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起死回生

小西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颂看我的眼神转黯,他像是看明白了,却没退后半步,反倒挺了挺腰背,扬声问我一个人在这干什么。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死咬着下唇,没回答他。秦颂罕见的有耐心,他再问我第二遍,等我开口。

    “说话!”久到空气凝滞时,秦颂低呵一声,他三两步过来,单手扣着我手腕处,撇开我握刀的手,另只手沉放在我腰间,把我往他怀里猛送。

    湿凉的嘴唇在我脖颈处扫动,舌尖轻快的舔舐过我皮肤,我想推开他,手却不敢乱动。

    他手上力道猛地一重,我手腕传来一阵狠痛,没握住的刀匡唐一声砸地面上。只听秦颂冰凉的脸颊紧贴着我脸,慢慢磨蹭,压低着声音在我耳朵边上凑,“别这么着急,还不到时候,你再忍一忍。”

    我稍微稳定情绪后,再看秦颂镇定的复杂神情,他拉着我往房间外走,

    被秦颂一直拉到大房间里,秦国安也在房间里站着,他应该是被秦颂带回来的,听到动静后朝我们方向瞥了一眼,视线落我跟秦颂相握的手上后快速收回,透着浓烈无奈的闭上眼睛。

    “秦颂,既然要解决整件事,那快点动手吧,你出去。”秦国安久久后撑开眼皮子,给秦颂使了个眼色,秦颂犹豫的直视着秦国安,一直没看过我,只是他手上的力道渐渐泛重。

    “爸,那我带她一起”

    “胡闹什么!现在你还带着她碍手碍脚吗?!既然她总要死,早死晚死又有什么区别?”秦国安**裸的截断秦颂的话语,冷讽的继续看我,“你都听见了?这里轮不到你活!但你能留到最后时间,我既然答应过,就不会在这时间对你动手。老实待在这,让我儿子出去解决第一个麻烦。”

    我冲秦国安勉强微笑,用力的把自己的手从秦颂的手心里一点点抽出来。我需要很用力,才有力气渐渐离开他温热的掌心,等我完全抽离时,秦颂的手还包裹成刚才形状,一动不动。

    “我知道的秦叔,既然秦颂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我不打扰,我就留在这。”我侧过脸,直视秦颂淡漠的侧颜,“秦颂,我留在这,你去忙你自己的事吧。放心,我们都不会有事的。”

    现在这里每一个人每一步都进退维谷。

    秦颂要离开这,无疑就是留下相互是危险的我和秦国安,我们稍有差池就会有一边出事,毕竟他刚刚才欣赏到我握刀的一幕,也太了解秦国安这个父亲的为人。

    秦国安保证完,我也对秦颂说了放心,他暗沉的脸上才稍稍牵起个牵强的微笑,“好,保重。”

    他深深看我一眼,很快收回视线,朝门外走去。

    离开房间的秦颂轻轻带上大门,这一点点声响,在这紧绷的气氛里依然像在我心上敲钟,又闷又响。

    秦颂刚走,秦国安突然侧了侧身体,迈着脚往斜前方踏出二分之一步,我警觉的竖起汗毛,敏锐的往秦国安身上一望,他冲我微微笑,饶有深意的问我,“不是说要休息?”

    他眼神扫着我身后角落凌乱的棉被,我顺着他意思走过去,牵着棉被往我身上盖,小弧度的低着头,眼睛却死死撑开,不肯合上。

    我尽量不动神色,在看不远处秦国安精致剪裁的西裤管,也在看别的。

    在这样气氛里,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不远处的秦国安不知道在干什么,过了大概十几分钟,他冷不丁的问了我一句,“郝如月怎么样?你来之前。”

    郝如月,秦颂妈妈么。

    我稍稍想了想,回他,“很好,跟以前一样。”

    “那就好。”

    我快速抬头,恰好看到秦国安还未收起的嘴角,他一如既往的淡漠声音里多了一丝庆幸,我恍惚明白秦国安出现过仅存几次冒死交易时,为什么不联系也不通知秦颂妈。

    怕她每天都担惊受怕的过日子,怕她这些天过得跟以前不一样,也怕像现在这样,一去不回。

    我不是有意要瞒秦国安,但现在实在也不方便告诉他一些事。他倒是像开了闸口般,话渐渐多起来。他问了我很多关于秦颂妈的一些平常事,她都做了些什么。

    我坐在泛旧的被子上,是秦颂之前给我铺好的小地方,要看到秦国安的脸部表情,需要稍稍上扬下巴,耐心的一件一件告诉他。

    其实秦颂妈每天做的事并不复杂,来来去去不过是富家女人的日常消遣,逛街吃饭,逗逗小泰迪,我说起秦颂妈新养了只小泰迪,秦国安听得眯了眯眼睛,他点点头,说“那很好”。

    从我嘴里得知的秦颂妈现状看来让秦国安非常满意,他越来越释然的笑起来,像彻底放心了。

    我看着秦国安侧脸,他笑时眼角会布出很深纹路,笑颜晃眼一看又像极了秦颂。

    或者从一开始到现在,秦国安和秦颂妈之间的感情没有多轰轰烈烈,但他挣钱,她花钱,他搅动风云,换她安稳入眠。长情不及久伴,大概是秦国安和郝如月的意思。

    越看这一幕,我眼眶越热,贪婪的想为什么还轮不到我尝尝这样甜头,恰好这事,秦国安的眼神扫过来,冷漠的不像样子。

    我心咯噔一下,双腿发麻,那双眼睛里掺入的冷血恨意,冻得我浑身僵硬无法动弹。

    啪嗒。

    昂贵的鞋面踏在水泥地面上,秦国安朝我走过来一步,又过来一步。每一下,气氛都僵硬一分。

    等他站到我面前两三米距离时,才停了。我已经秉着呼吸十几秒,太阳穴挂着渐渐冒起的细密汗珠,痒得要命。

    “为了我儿子,我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我是个父亲,也是秦家的当家人,很多事都身不由己,抱歉了。”

    他语气里没有丝毫歉意,快步走完和我之间仅存的距离后,快准狠的扼住我喉咙,逼得我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我下意识的反抗,双手死死的抠在秦国安的手臂上,逼他放开我,双脚胡乱的踢他小腿上,秦国安视而不见,手上力道重了更多。

    他是有心想杀我,不留任何余地的想快速解决我。仅仅不过十秒,我眼冒金星,眼前黑得什么都看不见了,这一刻我彻底尝到了死亡边缘的滋味,浑身轻飘飘的。

    从一开始秦国安的保证就是谎话,他趁秦颂离开,等来了一次背对着秦颂好杀我的机会。

    我手颤抖着,全然使不上力气,只能拼了最后一口气,在秦国安手臂上一下一下的敲,我在努力写着的字,被秦国安感觉到,我脸涨红,眼睛完全充血,只麻木的在秦国安手臂上写字,一笔一划。

    他好像感知到我的行动,手指头的力道稍稍松开,这一下稀薄的新鲜空气注入我鼻腔里,顺到我心脏,才勉强撑起我心脏的跳动,要不是这一下,我真的会死。

    秦国安瞪着眼睛看我呛得鼻涕眼泪全都流了出来,他站起来,往后退了一两步,我躺在地面上,身上压着被子,脸却支在外面,贴着冰冷的地面,我看他的鞋尖往后退的样子,继续呛着眼泪大口呼吸得来不易的新鲜空气。

    彼时,秦国安突然一脚踹在我身上,狠狠的,用了死劲。我顿时五脏六腑都挤成一团,又猛咳了好几声,差点把内脏都吐出来。

    “你说什么,郝如月?你还有什么没说的?快说!”

    我忍着不停汹涌而出的眼泪,用哑的不像样子的声音回答他,“我凭什么告诉你,只要你记得,我刚才都是在说谎,她过得不好就行,反正她真正样子你再听不见也看不见了!你见鬼去吧!”

    用最大音量冲秦国安喊,这一下让我心脏揪的特别难受,我又继续狼狈的大喘气才缓解一些。

    之前被我战战兢兢要讨好的公公,现在冲着他大喊见鬼,这短短几个月时间,物是人非啊物是人非。

    我还没感叹多几秒,秦国安突然又朝我脖子掐来,恶狠狠的说,“说!郝如月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知道陈乐的名字!”

    我怎么不知道陈乐。这个每次秦国安彻底消失时间里,会在秦颂妈周围看守的人,是秦国安的心腹,他每次都放心把秦颂妈的安全交到陈乐手上。

    这是个我不可能知道的名字,可恰好秦颂妈在担忧时都告诉了我。而刚才我形容秦颂妈的样子,就是要让秦国安以为这名字不是我从秦颂妈嘴里听到的,而是因为别的原因!

    他想弄清楚这一切,再不可能置我于死地,而他还是恼得不想我好过,一遍一遍的逼问我究竟怎么回事。

    我勉强保下了自己姓名,瘫倒在地面上,再不说话搭理秦国安,直到大门被推来,进来的人低呵说了什么话,我脖子上的手臂一松,很快我就落入个熟悉怀抱里。

    我把脸紧紧贴在他胸口上,凌乱的发丝遮住了我整个脸部,我感觉着他呼吸时大幅起伏的胸口,用低得只能我们两个人听见的音量问。

    “都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