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人性的劣根性

小西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顾琛妈妈脸色如死灰一样冷。?

    最后是门口的人听到声音赶紧来处理。

    赶巧是在医院你,马上送到楼下急诊科救治,我正从房间里出来,一个慌忙的身影闪到我面前就停下,我只觉得后脑勺一沉,整个人被推着往他怀里压。

    “你可真是想吓死老子,这一天天的真想把你锁起来,每天就喂点饭,省得出事。有哪里不舒服没有?她伤你没有?”

    我头被秦颂的手掌死死压着,听他大喘气的在我头顶上抱怨,渐渐缓过神来,心脏像蚂蚁啃咬一样麻。

    想摇头摇不动,只能闷声回他,“没有她突然就倒下了。你爸爸知道了,肯定又要生气。”

    “他生他的气,我等会儿就给郝如月打电话。”秦颂直呼其名,惹得我心里阵阵发痒,他拿秦国安发火的事跟郝如月告状,我怎么想拿他大不敬的事也告一回。

    这小心机被我压在心里,秦颂说什么都不愿意让我再靠近顾琛母子了,他拉着我回酒店,一路上都在跟秦国安通电话,坚持晚上不看守在顾琛旁边,他要回酒店陪我。

    得到的回答肯定是秦国安的大骂,秦颂听得脸一崩,索性破罐破摔,“要照顾你再找十个人去照顾,我要看自己媳妇孩子,没时间!”

    “你说什么?!”

    秦颂没继续说,

    我就笑,“你现在怎么敢挂你爸爸电话了,活腻了?要是以后孩子出生后有一天也挂你”

    秦颂愤愤的手在空中比划两下,“那老子就揍死他!”

    到现在,我很庆幸自己的坚持不再孤独。我信我有孩子到这个时候,检查几次几次未果,依然像病态一样的不肯放弃,我也迷茫过,直到见秦颂的态度坚持如我,像背后有了依靠,就算跌倒,总有人扶着,我也不怕。

    “要是我没有怀孕”

    “没怀就没怀吧,老子精力旺盛得很。”

    他故意咬重“精力”二字,我听不得他开黄腔,轻轻锤了锤他肩膀,秦颂夸张的倒吸口凉气,作出疼痛表情,逗得我咯咯直笑,然后秦颂也跟着笑了。

    医院到酒店的路不长,走只要十来分钟,我跟他就像傻子一样,站在无人的大马路上,只有街灯昏黄的灯光撒在彼此脸上,我看着他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他也在看着我。

    “你想对老子说点什么,就趁热说,别憋着。”他两只手指头夹着我脸颊,我微微痛得皱眉,他就松开了点力气。

    “没什么,就是想到了个词。”

    “什么?”

    “圆满。”

    我曾迫切渴望而需求的一种圆满,扎扎实实的体会着,才万幸曾经的坚持没白费。

    第二天一早,我被带到体检中心抽血,这是第三次,也是我在心中告诫自己的最后一次。

    如果还没孩子,那我就当

    我坐在圆凳上,手伸向玻璃窗里面,护士带着口罩,面无表情的重复着机械般的动作,她把胶管缠绕在我手上,很紧,我没什么感觉,牵我空闲手的秦颂的手劲却紧了一点,我玩味的看着他,他尴尬的转过视线,嘴硬不肯直说,“我吸引你注意力,你要怕了该怎么办。”

    他很成功,抽血到结束感觉很护士交代了时间,跟前几次差不多,我单手压着手腕的棉签止血,秦颂就来搀我。

    我连说不用,他却警惕的紧绷脸,没好气说,“你走你的,啰嗦的很。你抽了血,万一低血糖怎么办?!”

    我想嘲笑他,可转念想着自己也不懂这些,别被秦颂听了笑掉大牙才是,就闭嘴不开口,我们走出体检中心时,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来往的人流中间,眼神在我脸上停留两秒,又盯着秦颂看。

    我手肘推了推他腰,压低声音说,“谁让你嘴上不把门,你自己去解释。”

    秦颂勉勉强强嗯了声,把我带到个早餐店,分好一次性筷子递我手上,交代了好几句,才转身从人群中挤到门口去,跟秦国安聊着。

    他就站在门口,我眼神

    我刚吃完,就接到个电话,那头郝如月的声音掩不住的惊喜,她惊呼的说了好一番话,类似于菩萨保佑云云。

    “我这混账儿子欠了这么多债,我还以为抱不了孙子了,终于终于啊,谢天谢地,我郝如月也能抱孙子了,太好了!!”

    郝如月的话我越听越尴尬,好不容易钻了空,才敢稍微正式的回复她。

    检查结果还没出来,不能确定坏没怀孕,但很可能的结果是没怀。

    我胆战心惊的说完。电话那边好半天没说话。一分一秒的沉默特别折磨人,我想开口解释,却又死死咬着嘴唇,别扭的不想这么做。

    直到秦颂跟秦国安都谈完,秦颂大步流星的朝我走来,我匆匆的说了两句挂掉电话,嘴角堆着笑,问他谈的怎么样。

    秦颂手夹起个包子,朝嘴里满满的塞去。

    在西藏工地待过一段时间后,秦颂越来越不像以前样讲究。

    “还行。你别管了。”秦颂说话声音含含糊糊的,我瞥见他身后的秦国安已经没了身影,我手里捏着筷子,心乱如麻。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拿到了体检报告,我站在原地没动,秦颂有点着急了,“走啊,拿给医生看看,你是不是不舒服?”

    他赶紧抓着我胳膊,我视线定在检查报告单上没挪开,好半天才抬起头,木然的回秦颂。

    我很想保持微笑,故作轻松,但我没做到。

    “怎么办,秦颂,还是没怀。”

    真是糟糕。我拿着体检报告时,世界都黑了。

    我检查了三次,这是第三次,在纸上标注的专业名词和数据我看了第三遍。熟能生巧一般,我到现在都能看懂数据背后的含义。

    我多想把检查单上的名字扣掉,假装不是我的。

    秦颂也沉默,这时的沉默让我非常心揪,我长长的吐出口郁气,幽幽说,“真是活该啊第一次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我还跟傻瓜似的不相信。自己的感觉?自己感觉要是有用,我也不至于过过那么狼狈的一段日子,真是伤疤好了忘了疼,白欢喜一场,现在闹成这样,是我太蠢了。”

    闹得顾琛知道,许默深和诺成知道,还有秦家人。

    上午郝如月的沉默,一直在我脑海里绕啊绕。

    要不是先入为主的相信,也不至于闹到现在一般失望,闹得如此难堪。

    原本郝如月就期待孩子这回事,她以为有百分百把握的高兴,等来个这样结果,她再大度的人,也心里有个坎。

    即便通知他们的人是秦颂,可郝如月和秦国安失望后的负面情绪,在结果没出之前,我就感受到了。

    我颓然无比,一只手却勾着我脑袋把我抱进怀里,秦颂压低着声音,在吵闹的人声里,竟也清晰。

    “都是老子不好妈的,太兴奋了,说话没过脑子,以前一个人的时候,大不了挨顿揍挨几次骂。这次不一样,这次有你啊对不起。”

    他深深吐出口气,说了对不起。

    我把手贴他后背上,缓缓闭上眼睛。

    “哪有,你也是第一次恋爱,我原谅你。”

    秦颂讪笑,“还损老子两句呐,得,我会处理好,别担心。”

    我被送到顾琛病房里,秦颂出去打电话跟秦家人交谈。顾琛躺在病床上,身上插着很多线,一个检测心率的机器时不时发出滴滴的声响,证明他还活着。

    我受了大打击,懒得开口说话,顾琛也一直保持沉默。整个病房,我们像两个木头一样,一个坐着一个躺着,是我先开的口。

    “你怎么不问问我结果?”

    顾琛回得很快,“你脸上写得清楚,还想我问出来羞辱你,让你好把负面情绪发泄在我身上得个痛快?”

    被戳中了邪恶的心思,我脸上挂不住,甩了甩脸,有点气馁,“是啊,我现在也只有利用一下你来发泄了,结果你就这么戳穿我,不想如我愿。看我过的什么日子,糟糕透了。”

    “这就叫糟糕了?”顾琛冷不丁的说,我垭口无言,他眼神盯着输液管看,匀速滴落的液体,每天都带着不同成分输入顾琛身体里,都是为了让他活命。

    比较起来,的确是他要糟糕一点。

    “好受点了?”顾琛眼神转向我,深不可测。

    我突然意识到,是顾琛故意引着我联想到他身上,才特地这么问的吧。

    人生糟糕的时候,想想活得更糟糕的人,心里总会阴暗得舒坦一点,人性的劣根性就是如此。

    可我怎么都想不到,这样的善举,是顾琛做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