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烈性的你

小西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不能走。~

    说出这四个字,在场人脸色都有变。

    顾琛侧着脸,我看不见他脸上情绪,可他是第一个反应过来,发出嗤笑声音的人,“你少在这里假惺惺的。想拖延时间等人来救?我的人都被干掉了,你没听出来吗?”

    大顾总能完好的逃回来,说明顾琛这边安排看管的人手真的出事了。

    我没理顾琛,抬眼看着顾老爷子,“我选了留下来。既然这样,那老爷子遵守承诺,别再动他。”

    “你滚。”顾琛怒气冲冲的对我吼。

    我还是没理他。

    只对上顾老爷子精明的双眼,“您刚才只说如果我走了您会打死顾琛,但没说如果我没去那房间,秦颂就会出事。”

    “哈哈,你想捡我话茬钻漏,可我也告诉了你,你那新婚的丈夫,身上都没好肉了。你还这么选?”

    顾老爷子一开始就想动了顾琛。为什么引顾琛来这,就是惦记顾琛的资产,现在顾琛是病人一个,他死后的遗产依照法律肯定是顺回顾家人手中,他们要做的就是让顾琛死,让顾琛的遗嘱消失。

    拥有顾琛雄厚资产的顾家人东山再起,指日可待。

    这一切顾琛会没想到吗?在赶来西藏的路上,他早就想到过这个。

    顾家人要报复秦家人,更要他顾琛的命。

    即便因为这样,他也要来。现在我走,他命就保不住,我真不能走,我自己不能走,秦颂不会让我走,秦国安也不会允许我走。

    我郑重点头,“对,我就这么选。”

    “为什么?”顾老爷子冷不丁的一问。

    “因为顾琛走到今天这样,还是因为他太蠢了。”

    顾老爷子扬眉,顾琛的脸色我依旧看不清。

    “要不是他蠢到一直想通过自己努力变得优秀在自己亲生父亲面前邀功求好,也不会被大妈和大妈的儿子一起欺负,就不会选择最极端的方式隐匿自己到能展开羽翼的一天,他明明可以不用回来但还是回来趟这摊浑水,为什么?难道一点都没有想在您面前做给您看的意思吗?顾老爷子,您是他亲生父亲,您三番四次这么对他,现在你们顾家得了什么报应,都是您当年造的孽!全是因为你!”

    我咆哮着,粗着脖子大声喊,眼睛红了一圈。

    我不是记不了大仇,也不是不恨了。

    是我恍惚明白当初顾琛为什么愿意为我撑一把伞。

    因为太惨了。

    当太惨的遭遇撞击心脏,产生的共鸣无限扩大化,会盲目了理智和过往恨意。

    我喊完,顾老爷子上前几步,一巴掌扇我右脸上。

    他又扇了我一巴掌。

    麻得我半边脸一直火辣辣的烧,又烫又刺痛。

    我很快直起脸,死勾着顾琛要冲上去而拉动的手臂,眼神瞪在顾老爷子脸上。

    “你打我两巴掌了,这两巴掌我真的会还给你。”

    我一字一句,很仔细的把话说清楚。

    顾老爷子毫无相信的意思,嘴角的讪笑都快从脸上溢出来,“你要怎么还给我?”

    “会有人帮我还的。”

    我话音刚落,顾老爷子背后的那扇大玻璃突然发出哐当的刺耳声响,碎开的玻璃片朝四面八方飞溅,我猛地侧腰弯着身体,没感觉到玻璃渣刺过来的过程,稍微侧脸一看,顾琛身体挡在我前面,我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他一样埋下的脸。

    在阴影下顾琛的脸色没那么白,瘦得只剩骨头,却也有种怪异的魅力在。

    他冲我笑,而我耳边传来的声音,是喘粗气的熟悉阴冷声音,来自另外一个,我最亲密的人。

    “老子帮她还。”

    说完旁边响起了大动静,一向稳重的顾老爷子吃痛的“哎哟”一声,

    从刚才破窗里冲出来的男人,脸边有被玻璃渣划破的浅痕,一条离眼角只差两厘米的直线冒出细密的血珠,他赤脚站在碎渣玻璃里,光着上半身,抬手擦拭嘴角,像饿极的猎豹专注猎物,盯着顾磊一眼不转。

    “顾琛心软,舍不得动手收拾垃圾,只能老子辛苦点,连你这废物也一起动了。”

    顾磊见顾老爷子躺在地上的样子已然慌了,又看秦颂放肆的讽刺,恼羞成怒直接朝秦颂冲去。

    秦颂一个转身,避开顾磊砸向他脸的手,又扭了个姿势,两只手抓着顾磊的腰,一抬腿朝顾磊的命门处踢!

    这招太阴狠,又是最一招致命。

    可顾磊老谋深算,最快速度的躲闪开,又朝秦颂的脖子处掐。

    两个人在体力上,自然是岁数小很多的秦颂好,但秦颂现在身负着伤,顾磊看顾老爷子被秦颂打了,心里的恨加上狠,肯定是招死里打秦颂。

    我二话不说,不顾顾琛阻拦,眼神盯在顾磊晃动的腰部,一脚就踹了过去。

    “让你打我老公!”我攥着拳头,冲顾磊大喊大叫,给自己足够底气。

    我这一脚踹得不痛不痒,顾磊身体只偏了点,没出什么大问题,但秦颂看见了,二话不说一掌打在顾磊脸上,这一声脆响,听得都让人头皮发麻。

    “你敢纵容你爸欺负我老婆,你们一家人真是活太腻了。”

    房间里打得热火朝天的,我跟秦颂的注意力都留在顾磊身上,直到顾琛突然喊了声“小心”,他身体猛地朝我背后一扑,我踉跄两步,转身一看。

    原本趴在地上不能动弹的顾老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了起来,他手里抓了块玻璃就朝我方向刺,他现在攥玻璃的手贴在顾琛腰间,眼神也落在自己手和顾琛腰侧流出的血液上。

    他再把视线往上抬,手又往顾琛腰的地方推了推。

    他想把玻璃渣刺更深点。

    顾琛就站那一动不动的,即便他抬手就能扇到面前人的脸。

    但他没有。

    “我真后悔啊真后悔。当年你妈为了钱主动爬我床上的时候,我没控制住,生了你这么个畜生。”

    时间像在顾老爷子这句话里开始静止,整个世界的音调降低为零。

    之后怎么被破门而入的郭昊把受伤的顾琛带走,围之进来的所有人手里都拿着家伙,对着里面所有人的脑袋。

    顾琛离开时强撑着快没意识的眼皮,细缝里他眼珠子转了转,从天上往下滑落,从我脸上滑过。

    首冲进来的是顾琛方的人,后来跟来了顾家赶来的人手,场景太混乱。

    我麻木的站在原地,脑子跟现场一样混乱,只听一声口哨声,从耳朵边上传来,我视线扫过去,光着精瘦的上半身,秦颂破裂的嘴角还挂着血就在笑着,露出雪白的牙齿。

    他头发几天没洗过,一股股的塌得搭在额头上,却有种沧桑的怪异美感。

    他戏谑的,像站在街边挑逗女人的混子,眼神只贪于美色却毫无惧意。

    “等会儿要不要跟老子去吃个早饭?”

    看他脸皮真的实在太厚了,在这个时候,也会做出让人跌破眼镜的举动,没有人能真正读懂秦颂的变态。

    也正是因为这样,太迷人太性感。

    “能活着走出去吗?”我脑子里转啊转的都是这个问题。

    我好像知道刚刚从这里出去的郭昊是怎么神通广大的带走顾琛的,而留在房间里的我跟秦颂,也就是我的丈夫,能不能也像刚才一样,从这地方离开。

    秦颂爽快的笑声传来,像悦耳的音符。

    “当然。”

    他自信满满的样子太烈性,或者让我遗憾过没能在这之前夸给他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