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如果我没活着,你记我久一点

小西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国安盯着我脸良久,他在审视我话里真实几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顾琛想让秦国安首先除掉我,而我想秦国安先解决顾琛这个外患。

    我跟秦国安的交易被秦颂的一句咆哮中断。

    他扬着颤抖的手指,能看得出他脸上装满的愤怒,他靠我旁边来,单手掐着我脖子,通红的双目里写满恨意。他嘴唇凑我脸边,咬牙切齿的问,“你为什么要过来,嗯?”

    我张了张嘴,尽量掩饰自己情绪。现在我所宣泄的丝毫恐惧和留恋,都要左右秦颂的选择,也会动摇我们几人最后的命运更改。

    “秦颂,我也想大家都好,你爸爸也想,顾琛可能也是。但到现在这时候,我们好好商量一下,都理智一点,好不好?”我单手捧着秦颂的脸,意图想让他克制一点。

    秦颂却冷漠的把脸挪开,又凑过来,“你闭嘴。从现在开始你一个字都别说。我会想到办法。我不能让我女人死这!”

    他喘着的粗气扑打在我脖子上,瞬起一连串鸡皮疙瘩,热流仿佛顺着脖子滑进我心头上,又热又烫。我紧紧闭着眼睛,死秉着呼吸,再克制。

    但又忍不住的,想伸出手,颤颤巍巍的手掌贴到他冰凉的背上,我恍惚明白自己刚才如此坚决的原因。我有我想要守护的一切,那些我还没曾拥有就差点要失去的美好,我想留住它。

    “秦颂,我也不想死,我想活着。我还没嫁给你。但是秦颂,如果只能活一个,我不想你为难,也不想苟活,你死了就一了百了了,那我呢,我怎么带着这一切的记忆活着,我没那么坚强,秦颂,我要是那样活下来,我不会活得好。”

    突然一下,我被秦颂死死的箍在怀里,他抱我太用力,差点把我胸腔的空气全挤出来,疼痛后,我恢复的意识感受的,是秦颂颤抖的身体,他紧紧抱着套上他衣服的我,而他身上冷冰冰的,我差点以为滑到我脖子上的热流是错觉。

    秦颂身体不该这么冷,眼泪不该这么热。

    我激动的脸贴在秦颂的胸膛里,我身体激颤着紧紧反抱着他,让他感受到我在这。

    “是我们认识太晚了,秦颂,没好好爱就要分开。要是都能活下来,我再拼一次命要嫁给你。如果活不下来,你就记我久一点,要是不小心忘了,那就忘了。”

    事到如今,我没什么好抱怨也没什么余恨了。走到这一步,我什么都经历过了,生与死的甘苦都尝过一遍,我差点活不下来,是秦颂朝我伸手,把我从黑暗里牵出来,他给我温暖和希望,他给了我快乐。

    我跟秦颂最后时光的简单温存,没有再提及让谁活命这话题,秦国安没开口打断我们,等他决定要出门时,秦颂哑着嗓子喊住他,制止着,“爸,别出去,顾琛在外面。”

    我缩在秦颂怀里,正背对着秦国安,看不到他表情,只听他冷冷说,“他一个毛头小子还伤害不到我。我出去走走,你”

    秦国安的话戛然而止,之后脚步声渐渐朝门口靠去,再

    我仰起头,紧紧眨两下眼睛,看秦颂担忧的视线还顺在门口方向,我试探性的问他要不要出去。关于顾琛为人,我跟他都深有了解,要是秦国安一个人在外面,保不齐顾琛会先对他下手。

    秦颂犹豫了,他脸色渐渐平静下来,方才的恐慌无措再从他脸上看不见,镇定后的秦颂一如他从前,仿佛又运筹帷幄着,什么事都起不了牵挂。

    “我们早点回来。”他眼神在房间的音响处一扫,我跟着看过去,他是怕等会儿要是孟三临时改变主意要通知我们,没人在这房间里,怕错过。

    我收回眼神,再看秦颂,见他脸上一闪而过的古怪神情,我刚想问他,他却先一步把手伸过来牵着我,把我往外面带。

    快步出了房间,走到半路上,秦颂问我是不是这些房间我们都进去过了,我一看,其中一个房间门还开着,就回答秦颂说去过了,也解释这些房间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他听后,冷冷耻笑,“这婆娘自掘坟墓后不甘心被顾琛反打了一拳,受伤后舔着伤口还想这么置顾琛于死地。顾琛这脑子白长了,也就只能中中她的计。”

    正走着,我脑子一过,刚想问秦颂,要是顾琛没中计呢,可秦颂突然在我手心里重重一捏,不至于让我感觉到痛,但这一下倒是提醒了我,我一下僵直了背,马上闭嘴不言。

    走出到大门口,秦颂想找秦国安,他刚喊了两声,秦国安没出现,顾琛倒马上进入我们眼皮子底下,秦颂三两步走上去,一把抓住顾琛的衣领,他突然一用力,把顾琛的领口撕烂,冷漠说,“你知道我现在多讨厌你穿这身衣服出现在我眼皮子底下的样子?”

    顾琛低头扫了眼自己撕碎的领口,又缓缓抬起眼神,直视秦颂,轻松道,“看得出来,但又能如何?”

    见顾琛模样,秦颂轻轻笑出声,他一字一顿道,“又如何?我想扔你进海里喂鲨鱼,跟这衣服一起。”

    秦颂这吃人般的口吻听得我一阵发憷,我下意识的就伸手去拦着他。明面上我清楚现在处境,顾琛如果不死,那秦颂也活不了,可我对暴力血腥的反感深入骨髓,不禁就想阻拦他。

    等我反应过来自己的阻拦在秦颂眼里意味着什么时,我赶紧慌张的松开手,拼命解释,“秦颂,这一切都是刘怡恩的计划,她想这样离间我们。让你看到我跟顾琛穿着我们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但这样就可能让我们之间的矛盾最大化,失去商量的理智,你先暂时冷静一下。”

    我知道这样对秦颂不公平,秦颂冷哼一声,视线从我脸上挪开,悬空的手也颓然落下来,我看着眼睛疼。

    他说,“可我就是中她伎了。”

    我张了张口还没说话,顾琛先冷笑打断,“真幼稚,秦颂,你别忘了现在处境,就能活一个人,你决定好了让谁活?我很好奇。”

    顾琛这话无疑戳中现在秦颂的痛点,这让他选,他怎么去选。逼得秦颂破口大骂,“关你屁事!你给老子少说废话,现在我就是出来通知你,顾琛,在这地方,要是不能全部人都出去,那出去的人也不会是你。”

    顾琛听后,突然转身,侧背对着秦颂,他眼神望着黑暗里的海平面,几乎与礁石融为一体,再分不清具体分界线,只能通过隐隐海水拍打的声音确定位置。

    “那你就试试看。”

    顾琛撂下狠话,我却盯着顾琛此时的动作挪不开眼睛,等我抽回思绪去看秦颂时,他刚好把眼神从顾琛身上挪开,他冷笑声,“那你好好给老子等着,别进这大门。”

    说完秦颂拉我进大门里,到中途的房间门口停了,他问我哪个房间里有被子衣服,我指了指其中一间,是顾琛之前的小房间,秦颂看到后,没问我,一目了然的嗤笑一声。

    从床上抱起被子在手上,他弯着腰做这动作时,眼神飞快的在房间里转一圈,因为他弯腰动作原因,很不容易被发现,而我正好也一样动作的帮他收被子,才看清了这一番动作。

    抱起被子,秦颂像没事人一样拉我出了房间,一路上他骂咧咧道,“要不是被逼的没办法,老子才不让你盖他的破被子!”

    都什么时候了!我胸口冒起这句话,却没从我嘴里说出来,只被我滚烫的心脏慢慢压下来。

    他把我放在大房间里,让我待在这地方先休息,他还要出去找秦国安。

    他手掌心贴在我肩膀上,度过来的温暖让我渐渐心安。

    秦颂勉强撑起嘴角,他不想笑,却又想不出别的法子安慰我,只能勉勉强强道,“这个门可以从这里面反锁,要是没等到我带我爸回来前,你一定不要开门,我很快就会再过来,你别怕。这里安全,也不冷。”

    他把被子扑了一部分在地上,让我坐下后,再把另一部分往我身上盖,瞬间我整个身体都温暖起来。而秦颂还光着上身,帮我时,他微微弓着背,我视线不用抬太高,还能看见他线条优美的锁骨,扎实的腹部,以及

    我听他说完,神情恍惚一下,抽回思绪后,赶紧一把手伸出去,抓着他手掌,眼神紧张的盯着他,“你说你要早点回来,就一定要做到,别让我等太久,好不好?”

    秦颂幽邃的眼神盯着我,很快,我只感觉到手心突然发痒,只一秒钟就很快消失,再听秦颂郑重的答应我说好。我心里的石头才慢慢的往下落。

    眼看着秦颂背影很快从房间离开。

    没等秦颂消失超过一分钟,房间的喇叭声响起,传来的不是孟三声音,而是刘怡恩的。

    她喊着我名字,在跟我说话,她明明没在这房间里,却给足了我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