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我也恨着你在活

小西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休息一阵,风浪卷起的粘腻海风吹久了皮肤非常不舒服。<

    我猛地睁开眼,才意识到自己在刚才那寥寥时间里竟然睡了过去,这时秦国安正好从船舱里出来,他视线定在秦颂身上,凝重说,“走吧,一起出去。”

    前面固定船只的人让开一条可容一人经过的小道,秦国安要走最前头,秦颂拦了拦他,但没起任何作用,秦国安推开秦颂的手,寡淡一笑,“我这年纪,难道就应该靠儿子了?”

    秦颂沉默着,缓缓把手垂下来,秦国安挺了挺背脊,继续走出去。

    等我们全部人都到码头上站好时,踏实稳定的地面反而让我感觉不真实,晃眼扫到周围实景,就像昨天做了场噩梦。

    没等出一分钟,有人从不远处走来,靠近后朝秦国安他们弯了弯腰,比划“请”的手势,说有事想邀他们去货舱。

    我正准备更上,秦颂伸手拦着我,从那人扬了扬下巴,“她一个女人就别去了,别耽误事。”

    前来恭迎的人仿佛不意外秦颂会这么说,微微一笑后道,“主子嘱咐了,她一定要在。”

    话都说到这份上,秦国安又回头警告的看秦颂一眼,他眉眼里挤出的不满很明显,引得秦颂没再多说什么。

    我们一行都往货舱边去,秦颂单手牵着我,身体稍稍往另一侧的顾琛方向靠,他正跟顾琛耳语着,顾琛沉思一阵后,也回了他话。

    再拐角后就到货舱里,带我们到这来的男人突然停了,他转过身,正对着我们,两手放在身前,恭敬道,“主子说,想请顾总和这位小姐进去。”

    他自然说出口的话,却把气氛带的不对劲。秦国安从鼻腔里哼出股气息,微微不满,“你主子叫你把我们一起带到这来,就是给顾总践行的?”

    那人笑说,“主子的意思我们做收下的揣测不了,不过她有提到如果秦总这么问起来我该怎么回。”

    我尖着耳朵听,那人口吻平静,“主子说,秦家好不容易留下命脉,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再这时候伤了根气,要是没这段路走,怕是再走不了这么踏实的路了。”

    我听完,心头一震,下意识就去看秦国安猛地阴翳的脸,而秦颂正三两步走上去,一拳挥在那人脸上,等那人踉跄着,又一把扯着他衣领,逼他站好,“你他妈再给老子说一遍?!”

    既然一定要带上我,那这人的主子肯定是刘怡恩。刘怡恩在挑衅,她帮忙摆平了孟三那边,不甘心就这么便宜了秦家,就让秦国安和秦颂一起来送顾琛一程,她要见的人只有秦颂一人而已。

    仿佛就像是个胜者要踩落魄之人一脚,不肯让这人活得太容易,总想明里暗里都羞辱下秦家。给人难堪的本领不得不说,还是刘怡恩把戏玩得最转,在秦国安颜面受损之后还添上这一比,实在是不打算再带上曾经那层无懈可击的虚伪脸皮子。

    那人嘴角渗出点血,他笑着正好沾到他牙齿上,他也不管,专心回秦颂话,“主子说,这次就当秦家欠她一个人情,现在秦家人都被围在外头进不来,她要动秦家不过自己手都行,但为什么要放秦家一条活路。”那人眼神转溜,在秦颂和秦国安脸上来回扫,毫无手下该有的本分,“主子希望秦家有空能多想想。”

    话刚完,秦颂怒着又挥了一拳头去,被秦国安冷冷打断,“秦颂,别浪费时间,先走。”

    秦国安说到这,就要转身走,秦颂眼皮子抬高了点,很快又隐下脸上的诧异,他沉着声,对秦国安的背影喊,“爸,你该不会忘了昨天我们是被谁带出来的吧?”

    刘怡恩在作保证,让秦家人从这里离开,留我跟顾琛就够,这样秦国安和秦颂都能好好从这里走出去。

    不然,谁都别想走。

    秦国安定了脚步,眼神斜回来定秦颂脸上,“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走,出去。”

    秦颂脸黑着,不动。秦国安走出两步,再回头,涨红着脸,抬着手臂,手指举在空中挥舞,大有破口大骂秦颂的意思。

    “你妈就你这一个儿子!你自己看着办!”

    秦国安自己往外走,他背影越渐越直至完全消失在视线里。

    我手肘推了推旁边秦颂的腰,低声说,“秦颂你先走,刘怡恩这人我现在比你了解多点,她要动谁不会在这时候,那对她来说就太没意思了,不尽她兴的,你走吧,你早点回去,好好劝劝你爸爸。”

    秦颂这人脾气拧,我劝得口干舌燥的,才把他劝动,他垮着一张脸,不耐烦的扫我两眼,“你赶紧给我出来!我就在门口。”

    我冲他一笑,保证很快出去。

    看秦颂不甘的背影照着秦国安的方向再走一遍,我收回视线,一转头,恰好撞上顾琛未收的视线。

    这一下我忽然不知所措,他视线瞬收,在让那人通报一声。

    没多久,面前的大门打开,我跟在顾琛身后朝里走,没走多久,就能见视线正前方一抹白色倩影。

    她孤零零的站在那,白色连衣裙刚好到她膝盖上方,有点微风吹散了她耳边碎发,和白色裙摆。

    她直勾勾的盯着顾琛的脸,嘴角勾起温暖的弧度,等顾琛疾步靠近时,她贴心的问顾琛累不累,“真辛苦你了,一晚上没睡好觉,回去的时候要先洗个热水澡,不然会感冒的。”

    顾琛站在她正前方不动,刘怡恩只到他肩膀下方,她伸手,掌心侧在里面,越抬越高,到能到的最高处就停了。到这时候,顾琛弯腰,脸慢慢凑到刘怡恩悬空的手心里,用脸去贴着。

    刘怡恩嘴角的笑容更开了,从我这角度看,她眼泪婆娑,笑意浓浓。

    “你知道姐姐一直都很担心你的对吧?我担心你睡不好吃不好,不能好好活下来。还好你一直活得很出色,越来越多人佩服喜欢我们小琛了,真好。”

    我看不懂刘怡恩这表情,和顾琛主动凑过去的姿态,心里正骂着顾琛太犯贱,顾琛张口,声音疏离。

    “可我不会喜欢你了。”

    我震惊,死盯着这一刻的刘怡恩看,她楚楚的脸上笑容僵硬,眸色浑浊。

    在曾经我跟秦颂那样当着顾琛,毫不留情面的戳穿刘怡恩真面目时,顾琛最后的选择都是一再逃避,对刘怡恩的态度一如既往。

    刚才说不会喜欢的话,竟也是出自顾琛的口。

    要是没跟来,从别人嘴里听说,我或者还不信。

    此时,顾琛手指抬高,伸到刘怡恩手背上,稍稍用力的抓她手,把她手掌慢吞吞的从自己脸上挪开。他动作缓慢,担又坚持着,直到刘怡恩脸色全变了。

    她闪烁的眼神是不相信的,“小琛怎么这么说?嗯?为什么不要再喜欢姐姐了?是姐姐给你添什么麻烦了吗?”

    “我还了你三次。”顾琛冷不丁道,“三次之后,我再不欠你,你别出现了,过好自己日子吧。”

    没料到顾琛这样一说,刘怡恩激动的用从未有过的音调嘶喊,“三次?!你还我三次就够了?!你对我做过什么你自己都忘了吗?你把我爸爸害死了,抢走我爸爸的公司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过我!还有我肚子里的孩子”刘怡恩阴冷的眼神突然朝我扫来,我冷的一打哆嗦后,她收回,再委屈的盯着顾琛,“你别听他们胡说,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你的,顾琛,那孩子是你的”

    作为一个还没出生就被流掉的孩子,究竟父亲是谁无从说起,刘怡恩一口咬定孩子就是顾琛的,也没人能辩驳。

    等刘怡恩咆哮着说了好一番话后,她扭过脸,粗着气大口呼吸,胸口大幅度起伏着,眼神是难以置信。

    沉默没几秒,顾琛伸手,贴在刘怡恩下巴上,掰回她脸,对上刘怡恩一闪而过的慌乱视线,“刘叔的公司的确是我拿走的,当时他公司面临巨额亏损,长期赤字入不敷出,刘叔知道这情况,曾找过我一起商量,他当时的想法,是让我留他公司。”

    刘怡恩瞳孔急缩,她伸手一把朝顾琛胸口推,没效果,她又吼,“你胡说!”

    顾琛像在自言自语,没理刘怡恩近乎崩溃的表情,在以前,她稍微皱一皱眉,顾琛都会心疼的想各种办法哄好她,现在不一样了,今天不一样。

    “我有这打算,但刘叔出事,公司最强竞争者是刘叔生前死对头,我必须快速把公司拿到手,以各种办法。”

    “那你怎么不说!你撒谎!一开始如果是这样!你怎么可能不说!”

    刘怡恩眼眶堆着眼泪,她摇头,死咬着嘴唇说着不相信的推脱话。

    “你的恨比爱来得长久,就一直恨着我活下去吧,以后也一样。”

    顾琛抬手,掌心盖在刘怡恩头顶上,稍稍挪动掌心后,轻揉刘怡恩头发。

    “我也恨着你在活。我们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