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8.我说什么你都信?

小西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错愕一下,嘴角撑起勉强微笑,把医生送走后还暗想着,医生都爱把后果往打了说,也算是一种对病人的负责。?

    可我又哪里有什么地方真的生病了呢。

    不把医生的危言耸听放在心上。哪知道我前脚刚进房间,秦颂后脚跟进来,他手抓着门边,从门缝中间走过来,双手不由分说的拖着我脸。

    我脸现在他双手包裹里面,下巴刚巧卡在他凑拢的手腕中间,受挤压后的声音含含糊糊的,“你干什么”

    “不如你跟我回西藏。或者我留下来。”他眼神昭昭的盯着我,我陷进他似深海的眼眸里,一时半会儿没消化他的话。

    “现在这样不挺好的吗?”

    显然听了我的话后,秦颂变得有些激动。要说多明显也算不上,但他眼尾压低的弧度,显示他真的有在不高兴。

    “你过不多久就生产了,丈夫不在身边陪着像什么话。我尽量把能做的工作都带回来做,其余的留在周末两天回去解决,时间合适。”

    他说到这,不由分说的把手抽开,我脸颊起了一丝凉意后,就陷入个温暖怀抱里。

    “你在担心我什么?秦颂,是因为上次胃痛?”

    “当然不是!你胡思乱想也该有个度。你越来越显怀,四处走动也不方便,从今天起就在家里休息。”他说完声音一顿,换了种更柔和的音调继续道,“我陪你。”

    听到秦颂这番话,我窝心的感觉没多少,反倒有些担忧。就笑问他是不是刚刚出去的心里医生夸大了什么状况,惹他这么担心。

    我被秦颂用略紧的力道抱在怀里,问完后呼吸紧了一点,没得到回应,也没办法看清他眼睛。

    好半天了后,秦颂才缓着声回我,“你但凡要理解一点我的担心,就闭嘴。”

    我大脑空了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所以现在是秦颂在威胁我?

    被直白的威胁住了。我做出了妥协。避免麻烦,公司我是不会再去了,每天听从安排,吃过饭会跟赵婶到楼下的花园散步两圈,一定严苛控制情绪,有问题及时汇报。

    而坚持要留下来的秦颂,想法最终被驳回了。

    在答应了秦颂之后的第二天下午,我到公司做最后的交接。干净整洁的办公桌上没有如常的摆放着花样繁多的食物,这么一见还有些不太习惯。

    小玲笑得弯着眼睛,靠过来跟我说了些客套话,遗憾我这么快就走了,“公司的这些个啊,别看平时不爱表达,心里都跟明镜似的,我昨天还看公司的群里在讨论说,这老板娘就是比老板好。没想到明天老板娘就不过来了。”

    我还在耐心翻找桌上的资料,尽量做到无一疏忽,但仔细找过之后,发现有一小份资料不在了。

    这资料说重要也还好,只是再弄出一份的话还需要点时间,我问小玲见过没有,她偏头想了想,“哦,那个啊,那个在冯程程那。可惜他今天上午请假了。”

    我挑眉问道,“请假?他怎么了。”

    “说是感冒了。”

    “那冯程程的位置在哪,你带我过去一下。”

    一番翻找后,果然没有那份文件,我接了小玲的电话,给冯程程拨了过去,电话没通的时候,小玲在旁边打趣,“这冯程程有时候心细吧有时候心又特别粗,肯定是不小心塞公文包里顺回去了。”

    电话拨通后,那头给的答案跟小玲说的一样,通话声音不小玲也听到了,给了我一副“看吧”的眼神。

    我压着心里的慌,耐心的问冯程程什么时候能送过来,冯程程马上应了,“肯定现在就可以啊咳咳,姐你等我一下啊,我马上给你送过去。”

    不出半个小时,冯程程跑进了公司里。他一向活跃,刚进来就把公司氛围带动了,几个打趣说冯程程早上都快把心肺咳出来了的,这样了还赶回公司来,肯定是讹上公司,想讨个因公殉职的便宜。

    “呸呸呸,你们怎么说话呢!我这是帮老板娘跑腿,应该的。咳咳。你们啊,还不赶紧卖力工作,不想混饭吃了是吧,早晚开除你们!”

    冯程程笑嘻嘻的扭过脸来,他嘴角的笑容还散着年轻的朝气,他顺手把文件夹塞进我手里,“喏,姐,就是这个。您看看对不对。”

    我瞥了他一眼,楞了一下,在这时候,我仿佛在截然不同的笑容里,见到了许默深的影子。

    “姐,怎么了?发什么呆啊?”

    “没,没事。”

    我

    工作忙完,我正准备走,身后突然追过来一道人影,冯程程站我旁边来,爽朗的吸两下鼻涕,“姐,姐。我这匆匆忙忙的赶过来也没开车,打车回去也麻烦,不如姐你送我一程吧。”

    冯程程的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不周围的员工都听得差不多。

    要是在人少的地方,我还能想出个合情合理的缘由来拒绝他。可平时冯程程跟我比较亲,大家都有目共睹,在这时候拒绝,容易在他们心中起不好形象。我先点头答应下来。

    冯程程特别高兴,又猛吸了下鼻子,再伸手揉了揉,看得出来他感冒的确严重。

    “那就先谢过姐来,各位,再见了哈。”

    冯程程特别夸张的冲背后办公室的员工挥手,跟平时他大大咧咧的性格一点不违和,大家也只是笑笑没往心里去。

    只有我,在踏出这办公室之后,才回味过来这一天冯程程在公司里说的话。

    他说了再见,原来是认真的在跟这群人道别。

    我带冯程程上了秦家的车,冯程程坐在车里左右打量,他笑得眼睛都弯了,“姐,这车特别好,我之前在网上看见的,听说限量,国内没几台,真羡慕姐,能坐这么好的车。”

    他语带艳羡的味道,一点不像跟许默深同一家门里走出来的。

    车一直往前开,照着冯程程报出的地址。我初听的时候还有点疑虑,在市里长到大的我还没听过这地方,冯程程解释说这地方偏,但环境好,很养人,所以他才住那地方去。

    “姐,那地方真的特别好,你现在怀了孩子,住我那儿绝对不错。肯定比你待在大城市里舒服。”

    我笑了笑,“你那地方那么偏,肯定没什么配套,要是想要点什么东西,估计不太方便。”

    “怎么不方便,还是挺方便的,姐,等会儿你去了就知道了。”

    我没多想,加上今天不知怎的脑袋昏昏沉沉的,一只手靠在车门边上,指尖在鼻梁上轻轻的捏,心里盘算送了冯程程回去之后,自己就回家睡上一觉。

    就在这想法刚装进脑子里的时候,我的意识越发沉重,眼皮子重重的一合上,很快的睡了过去。等我再醒过来,完全清醒后瞪大眼睛看周围环境,冯程程放大的笑脸凑到我面前,还有他一双不停挥舞着的手臂,“嗨,姐,醒了吗?你这都快睡半个小时了,快到我家了哦。”

    我一听,这才把提到嗓子眼的心按回到原位上,原来只睡了半个小时,不要紧。

    可当我把意识突然转到车窗外的时候,这才发现不对劲。

    怎么可能才半个小时,车窗外的天色昏暗得像蛋黄。

    我视线惊恐的转向冯程程的时候,他脸上的笑意丝毫未减,“姐,你真是逗死我了,怎么我说什么你都信呐?”