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幸福也许靠物质衡量,但绝不靠物质比较

小西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赶紧挂掉电话,以最快速度冲到叶九所在医院,在产房门口见到紧张的宋景辉,我喊了他好几声他才听见,转头过来看我,满脸迷茫神色,好半天了才回复过来表情。?

    “黎西,你来了啊,这次麻烦你了。小九已经进去了。”他指了指产房门,脸上的表情快挤出水来。

    我靠过去,拍着他肩膀安慰他会没事的。可宋景辉像听不进去一样,一直都很慌张,他手在发抖,我好不容易劝他坐下,他就开始胡思乱想。

    我为了调节气氛,故意笑话他,“老宋你这样要让小九看到了肯定会笑话你好长时间,你明明都是有个女儿的人了,怎么还跟没见过世面一样。”

    宋景辉抿了抿泛白起皮的嘴巴,苦涩说,“不一样,小九她她跟我前妻不一样,我不是嫌弃小九,我只是怕她危险。”

    我突然明白过来宋景辉的话,他眼珠子闪烁着莫名的情绪,看起来就是个在病房外担心妻子的丈夫。

    而他担心的原因,是叶九曾做过那行,还沾染过不该沾的东西,身体有所影响。

    他没有嫌弃,至少现在,丝毫没有这样。

    我陪着宋景辉坐了很久,每次在走廊人群走过时,宋景辉都会很紧张的抬头,看看面前的门,再失落的低头,继续等。

    这样举措看久了,我突然一阵窝心。

    “宋景辉你知道吗,我曾经也担心自己无意间把你跟小九牵线搭桥到底对不对,但是我觉得,要是换做别人,小九可能不会这么清楚的尝到幸福,谢谢你对我这个妹妹这么好。谢谢你理解。”

    我由衷的跟宋景辉道谢,他苍白的脸上才浮现出一点正常血色,他笑着,手挠了挠耳根后,“你说哪里的话,刚开始跟小九接触,就第一次见第一眼,就觉得小九是我一直想找的女孩儿,真的,这些话我都没跟小九说过,她老是抱怨我太木讷,不会说好话哄她,可我知道自己多爱她,多想她好。”

    宋景辉脸上的幸福一览无余,他扭过头,看着我又说,“黎西,你也一样,你比小九要幸福,至少你的对象能给你最好的生活。”

    我一听,想到宋景辉这么说秦颂,心里就跟蚂蚁爬过一样养,又热。嘴角不自觉就向上提,“幸福可能是靠物质衡量的,但不是靠物质比较的。”

    “我知道,但我看的出来,你那位对你真心挺好的。你的事,小九多多少少跟我提过。我是男人,也了解男人。他要是抱着玩玩的态度,也不会做到那么尽力的程度,黎西你有自己的魅力,当然也有自己的弊端,他不是个会逃避的男人,但他既然选择坚持跟你在一起,他是在认真负责。”

    宋景辉这么一说,我有些慌张无措,嘴角的笑深了或淡了,我自己看不着。可我心脏的阴翳像突然被一盆清凉的水泼过,浇灭了一大半。

    到深夜,医生总算在宋景辉几乎快要窒息的紧张中出现,她说恭喜,母子平安,但小孩儿体重过轻,需要多观察,现在要大人去看看孩子。

    宋景辉眼角挂着泪,几乎快哭出来,他胡乱的拉着医生的胳膊连连道谢了好久后,听医生如是说,他眼睛突然一大,摇着头鉴定的说,“但医生,我想看我爱人,我能进去看她吗?她最怕疼,这么久没看到我,她会不高兴的。”

    医生被宋景辉的紧张表情和语气逗乐了,她宽慰宋景辉道,“可以,你能进去看孕妇,但别留太长时间,婴儿你不看了?”

    宋景辉着急,“我看我看,但我要先看到我爱人没事。”

    我被幸福的喜悦感染,走上前让宋景辉先去看叶九就行,我去帮忙看看孩子,宋景辉感激的看我一眼又不停道谢,我笑着劝他不用管我这边了,他才不管不顾,快速冲到产房里。

    我望着宋景辉背影,长长舒出口气。

    到婴儿房,叶九的儿子被放在玻璃小房子里。这是我第一次来医院见到新生儿,有种说不出的紧张和期待。

    崭新生命就从这一天开始,刚生出来时皱巴巴的,紧紧闭着眼睛,小手小脚会不时的胡乱动两下,这样动作,大概最能勾起女人心中的母性情怀。

    我曾经最大的愿望,不过就是嫁个良人,相爱结婚,再过刚才叶九一样经历后,生个小孩儿,是我跟我爱人的小孩儿。

    我看得太入迷,忘记时间,直到耳边传来熟悉声音,他把音调压得很低,戏谑问我,“早知道你这么喜欢,我就该早点满足你。”

    我慌张扭头看去,秦颂站在我一侧,笑着看我,再把视线挪到玻璃房上,靠近两步,低声问我,“这是叶九的儿子?”

    我点头,他呵呵一声,“长得真丑。”

    听他这么说,我急了,“刚出生的小孩子都这个样子,叶九的孩子可不丑,儿

    秦颂眼神依旧盯着原处,他深深视线没从小孩儿脸上挪开过,侧脸现着柔和的表情,我看得发愣,他才缓缓转过头来,指腹贴我眼角轻轻擦拭。

    “是吗?那以后要生个女儿,

    他在变着法的说我丑,又把我的气愤勾起来,捏着拳头朝他胸口一捶。

    他挤出个吃痛表情,伸手来裹着我的手不撒开,我被秦颂半推半就的拉到门口,正巧遇见从产房出来的宋景辉。

    他眼眶还是红的,眼角有擦拭过眼泪的痕迹,他诧异的视线在我跟秦颂身上来回扫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赶紧压抑害羞情绪,对宋景辉指了指病房门,“你看完小九了?婴儿在里面,你去看看吧。”

    宋景辉说好好,赶紧绕过我们朝里面去。

    秦颂倒是一点不在意般,拉着我手在走廊上,还问我叶九在哪个病房。

    看他一副自然模样,我心里的郁气又堵了回来,我干巴巴的说不用他去了,我自己去看叶九。

    秦颂听完,斜眼看我,戏谑道,“看你这小气吧啦的样子,嘴巴嘟得能挂油瓶了。走,去看看叶九。”

    我拗不过他,被他拖到叶九病房里,我一看到叶九虚脱的躺在病床上就心酸,她也看到我,眼睛朝我转过来,嘴角就笑开了。

    “老板你来了啊,耽误你时间了。”

    我靠过去,轻轻捞着她没输液的一只手放在手心里,跟她说了好些话。

    现在叶九一定很累,我想让她多休息,她却抓着我手,脸朝着天花板方向,眼神闪烁着幸福光芒。

    “我累过了原来是这样的,老板。生孩子是这样的,多奇妙啊。刚开始生的时候,痛得想自杀,想跟他同归于尽了都,等他生出来,看他那张挤在一起的丑脸,不知道为什么,就哭得停不下来,喜欢的想把全世界都给他。你知道的,我曾经因为怀孕戒烟,差点把我憋死,我现在就想啊,为了他以后我都不抽烟了。”

    叶九年纪不大就当了妈妈,性子还很小女生,她抱怨又吐槽的,一点不忌讳。但她又那么光明正大的表现出自己的喜欢,她毫无保留的爱,感染了我。

    她说了好一番话,身体有些勉强,但她就是不打算歇一歇,又转过来脸,扫了扫站在我身后一侧的位置。

    我顺着她视线回头,看到了秦颂自然垂下的手,才意识到他还一直站在一边等。

    叶九眼神扫回我脸上,催促道,“我这鬼门关是走了一遭了,现在该到你了啊老板,我什么时候能听到你好消息,我儿子还等着要个媳妇儿呢哦我不是那个意思。”

    叶九快速扫了一眼秦颂,被秦颂捕捉。她怕自己说错话,被秦颂听去,让秦颂误以为自己是故意的。

    她怕秦家这样大家族,对小孩儿性别有苛刻要求。

    秦颂发出阵温和笑声,把一只手搭在我椅子靠背上,“叶九你这就不对了,我老婆想生儿子女儿就生儿子女儿。虽然我也觉得女儿不错,但遗传了她这性子,我怕你儿子吃不消。”

    叶九紧张的听秦颂的玩笑话后,长吁一口,也开起玩笑来,“没关系,要是我儿子欺负了我姐的女儿,我就揍破他脑袋!”

    我哭笑不得的扯了扯叶九衣袖,“你婆婆马上从老家赶回来了,你可别当着老人家的面说这些话。”

    叶九嘟着嘴,连连点头。秦颂还不忘补刀,“可不是吗,黎西的脾气你的嘴,都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少说为妙,你什么时候出院,一家月子中心还不错,原本给黎西订的,谁知道你先生了,那就让你先试试看好不好了。”

    秦颂报了月子中心名字,叶九听后就惊呼太贵,一个月小六位数就出去了,“哪是让我测试好不好,根本就是让我享清福。当西姐的朋友真好,平时贪点小便宜还不让别人记着好。还是我西姐厉害,挑准了人。”

    “可不是,虽然脾气大点,但眼光不错。”秦颂心情挺好的顺着叶九话损着我,一脸坦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