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你很快就脏了

小西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就在我紧张不已想冲进去看看事,房门突然一拉,探出张脸来。{

    他没想到会看到我,诧异的神色倏地一抹,才浮出淡淡的笑意,“怎么了?”

    我呼出口气,摇摇头,“我还以为顾琛出事了他没事吧?”

    许默深低头松了松袖口的纽扣,淡淡的回我说顾琛没事,已经睡着了。我见许默深这样,还是有点不放心,但他正好站在门口的地方挡着进口,我只好作罢。

    等第二天早上醒来,顾琛完好无损的坐在楼下吃早餐,诺成的大眼睛转到我方向来,高高兴兴的喊我,“小姐姐起床好晚。”

    我尴尬的坐过去,咬了一片吐司面包,视线在顾琛阴黑的脸上扫两下,“你真的没事?”

    顾琛的脸色更加难看,硬邦邦的回我,“我能出什么事,有他在。”

    他正对面的许默深正慢条斯理的用刀叉吃煎蛋,耸耸肩,显得很无辜,“保护你安全是我今天为止都应该做的,等秦颂回来,你们再聊。”

    两个人之间暗流涌动,一看昨晚就不是没事发生。

    等收拾好去到医院病房里,医生带着好几个护士进病房给顾琛做检查,我把顾琛的检查报告都递过去,问怎么还要做检查,医生无奈的一边看检查报告一边抱怨。

    “进我们这个科室来的,都是命走钢丝,每一项检查都马虎不得,有些病人,病人家属就常常抱怨医院收费贵,医生乱开检查单子,但每隔一段时间的检查都少不了,我们也是没办法的事。”

    没料到我无心的说法踩了地雷,我连连道歉,医生很客气,摆手示意,“不碍事,说清楚了就行,你们做家属的能理解配合,我们当医生的也好尽全力,对了,你就是病人爱人吧?”

    我赶紧摆手说不是,病人家属马上会来,医生疑惑,“病人的家属没跟来吗?他哪位家属。”

    “他妈妈。”

    吃过饭后,许默深说还有点事要处理,忙着要走,到病房门口时,诺成偷偷的抓着我手不撒开,有点委屈道,“小姐姐你说话算话。”

    我哭笑不得,想起答应过诺成的事,冲他点头,说肯定会帮忙,他才表情一松,被许默深牵着走,迈着小步子远远走开了。

    快到晚上时,秦颂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们已经从下了机场,在赶来路上,我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下来,微微抱怨他怎么不下飞机钱就说。

    “我怕有些人担心的吃不下去饭,还赖我。行了行了,多等老子一个小时,给你带了礼物。”

    一个半小时候,我在门口等到了从车上下来的秦颂,他手里提着东西,一直手搭在开了车门的门框边上,等里面的人进来,确认她没撞到头后,才关上车门,

    他在转身后,视线四处扫一圈,最终定在我身上。

    这么多天后我再见到他,没想到情绪一上来,差点哭鼻子。

    远远的,他就这么看着我,单手抄进裤兜里,邪邪一笑,走进后单手伸过来掐我脸,那么自然的调侃,“老子才走几天,你这脸就圆成这样,肉得很。老子长得太倒胃口,耽误你吃饭了?”

    我轻捶他胸口一下,他赶紧把手里东西提给我,“喏”了声,又凑我耳边,哑声道,“这单独送给你的,两位大老板的差人带回去了,你看看这个,你自个儿喜不喜欢。”

    我手里提着袋子,欢喜的扫秦颂一眼,余光瞥见慢慢走近的身影,惊喜收了点起来,快速伸手,去掐秦颂手背。

    秦颂呲咧着嘴,正要埋怨,旁边一道冷声崩得紧紧的,“带路!”

    秦颂这才直起腰,单手勾在我肩膀上,懒洋洋的介绍,“阿姨,这是我老婆,叫黎西,小西,这是顾琛妈妈。”

    我被秦颂箍着,略尴尬的跟面前的老妇人打照面。她脸上很显岁月,晃眼能看出顾琛影子,但她皮肤不像郝如月精致,笑容很寡淡,看着我,微微点了点头,说话声音有气无力了些。

    “黎小姐,你好。”

    我赶紧回声好,她马上把视线从我脸上挪开,一脸漠然。

    她对我好像提不起兴趣,又好想对楼上患癌症的儿子也没有任何担忧。

    怕是我主观意识太强,赶紧收回情绪。

    我带着一行人上楼,站在顾琛病房门口,我看了眼秦颂,扯扯他衣袖,“我们就不进去了吧,让顾琛和他妈妈单独处处?或者你先跟她进去。”

    顾琛和他妈妈二三十年没见过了,对两个人来说都是陌生存在,中途有没有见过面我不知道,可这样对彼此都算是第一次正式见面的两个人而言,气氛得多尴尬?

    秦颂想了想,轻拍一下秦国安的肩,秦国安听完没什么意见,跟顾琛妈妈说两句话后,退后两步,让秦颂带她进去跟顾琛见面。

    走廊只剩门口看守的人,还有我跟秦国安,他视线一直盯在门口处,很久后才移开落到我身上,一如既往的冷漠,他斜我一眼,沉声道,“这次一路奔波辛苦,晚上让秦颂好好休息。有什么话,等过几天再说。”

    我听得脸火辣辣的烧,刚想说知道了,秦国安没给我时间,他说完只朝医院走廊的空座椅上去,头抵靠在墙面上,闭眼休憩了。

    我只好去走廊尽头的紧急通道门口,把手里拎的袋子打开,拿出里面的布绒盒子,打开。

    一条宝格丽黄金项链,镶嵌花绿的石头,紫黄水晶和红色石榴石,围城个圆盘样,一圈的钻石密镶着,格外惹眼。

    奢侈品我没研究过,只多多少少的知道这牌子的东西价格都不菲,小心思的把项链放手心里感觉出重量,也被上面的碎石头闪着的光芒晃花了眼睛。

    项链越看越喜欢,都说女人是水做的,但珠宝首饰更懂女人心思,我多待了一会儿才回到病房门口,没等出十分钟,病房门打开,秦颂看不出表情的从里面出来,秦国安站起来很快,他靠近门口,顾琛妈妈也刚好从里面出来。

    她垂着头,低着嗓子说,“我今天有点累,想回去休息了。”

    我有点不知所措,秦国安先反应过来,他点头说好,“就在这附近准备了住的地方,那就现在过去,先休息,有事明天再说。”

    然后带顾琛妈妈下楼,途中回头冲秦颂使个眼色,秦颂比出个没问题手势,让秦国安有点生气又没办法奈何他,我看秦颂的脸上分明有得逞后的小窃喜。

    可真是个无赖惯了的主。

    等人一走,我肩膀突然一沉,身体也惯性往秦颂身上倾斜,我瞪他一眼,扫了扫禁闭的病房门,还是压低声音问,“怎么样了?这两个人见面?”

    秦颂却没搭我话,眼神上下打量我,有点不怀好意说,“送你项链怎么不带?知道了,拿来。”

    他朝我摊开手,示意我交出东西,我虽然知道秦颂要干什么,却还是有点不舍。被看穿了心思,秦颂咧嘴坏笑,“个护食的小心眼,待会儿就还给你。拿来。”

    他爽快从我手中抢走袋子,粗鲁的打开盒子,再把里面项链捞进手心里,把我的肩膀一转,让我完全背对着他。

    刚刚看得越发喜欢的项链仿佛从天而降的落到我锁骨上,凉凉的,我缩了缩脖子。

    秦颂戏谑,“看你样子就是没好好带过项链的。”

    我是没怎么带过项链,到这个年纪,带便宜的掉价,贵的买不起,只能保持脖子干干净净的,装作一点不喜欢的样子。

    但秦颂熟能生巧的动作,很快把项链带好,跟刚才把我扳反的动作一样,他再一用力扣着我肩膀,就把我转过身,面朝着他。

    他满意的牵起嘴角,露骨的眼神一直在我锁骨附近来回扫,视线直直盯了很长时间,空气里仿佛弥漫了焦糖味道。

    他生意比刚才更喑哑,“挺漂亮的。”

    这话说得模棱两可,哪知道他没点到而止,“我是说我媳妇儿,挺漂亮。”

    他只言片语,却完全满足我作为一个耳朵生物的全部期待。

    我冲他微微一笑,“你也好看。”

    听完的秦颂眼皮子猛地一抬,眼神一斜,笑弯了眼,“哈哈,是吗。”

    他开心的勾着我肩膀,带我朝病房外面走。

    在顾琛妈妈隔壁,还开了几个房间,秦颂送我进房间后,拉扯着上衣快速脱掉,直喊着坐飞机折腾大半天,身上味道都嗖了。

    浴室门口就在客厅旁边,我正经过秦颂身边时,他突然拽着我胳膊,我突然停下,手中的空袋子

    “你也洗。”

    秦颂说这话时眼神深得很,我是顿时就明白他意思的,但一想到自己肚子里可能有孩子了,不敢在这时候乱来,就赶紧推脱,“不用了我不用洗,我早上过来的时候就洗过了,你先洗吧,你也累了。”

    “要的,你也脏了。”他很肯定,大力拽拉着我,撞进他结实怀里。

    一下心跳声交缠成两道,分不清谁是谁的。

    “我没脏啊”

    “你很快就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