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猎网的鸟

小西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心里打着退堂鼓,但事关秦颂,能找他回来,我在这房间死守多久我都要把他守回来。[

    顾琛罕见的对小黑充满兴趣,他站在床边,手背手心翻转着摩擦小黑脑袋。

    小黑现在是没办法动弹,不然依它性子,肯定会欢脱的跳起来舔顾琛手指头,小黑被摸脑袋得非常舒服,眼神也渐渐变得活泼。

    “别担心,会好起来。”顾琛的视线停在小黑身上的伤疤处。

    不知道他是不是说给小黑在听。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们还在医院里待着,期间顾琛手机响了,他手略吃力的从上衣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再贴到耳朵上。

    我以为是郭昊打来的,再一听顾琛接起来电话时候,喊的是许默深。

    “你到了?好,一路顺风。”顾琛把电话一挂,他视线扫向我,再把手机放回原处,“他回日本了。”

    “哦是吗。”我还以为许默深来了西藏,没想到他走了。

    昨天我明明见了他一面,为什么他没去见秦颂,反而直接就离开日本。

    这件事跟许默深有关的可能性不算大,他行踪这样诡异,不知道是为什么。

    “有什么疑问吗?”

    我对上顾琛镇定视线,没选择避开他,“昨天许默深就来过了,但是好像什么都没做就走了。”

    顾琛听完,牵着嘴唇,淡淡的笑了,发出了一丝从鼻腔里扫出的声音,“他什么都没做吗?不是已经见过你了吗。”

    我愣住了,顾琛挺欣慰的欣赏我现在状态,很逗趣一般调侃,“许默深才算得上是真正痴情的人,你能见到他痴情的一面,就离看他变态一面不远了。微笑的利刀最捅人。”

    你能见到他痴情一面,就离他变态一面不远了。

    这句话反复在我脑海里回荡,冷得我后脊发寒。

    “你什么意思?”

    “黎西,你聪明,你懂。”顾琛留下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就在这时,大门突然响动,我心顿时提到嗓子眼里,乍看一眼顾琛,气定神闲,眼睛微狭,正视晃动的大门。

    我瞧见顾琛风吹就倒的身形实在不忍,赶紧冲过去,尽量挡他面前。

    我个子只到顾琛锁骨位置,站在我身后的顾琛露出一个脑袋和一点肩膀,可除开这些之外,他瘦的仿佛能完全隐藏在我身后。

    门没锁,很快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准确说应该是踹开。

    我眼睛都瞪直了,却晃眼看到进来的人竟然是郭昊。

    郭昊慌慌张张的,眼神往四周看了一圈,再疑惑又震惊的盯在我跟顾琛脸上,马上懊恼道,“完了。顾总抱歉,我坏事了。”

    “不碍事。别紧张。”顾琛的手搭我肩膀上,把我拨到一边,再对上我疑惑不解的眼神,话却是在对郭昊说的,“你什么时候接到的通知。”

    “我是刚刚我把人送走了之后,就有自己人联系我,说顾总跟黎小姐这边出事了,我马上就赶回来真对不起,顾总,我暴露了。”郭昊特别气馁。

    “不碍事。”顾琛又重复了一遍,这一切仿佛都在他计划当中,他此时看我的眼神柔得像湿漉漉的羽毛。

    是对方人知道顾琛有暗线在周围,所以有人假冒“自己人”,打电话给郭昊看郭昊反应,郭昊恰好表现出真有人在周围守着的状态。

    所以,没人再会来到这里。

    对方不会再轻易的打草惊蛇。

    明明已经到了死角,面前是死胡同,可顾琛偏偏一点都不着急,他拍拍我肩膀,又转身朝着小黑,摸它脑袋去了。

    仿佛现在最大的事是跟小黑玩,小黑自然高兴,唯一能动的尾巴不停摆着。

    郭昊跟我面对面站着,他几次抬眼看向我,很紧张又自责,“真的对不起黎小姐,是我耽误了营救秦先生的时间。”

    听郭昊这么一说,我心里抑不住的难过,但还是最大笑容的宽慰郭昊,“没关系,你有个好老板,不能化腐朽为神奇,那就太浪费了。”

    顾琛听见了,他清冽的声音带着点趣意,“这么相信我,那我不得不尽快把秦颂救出来了。”

    算得了顾琛半个保证,我高兴又努力克制,“那你是用什么方法把他带出来?”

    “等。”

    “等?!”

    我吃惊后,再想这个字,就品出意思来。

    绕来绕去,我竟然忘了最关键的一点。绑架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不是把一个人带走就完事了,而是通过这一个拿了胜筹的行为,跟要谈判的人谈条件能开天价。

    对方押着秦颂,要他命的可能不大,会折磨他是最可能的。

    温白在,秦颂会少受点**上的罪,可偏偏是温白在,秦颂精神上得多痛苦。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绑架秦颂的顾家人等到他们想要的时间点,找人出来跟秦家人或者顾琛谈判。

    难怪顾琛不急。

    刚刚带走的人如果能问出点幕后来更好,如果不行,只能等到明天秦国安和郝如月过来,再看怎么跟顾家人交谈。

    “叫小木把人都撤走,别吓坏了猎网里的鸟。”

    郭昊点头同意,准备走,顾琛说,“你也别留。”

    郭昊撑着眼皮子,马上道,“顾总,我要是走了,您和黎小姐太危险。”

    顾琛摇头,“你不走那边才有危险。”

    虽然顾琛中气弱了,气场依旧压人。郭昊很不愿同意顾琛这说法,但几次犹豫发现无可奈何,只好勉强同意,重重点了个头。

    他转身的时候,眼神定我身上,仿佛在拜托我。我冲郭昊点头示意后,他才稍微满意的走了。

    医院又一次只剩我跟顾琛两个人,这时候时间总会显得特别慢。

    一直跟顾琛都没什么话题,他也不是个多话的人,相处沉默很正常,今天不一样,顾琛连开了好几次口,都是他气了话题在说,无非是关于项目的进度云云。

    我如实回答他。

    直到大门再打开,这次进来的人影不再是早已离开久时的郭昊,却也是个熟悉的人脸,气势汹汹的站在门口,他身后没人,仿佛不需要人。

    是大顾总。

    好久没见的大顾总比起之前少了些精神,浑浊的眼神落在顾琛身上,仿佛想把他千刀万剐。

    “你想到我回来?”大顾总声音阴冷冷的,语气充满了不屑。

    顾琛对上他眼,气定神闲的像聊天,“想到了。”

    “你怎么想到的?”

    “你是我哥。”

    这话说出来,大顾总跟我都楞了一下。

    我听到时心口突然怜悯的黝痛,大顾总却是咬牙切齿的愤怒,“你还把我当你哥?你一次又一次的设计陷害我,把我往死路上逼,顾氏就是我的!一直都是我一个人的!”

    大顾总三两步冲过来,我眼疾手快的想冲过去挡他,不料冲来的他一点不把我放在眼里,拽着我胳膊往旁边一甩,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余光恍惚间扫见顾琛大腿的地方,他手压得很下面,作了要牵我的姿势,但中途被另一只手拽开,一个拳头砸向脸的声音传来,顾琛比我狼狈,甚至先扑倒在地上。

    红了眼的大顾总半蹲下来,扯着顾琛的衣领,又一拳头砸他脸上。

    “没想到你这白眼狼从小心肠就这么歹毒,把我们家一点点的侵蚀,现在还来害我儿子!!他是我亲儿子!你要当我是你哥,那就是你侄儿!秦家这么做不可能跟你一点关系没有,你说话啊!你敢做不敢当,你怎么成这样的废物了!哈哈哈!”

    大顾总发出刺耳的笑声,又一拳砸在顾琛脸上,我慌张回身一看,顾琛嘴角破裂,露出一丝红血痕,我脑子嗡的一声快炸开了。

    他现在情况是最忌讳见血的,况且顾琛现在是唯一有可能救出秦颂的人,他也是为了这个目的来,却差点丧命在这个地方?

    不能。

    不可以。

    我像疯了一样的朝大顾总冲过去,拽着他衣服把他往旁边拉扯,他力气太大了,一点不被我影响,我硬着头皮把他手臂死死的抱着,他疯狂的喊叫让我滚开。

    我却也扯着嗓子的喊,脸死贴在他手臂上,不敢看现在的顾琛。

    “你是不是神经病!他现在是病人!!他身体这么虚弱,你是想打死他吗!顾琛有什么错,不都是你爸害的吗!”

    要不是顾老爷子当年的风流,和他执意要把顾琛留在大顾总妈妈身边,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如果当年的顾琛跟在他妈妈身边,会不会就不这样了。

    会不会我们每个人的人生,都不这样变态的悲怆。

    “你个女人懂什么!我儿子也出事了!艾滋病!!他还才二十多岁就得了治不好的艾滋病!他是顾家唯一的继承人,顾家都被你们毁了,老子打死你!”

    大顾总的拳头倾数往我身上砸。

    我痛得像五脏六腑被人从身体里扯出来又摔在地上。大顾总是成年男人,力气大,他三两个拳头砸过来我直头晕,身体渐渐由痛变麻。

    我意识越来越不清醒,却一直想着一件事。

    这一切如果都在顾琛的把握之中,那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救秦颂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