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太凑巧

小西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对话到这,我越发觉得古怪,宅子主人看我一眼,眼神突然朝我身后一方,整个眼睛都亮了,抬起手指着我身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喏,原来那父子还没走啊,看看,就那两个。”

    我赶紧回过头一看,视线所及之处,是一对衣着打扮鲜艳的父子,高个子的父亲长得微胖,脸上架着一副黑框眼睛,顺着宅子主人的声音看过来,爽朗的冲宅子主人招了招手。

    我收回眼神,原来不是。

    在房间里住下,我问过这里主人,村子里什么时候才能有信号,他一听,哎哟一声,“真是不凑巧,我们这就是这样啊,信号时好时坏的,还好你来对地方了,我这吧,就这层楼尽头那,可能还能收到点信号,你要是白天有时间,可以过去试试。”

    我听了,二话不说朝走廊尽头走,到一个栏杆处再走不了了,赶紧拿出手机一看,果然!

    虽然信号很微只有一格,但足够我把电话拨出去。我刚准备拨出那串熟悉号码,手机突然一震,显示来电界面,我一看名字,赶紧接起来。

    对方直接大咆哮,我没来得及拉开点距离,让我耳朵受了不少罪。

    “黎西!你现在在哪!?是不是还在村子里?!”

    我不知道为什么的压低了声音,还小心翼翼的看了四周,“对,我就在那村子里,见到那老太太了,开了药,现在塌方了,出不去,只能在里面待着。”

    我说了没信号的事,秦颂顿了顿,又说话时音调有些怪,我一开始还没听出来,他让我就在村子里待着,等到他回来。

    我一听,秦颂这一来一去的奔波不在飞机上就把精力耗空了,赶紧劝他别来。

    结果秦颂冷不丁的说,“黎西,这事我要先给你谈清楚,免得你到时候猜。你上的车上,不是我的人。”

    什么?

    “当时我在工地,被一个合作方支到没信号的地方,听你说上车了,就以为没事,再打电话给我找的人,结果说你一直没出去,但那时候你已经被人接走了。”

    我听得心跳都快从胸口里跳出去了。

    “你现在尽量保持跟平常一样,暂时不会有危险,等我过去接你。妈的,还是不能把你

    我还是劝秦颂别来,让他在西藏等。

    或者这次原本就不是想对付我,只是想把他引出来。

    看样子塌方也是对方设计好的,就一定要我多在这留几天,那我就如他们意,留就是了。

    可我的话马上被秦颂暴躁的反驳了,“你把老子当什么了,你被拐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呢?”

    “不是,我不是这意思总之秦颂你先别来,我能出去的,你相信我。”

    “老子相信你个屁,”秦颂厚重的怒意

    我紧了紧手机,余光瞥见走廊那头有件房门打开,是“秦颂”安排的司机,他似乎是出来找什么,视线到处扫,我手捂着话筒,匆匆道,“秦颂你过来就中套了,放心,他们要为难我直接就绑架了,我先挂了,晚点再跟你联系。”

    收了手机,从司机面前经过,我还抬头冲他惊讶的笑,“王师傅,你出来找什么?”

    司机不好意思的看了周围两眼,“没什么,出来抽根烟。”

    我指了指走廊尽头,刚才我待过的地方,“那你去那抽吧,那视野挺好的,就是没信号,王师傅,要你手机有信号,快点告诉我,我还联系我爱人呢。”

    司机连点两下头,没怎么怀疑的就从我身边过去了。

    我背靠着刚刚关上的门,浑身的汗。

    赶紧理清头绪。

    从下飞机在机场到这地方,一路上送我过来的两人没表现出任何攻击性,所以对方只是让他们看牢我,没有要动我意思。

    所以他们最后的目标还是在秦颂身上,想引秦颂来这里,为什么?

    我思来想去,这地方唯一一个值得过来的地方,就是小杨的奶奶医生,我心想着不对,又从房间出去,顺着原来的路,找了回去。

    我到老太太院子里的时候,大门竟然没有关,露开一条缝,我悄咪咪的走过去,眼神透过门缝往里面钻,这一看,我又吓了一场。

    我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那小小的瘦弱的,皮肤纸白,现在整个人看上去消瘦更多,身上套的衣服是男士最小号,在他身上依然显得松垮。他像个纤细的衣架子,看不出一点肉。

    温白怎么过来了?!

    我怕有人发现我,赶紧把视线一收,心有余悸的拔腿就跑回到落脚的宅子里,脑子不停转动着想。

    温白过来,也是看病的?

    他得的是艾滋,要说这老中医都能解,那也不是世界难题了。可显然他过来真是做这件事的,不知道是从哪听到的风,又这么刚好的跟我撞上了。

    感觉像一只手在把我们两个,不对,是我,是温白,还有秦颂三个人,一并往这个地方拉。

    总怕会在这发生点什么事情出来。

    我回去后就找刚才信号好的地方一站,垫脚弯腰换了好几个姿势却还是接受不到手机信号,只好先给秦颂发去短信,说了目前状况,但还是让他千万别来。

    温白来这,那顾家一家子都在这边来了,要一看到秦颂,肯定得出不小的事。

    顾家人现在对秦家可谓恨之入骨了,见到秦颂能放他走?

    因为塌方在前两个小时就发生了,所以是在顾家人来了之后,塌方才发生的,可事情怎么偏就这么凑巧?

    顾家人显然也因为塌方或者因为温白的病情是走不了的,在我还在走廊上傻站着不知道干什么的时候,一行人从我脚下斜对面的大门口进来,为首的就是顾老爷子。

    我吓得脚尖赶紧往后收,整个人都躲进了房间里。

    顾家人都来了。

    刚刚晃的一眼看,顾老爷子是真的老了。

    他头发全都白成片,大老远的也能看见他那双原本精神奕奕的眼睛变得浑浊很多,周身透着疲惫。

    我把门关上,甚至还繁琐了,蜷曲坐在门边上,心撞得像打鼓。

    我现在最最怕的,是顾家人已然知道我在这,他们过来的目的不是落脚,是找我。

    难以想象落在顾家人都在的手里是什么样的结果,即便我没有拦着秦颂过来,那等到他出现在我面前时,我肯定都成了干尸一具。

    我背后的脚步声骤然响起,一下一下的像雨点搭在木面上,刚刚宅子主人的声音又郎朗升起,他几乎是炫耀般的说他这地方入住的人特别多,在他们来之前,还有一个女的和两个男的过来了,看样子是陪女的过来看病的。

    每一个字我都听得模模糊糊的,可我又能清晰分辨出宅子主人的话语来,等他刚说完,一个清冽的声音突然问,“女的?”

    “对,就是个女的,大概二十六七吧,看上去挺年轻的,保养很好,估计啊,也是过来看我们这神婆的,喏,就住在这个房间里。”

    零零散散的脚步声,停在了我房间门口,我心脏差点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他们站在我门口,一言不发,却比大声吼喊更让我恐慌。

    直到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打断,“好了好了,看什么,早点回房间休息,这地方来的不是男的就是女的,有什么可稀罕的。”

    女人声音年长,语气听起来像是女主人,她发话之后,另一个年迈又熟悉的声音也让走,脚步声这才开始陆陆续续的从我门口经过,辗转到了我旁边的房间里。

    这一处吓得我浑身瘫软,不能马上从地上站起来,只一个脚步声从刚刚的地方经过,应该是宅子主人要下楼。

    顾家人也住到了这里面来,还住在我旁边,二楼的走廊只一个,他们要下楼必须经过我房间门口,而我要去打电话,也要经过他们房间门口。

    这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我甚至不敢就从这房间里出去,司机过来敲我门,问我要不要下楼吃饭,我刚想让他们别下楼,怕被温白认出来,但一想,这又不是秦颂的人,顾家人应该认不得,就赶紧装咳说自己发烧了,想在房间吃,麻烦他帮忙带一带。

    司机不疑有他,同意后下去帮我带了一份烤鱼上来,我盯着桌面上的鱼肉还冒着腾腾热气,心里就堵。

    因为我装病,有合适的理由不下去,可不能老拖着一直不动。

    可我分析,顾家人少说也有顾老爷子,大顾总和温白妈,温白四个人,起码要占两到三个房间,刚好是我旁边空出来的,所以我要趁着这几个房间门都关上的时候走,不能惊动他们。

    第二天下午,司机又来敲门,说塌方的地方暂时还没修好,可能还要往后拖个两三天,因为外面下雨,施工进程拖延了。

    我心里暗骂老天都不帮忙,就说了声知道了,结果刚要关门时,司机就说,“对了,黎小姐,这地方有人在打听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