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放过我最爱一马

小西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时候我肚子已经有些显怀了,身体的各项特征也慢慢明显,听到敲门声,我以为是秦颂调过来的秦家佣人,刚开门,定睛一看,我嘴角的笑容僵得可能太明显。<

    站门口的不止许默深一个人,我没想到的是他会把诺成也带过来。西藏这地方条件艰苦。

    我还没开口,皮肤又晒黑了一圈的诺成突然抬起手臂,小手指头对着我肚子,“小姐姐你是东西吃多了吗?好胖。”

    我捂着肚子,许默深纠正他,“她怀孕了。”

    诺成若有所思,把手指头放下来,“以前诺成也是这样在妈妈肚子里的吗?”

    “是。”许默深回答的干脆。

    诺成把脑袋埋了点,“哦,原来是这样。”他努努嘴,很快就恢复原样,但他说,“但是我还没有见过我妈妈。”

    我心一疼,下意识去看许默深,他一脸平静,还牵着诺成的手,跟以前一样,却用模棱两可的眼神看着我,启了口,“不,你见过。”

    诺成把脑袋一抬,挺期许的,“妈妈,我见过吗?”

    “嗯。”

    两人地方对话在此打断,诺成这般好奇年纪既然没有追问。

    我清清嗓子,就问,“是有事要说吗?要不先进来坐坐。”

    我端了杯热牛奶给诺成,给许默深了杯清水,两个人把双人沙发的位置让给我,坐了小板凳。

    诺成拍着胸脯爽朗说,绅士就要让着女孩儿。

    对他的表现,许默深脸上看不出满意与否,但至少他非常不反对。

    至此,许默深说明来意。他说既然如果我没有准备回市里的打算,就想把诺成放我这里几天,他要到工地上待段时间,有点棘手的公事要处理,不然可能会耽误工程进度。

    我视线从诺成水汪汪的眼睛上挪开,有点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问题像烫手的山芋。留谁都好,留许默深的短板在我这,我接也不是不接也不好。

    “需要到工地上住的程度吗,这附近也有房源,早上的话,秦颂会早点起床上班时间赶到工地上也没问题。”

    许默深推了推鼻梁上眼镜,“这来回的时间耽误在路上不可取,黎助理,我要留下来,处理要紧事。”

    我略微不悦,“秦颂每天也在很好的完成工作部分,工地上的一块石头一个器械都很要紧。”

    可能听出我语气硬邦邦的,许默深竟然笑开了,眼镜后折射出的眼神带着笑意,“我不是黎助理想的那个意思。诺成太

    “也不是特别亲”诺成在旁边嘟囔附和。

    我咬着下唇,盘算一番后,才勉强点头,“行,但有些事我会提前告诉你,有些我可能会忘,但许总是明白人,知道我这里不可能是百分百的安全,希望许总能在这方面也帮把手。”

    许默深牵着嘴角,“这是当然。”

    我把该注意的事项都给许默深说了一遍,还有周围可能存在的危险,以及小黑的存在。

    小黑对我来说越来越像家人,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宠物存在,白天的时候秦颂也会送他到工地上,晚上洗完澡再接过来。或者过来住几天,就不用那么频繁的给它洗澡。

    小黑伤过郝如月的事我直说了,许默深那边确定了不会介意,并支持小孩跟狗相处。能想的我都想过了,实在没什么可说。

    提到的许默深都答应,他临走的时候站在门口,手掌轻轻盖在诺成头上,温柔洋溢的眼神往下落,“你是个男子汉,知道?”

    “知道。”

    “好。”许默深很满意,他利落的下楼,坐上车走了,就留我跟诺成两个人眼对眼的干看着。

    “要不我再去给你倒杯牛奶?”

    秦颂回来,看到诺成时候跟见怪物一样,我赶紧拉他到隔壁放冰箱房间,告诉了他今天事。

    “我不想答应的,许默深这人一定在算计什么才会这么做。我想他可能正好就是想把诺成放我这里,给我提个醒,现在我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不可能有任何事发生。诺成是他最宝贝的儿子,他怎么可能放松警惕。”

    这一次不答应下来,下次肯定还有别的法子让许默深如愿,我索性就同意了。

    为这个,秦颂没表别的态,就盯着我脸看,又伸手掐了掐,我皱起眉头,他才放开,其实不疼,我不过吓唬吓唬他。他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就笑话我。

    “成,先让你锻炼锻炼怎么带小孩儿,以后不至于被孩子气哭。”

    我噗嗤一笑,“那要是以后我被气哭了怎么办。”

    秦颂握着拳头在空中扬了扬,“那我就揍得他哭!”

    我不行,“要是女儿呢?”

    秦颂嘴巴一努,才反应过来,轻咳一声,避开我视线,“那就用老子的爱感化她,请她放过我最爱一马。”

    闹够了,我扯扯他衣袖,说要回房间去了,不能留诺成一个小孩子在那个房间里太长时间。不料我刚走两步,手臂却被抓着,我疑惑的转身,嘴巴意外的撞到个柔软。

    是我最熟悉秦颂的部位,说过情话,也为爱情吻过。

    他这一次吻得很凶,手放我背后,尽管一直控制自己,依旧没禁住情绪的宣泄,仿佛想要一口把我吃干抹净。

    我不满的哼了两声,秦颂收起点兽性,唇齿厮磨时耐了心,又不忘故意的挑,再分开,我面红耳赤,秦颂两眼放光。

    “老子突然发现许默深把这小子放我这儿的原因了。”指腹轻轻擦拭嘴角,秦颂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

    我呼呼喘着气,问他,“什么?”

    他大掌突然绕到我腰间,迅速收拢,拉我进怀里,坏笑道,“这么大个电灯泡在这,老子七天连睡都别想睡你了。”

    我捶他胸口,瞪他一眼,“你又胡说八道什么。”

    他挑眉,戏谑道,“你不信啊,今天我特地问了医生,医生说注意尺度,可以做了。”

    我耳朵发烫,又捶了他两下,他也就任由着我打他。好像越相处越容易娇纵,话不对味的时候,我总想欺负一下他。

    “你胡说八道什么。谁让你问医生这个,你害不害臊?”

    “你害臊你还老往我身上贴,晚上是谁那么主动的?老子还不都是为了你,想你舒服咯。”

    越听越露骨,我索性捂着耳朵赶紧从房间出去,推开房门看诺成在拼秦颂的人下午刚买回来的乐高。他挺聪明的,看着图拼得很快。

    我若无其事的坐在诺成旁边,以为还要指导指导,结果我还没弄明白,诺成已经看懂,我没了开口的机会,门口传来戏谑笑声,我抬头一看,秦颂双手环保在胸前,好整以暇的看我。

    “怎么,是不是觉得自己的智商被碾压了?你这样我真替我闺女担心啊不过女儿

    我还没想好怎么回秦颂的措辞,旁边手没停的诺成说,“

    哈哈哈。

    看着秦颂吃瘪的模样,我破口大笑,没想到无往不利的秦颂竟然有回不了嘴的时候,还是在一个几岁小孩儿的面前?!

    秦颂或者也没想到诺成这么会说,一时半会儿没回上话,只能挑挑眉,还故作帅气的站在门口停了几秒,才说,“饿了吧,我做饭给你吃。小孩儿,记住了,绅士是能好好保护自己爱人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