恩之间感情影响了一次又一次,我没那么好心肠还想他能离开这继续跟刘怡恩相爱相杀。

    只有秦国安,是我跟秦颂都想送出去的人。这也是为什么顾琛会主动挑衅让秦国安先收拾掉我。

    表面上看,我跟顾琛是两个分散的个体,我们谁被解决了都对秦家两个人而言是巨大优势,但实际上我

    见顾琛表情冷漠,他理智的声音提醒秦国安一次又一次,我这才看清自己跟顾琛之间的鸿沟有多明显,到这一步,他竟然还能理性的分析局面,找出对他最有益处的方法。他活到现在,还没活够。

    “闭嘴。”秦颂咬牙切齿,他已经气得浑身发抖,在顾琛一次又一次的诱惑下,秦国安已经立场不坚定的想要照着顾琛说法来做。

    秦国安不是这么不理智的人,但他一心想保秦颂,我跟顾琛都是他眼中钉,收拾谁都要收拾。

    “你别把注意动到她头上,滚出去,从这地方滚出去。不然老子第一个先收拾你!”秦颂不愿顾琛再巧舌如簧的引诱秦国安,对他而言,他进退两难,只能做到这一步又让秦颂非常恼怒,他把怒意全撒在顾琛身上,三两步过去,一拳砸在他嘴角上。

    顾琛没站稳,身体晃荡两下,脸扭到一边偏着,等他重新站直身体后,伸出指腹摩擦他嘴角的血,“秦颂,你想清楚。”

    说完顾琛斜了我一眼,那眼神深不可测,我心里不是滋味的看他马上扭头就往门外面走,彻底消失在房间里。

    等顾琛走后,秦颂喘着粗气就要炸毛,他手胡乱碰着头发,单手叉在腰间,但眼神又不肯在我和秦国安身上离开,他在怕啊。连秦国安稍稍一个动作,都能让秦颂紧张。

    这一切被秦国安看在眼里,他自然不想自己儿子是这种表现,他嗤笑着,破口辱骂秦颂,“所以我养了三十年的就是这么个废物东西?到这时候了你还在保一个女人?你眼睛里还有没有秦家!我告诉你,这一次要是活命的不是你,我死了都当没你这个儿子!”

    “爸!不是的爸!”秦颂故意强忍的委屈在我眼里像刀,一下一下往我心脏上刺,他被自己父亲误解,又不得不在这时候做出选择。可他要怎么选。

    他想让秦国安和我活,我和秦国安都想他活着。

    “你记着,你生下来肩上扛的东西就跟别人不一样!你别以为享受了之后就能什么都不管,你是秦家人,你要维系整个秦家!你想想你还有你妈!你难道想让你妈白发人送黑发人吗?!你让我怎么回去面对你妈!”

    秦国安激动的上前靠近秦颂,手抓着他肩膀不放,眼神死死盯着秦颂痛苦的脸,他在逼秦颂做决定,即便方法这么**,这么伤人心,但这也是一个父亲最后剩的办法,别无他选。

    “你不是几岁的小孩子了,知道权衡利弊。等你从这里出去,你有的是时间,别着急,慢慢的给秦家复仇,你要好好照顾你妈,别让她天天哭,只有你可以!”

    秦国安咆哮着,秦颂一脸痛楚,他伸手,放在秦国安抓他肩膀的手上,他试着张了几次嘴,都发不出一个音,最后勉强着,才能凑成一句话,“爸,我不能活。”

    我心脏像被一只手紧紧拧着,呼吸不过来,秦颂继续说,“我父亲在这,女人在这,兄弟也在这,你让我手沾着三个人的血从这里出去,爸,我要这么做了,我跟畜生有什么区别?”

    秦颂话刚说完,秦国安一拳头挥在秦颂脸上,秦颂踉跄两步摔倒在地,秦国安没停下动作,手臂颤抖着,拳头如数砸在秦颂身上。

    “你这个废物,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考虑这些,我要亲手打死你这个废物,我真后悔当年就生了你一个!就当我没生过你这样软弱无能的儿子,一了百了!”

    我实在看不下去,赶紧去抱秦国安胳膊,制止他别在这时候打秦颂了,“叔叔,您别这样,您先冷静冷静,现在要解决的不是你们父子之间的误会,还有外人在。叔叔,秦颂有顾忌,但您没有,您懂我意思。”

    我哑着声不停的劝秦国安,我哆嗦着好不容易说完一整句完整话,秦颂的浑身一僵,秦国安也慢慢消了火气,他立在原地,听懂了我意思。

    这里除开他外,剩下的我跟顾琛,都是秦颂不愿意也不肯对付的人,但恰好我跟顾琛对秦国安来说,又构不成威胁,处理掉我们两个人,只能靠秦国安。

    秦国安听完,扭头看着我,眼神深不可测,他在探测我话里究竟几分真假,他不信这话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的。

    我还紧紧抱着秦国安手臂,不想让他再伤害秦颂,又尽量让自己脸色看起来没那么多对死亡的恐惧,我在尽力,但情绪骗不了人。

    秦国安嗤笑说,“你为了我儿子,都不怕死了?你确定?”

    我摇摇头,又死咬着嘴唇摇摇头,“我不是不怕死,叔叔,我特别害怕,我没这么近距离面对死亡过,希望您能理解,但是我出去没用,我出去了谁都对付不了,真要有个人能出去,我希望是秦家人,如果你们最后谁出去了,我又看不着,叔叔,我只有一个要求,帮我照顾好我妈妈余生,我活这么大,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她。我没好好陪她。以后也陪不了。我希望以后,我妈能过上很好很好的日子,我希望叔叔您能答应我这个。”

    我说着说着,止不住的哽咽,不停抽着气,觉得难堪,只能稍稍埋低了头。这时候所有的理智都抛在脑后。我不是不想出去,我一想到我妈就想活着。但我活着出去,只会激怒刘怡恩,惹她再起杀心,她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我,也最可能轻易的就除掉我。

    谁不想赖活着,即便一无是处一无所有,可我活着有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